妖气净楞睁归地狱 功行满钟馗上天堂

互联网 0
导读:。又有顿饭时候,又大叫道:"过来。"迷糊老实问道:"大王叫谁过来?"楞睁大王道:"我教你打探钟馗。"迷糊老实得令去了,乜斜鬼乜乜斜斜才过来。楞睁大王又道:"好奇怪,怎么又有一个乜斜鬼了。"乜斜鬼道:"止有一个,那里还有第二个像我脊骨的。"楞睁大王又定了一会,说道:&ldqu
  词曰:
  
  世人皆趋巧,老实些才好。老实若过头,便是现世活宝。活宝独有正南偏恼,计计 将他害了。一概妖气尽扫,尽扫却亏谁,还是唐家钟老钟老钟老这个功劳不小。
  且说那楞睁大王生的橡懂,秉性从容,虽然尊严若神,却是木雕泥塑。他正在灰葫 芦山门坐,迷糊老实报道:"大王,祸事到了。有个钟馗领着许多兵将,前来征讨大 王。"那楞睁大王白翻白翻着两只眼,竟如听不着的一般,并不回答。迷糊老实又重说 了一遍,他楞睁睁的说:"甚么呀?"迷糊老实道:"钟馗杀大王来了。"他大睁着眼, 把脸睁的通红的,道:"我比你不知道。"又猛然叫乜斜鬼道:"过来。"乜斜鬼乜乜 斜斜也不理他。又有顿饭时候,又大叫道:"过来。"迷糊老实问道:"大王叫谁过 来?"楞睁大王道:"我教你打探钟馗。"迷糊老实得令去了,乜斜鬼乜乜斜斜才过来。 楞睁大王又道:"好奇怪,怎么又有一个乜斜鬼了。"乜斜鬼道:"止有一个,那里还 有第二个像我脊骨的。"楞睁大王又定了一会,说道:"错了。"乜斜鬼道:"错了甚 么?"楞睁大王道:"使他打听钟馗,错使了你了。"乜斜鬼道:"我在这里,怎么又 错使了我了?"楞睁大王看了两眼,点点头,道:"又错了。"乜斜鬼道:"错了甚 么?"楞睁大王道:"使你打探钟馗,错使了他了。"那乜斜鬼方才领了令出来。下了 灰葫芦山,出了草包营,慢慢走。中间只听的笙萧聒耳,十分可听。乜斜鬼道:"不要 管他,我且在此看看。"走近前来,只见一所大庄院,庭堂台榭,盖的着实整齐。大门 外一班乐工不住的吹打,二门外又是鼓乐。庭院内锣鼓喧天,一班男戏,一班女戏,一 边一句唱的起来。左边厢房中和尚诵经,右边厢房中道人诵经。席间婊子斟酒,管家上 菜,灯烛辉煌,照耀如同白日,人山人海,十分热闹。主人坐在上面,穿着无数衣裳, 皮袄上又是皮袄,暖耳上又是暖耳,还恐怕穿不了,把衣裳又在衣架上搭着。饮的酒无 味不美,吃的菜无色不精。包斜鬼心中想道:"此必是公侯人家,不然这等奢华?"因 悄悄的问众人道:"这家老爷是甚么人家,今日做甚事?这等热闹。"那人道:"甚么 老爷,是个白丁。"乜斜鬼道:"白丁怎么这般体统?"那人道:"叫做扢施鬼,今日 是他的生日,年三十了,念受生经哩。你看他这等措施,家财却也有限。今日这样受用, 只怕明日就没米吃了。"乜斜鬼道:"原来是一位捣悬,没有实落。"这乜斜鬼整整看 了一夜,竟忘了打探钟馗,天明才走回来。楞睁大王问道:"你来了么,钟馗果是如 何?"乜斜鬼道:"一味捣悬,没有实际。"楞睁大王道:"如此不足畏矣。"乜斜鬼 道:"你当我说谁捣悬?"楞睁大王道:"不是钟馗捣悬,难道孤家捣悬不成?"乜斜 鬼道:"你两个都不捣悬,只有措施鬼捣悬。"楞睁大王大睁眼道:"怎么叫你打探钟 馗,你又扯出扢施鬼来了。"乜斜鬼啐了一口,道:"我就忘了打探了。"楞睁大王气 得半日不说话。乜斜鬼乜乜斜斜呆站了半日,楞睁大王道:"饥了。"乜斜鬼道:"饥 敢吃饭。"又站了半日,方才走到厨下,先把一盘呆瓜菜上来,然后是一盘死狗肉,又 是一碗腌鸡脖子,又是一碗老羊肉,随着一盘大馍馍。楞睁大王正吃的受用,迷糊老实 禀道:"大王快上膳,准备厮杀,钟馗已到草包营了。"楞睁大王吃毕饭,揩了嘴,从 容问道:"钟馗利害么?"迷糊老实道:
  
  "手执青铜宝剑,头戴软翅纱巾。到处便斩妖精,不交一个余剩。率领兵牢数百, 还有司马将军。须臾踏破草包营,不怕大王楞睁。"
  楞睁大王两眼大睁道:"交乜斜鬼出阵。"迷糊老实道:"他不知那里去了。"楞 睁大王叹道:"奸巧鬼与伶俐鬼在此时,我嫌他不老实,如今把乜斜鬼又走了,这该怎 处?"睁了一会,少不得披盔贯甲,出来接战。这边富曲出马问道:"你就是楞睁大王 么?"原来这楞睁大王他有桩绝妙本领,任你骂他、唾他、打他、杀他,他总是瞪了一 双白眼,半声不出。富曲问之再三,并不回答,富曲舞刀砍来,他分毫不动。富曲大奇, 不知他是何伎俩,不敢动手,只得收回刀来,勒马归营,报与钟值。钟馗道:"这又奇 了。"于是提着宝剑冲出阵来,试去砍他。他果然分毫不动,就泥塑木雕的一般。钟馗 想道:"此人必有异术,不可轻犯,且回去再处。"于是带转白泽,回到营中,对富曲 道:"我想此人,他的那身子与涎脸无异,定是个杀不了的;不然何以这样不怕刀剑? 必须要想个法子制他才好。"地溜鬼走上前来道:"小人去将他头上栽一尾大炮,点燃 将他震死,如何?"钟馗道:"就如此去试试看。"这地溜鬼拿了一尾大炮,往他头上 去栽,他也只是不动。地溜鬼将炮点燃,一声响就如山崩塌之状。看那楞睁大王,不但 未曾震死,益发成了个睁头了,更觉端正。咸渊道:"这样人,杀他也污了俺的名目。 只须将后身掘一深坑,我们暂且回兵,留下地溜鬼看守。他见我们去了,他自然回去, 将他闪在坑中,活埋了就是了帐。"于是差遣阴兵在他背后掘了深坑。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