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历史云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元宫十四朝演义
  • 第一回-巧遇合乘龙跨凤 泣孤孀别鹄离鸾
  • 第二回-白光入室天赐麟儿 玉貌如花喜谐鸳侣
  • 第三回-俺巴该中计受非刑 斡难河游猎遇美妇
  • 第四回-劫佳人联成姻眷 发娇嗔追回叛徒
  • 第五回-奔波亡命潜迹水内 倚翠偎红匿迹车中
  • 第六回-一宵温柔订密约 两行清泪送情人
  • 第七回-缔嘉偶良宵成礼 觅娇妻黑夜进兵
  • 第八回-庆生还月圆花好 烹俘虏目惨心伤
  • 第九回-吃寡醋当筵批颊 得天佑临阵反风
  • 第十回-毳帐温柔重寻旧梦 妆台缱绻又得佳人
  • 第十一回-闻娇叹怒歼情敌 释前嫌喜订新盟
  • 第十二回-诈许婚有意背盟 激诸将拼命却敌
  • 第十三回-灭克烈帖木真施威 杀汪罕太阳汗夸口
  • 第十四回-灭乃蛮杀夫取妇 平朔漠即位称尊
  • 第十五回-选美色使臣被拘 擒女酋主将寻欢
  • 第十六回-张盛筵欢飨臣僚 信谗言祸生骨肉
  • 第十七回-舍亲女西夏投诚 献公主金邦乞和
  • 第十八回-困妇翁女夫背义 定储位兄弟相争
  • 第十九回-讨回部威震讹答剌 征西域兵进印度河
  • 第二十回-二回妇挥泪辞故乡 两公主承恩怀妒意
  • 第二十一回-并后匹嫡群女争宠 长枕大被雄主销魂
  • 第二十二回-嘱后事英雄洒泪 遇良缘儿女柔情
  • 第二十三回-遇强暴美人殉节 刺亲王勇士丧身
  • 第二十四回-盗骨报仇克遂心愿 脂香粉阵渎乱宫闱
  • 第二十五回-断玉臂珍重人道 伐金邦继承先志
  • 第二十六回-信巫师拖雷代君 破蔡州完颜亡国
  • 第二十七回-坠城楼美妇殉节 争浮桥勇将捐躯
  • 第二十八回-导荒淫奸佞得志 兴土木黎庶遭殃
  • 第二十九回-筑神坛喇嘛传道 纳回妇净室求仙
  • 第三十回-纵声色太宗逝世 逞威福皇后临朝
  • 第三十一回-定大位亲王主政 立新君宗族生嫌
  • 第三十二回-忽必烈兵征大理 蒙哥汗师侵南宋
  • 第三十三回-三道诏敕建元立极 一代规模开国承家
  • 第三十四回-覆厓山南宋亡国 死柴市丞相尽忠
  • 第三十五回-忠魂不泯名著千秋 琼岛聚宴栏陈百兽
  • 第三十六回-诛谏臣丧心病狂 崇西僧灭天毁圣
  • 第三十七回-详梦兆喜获遗骸 伐陵寝虐及枯骨
  • 第三十八回-幸上都花香玉笑 听轻讴魄荡魂销
  • 第三十九回-讨日本两遭败衄 征占城再挠师徒
  • 第四十回-因忧惧太子逝世 落圈套王妃悬梁
  • 第四十一回-巡辽河铁木耳出师 谋叛变诸王子败绩
  • 第四十二回-绝饮断食烈士死节 披星戴月侠女复仇
  • 第四十三回-抒快美人心权臣伏法 为忧紫微变雄主销魂
  • 第四十四回-五台述西僧太后纵欲 宫闱生异象天子解迷
  • 第四十五回-酒醉心迷陈仓暗渡 香消玉殒红鸾夜逃
  • 第四十六回-拂柳杨花红粉初度 温衾暖帐伶官受恩
  • 第四十七回-膺圣恩矫诏诛奸匿 建佛事僧徒乱禁宫
  • 第四十八回-软语温情禁宫乱国母 娇嗔狞怒膝下慰相知
  • 第四十九回-兴圣宫国母纳新宠 殖边廷周王泄异谋
  • 第五十回-矢志不从节妇刺面 欺心谋害恶奴出首
  • 第五十一回-寝宫私语贱妇逞奇谋 荒郊射猎忠臣得侠士
  • 第五十二回-热闹场中乡女损节 阴云道上贤主被弑
  • 第五十三回-庆生辰朱医开华宴 盼情侣闺阁露相思
  • 第五十四回-慰前情闺中谈佳话 虑后患良臣请除奸
  • 第五十五回-敞琼宴席上传情 贪美色宫中受制
  • 第五十六回-敕贵妃姊妹受皇恩 失神主窃盗兴太庙
  • 第五十七回-传假旨逼嫁孀雌 建斋醮举行大赦
  • 第五十八回-集都堂大臣会议 陈时政平章辞官
  • 第五十九回-当朝进谗帝师行奸 狭路相逢公主受辱
  • 第六十回-结旧臣怀王抱大志 睹美色番僧起淫心
  • 第六十一回-经声法鼓忽亡帝主 带刀夺门议立君王
  • 第六十二回-立幼主奸相弄权 入大都藩王即位
  • 第六十三回-百骑锐卒惊敌寨 一片角声退雄兵
  • 第六十四回-落陷坑驸马中计 入关门诸王被拴
  • 第六十五回-权相奸臣奉宝出降 泣鸾悲凤别州安置
  • 第六十六回-酬功勋宗女厘降 登宝位使臣劝进
  • 第六十七回-进鸩酒故后衔冤 施巫蛊逆臣受首
  • 第六十八回-立储君阴魂附体 避冤孽皇子移居
  • 第六十九回-佯嗔薄怒废后失节 蔑理乱伦藩王迎妃
  • 第七十回-受冥谴文宗崩驾 立嗣君奸相怀疑
  • 第七十一回-称兵犯阙祸延灭族 逼君弑后殃及深宫
  • 第七十二回-停科举谴谪谏官 议徽号尊崇婶母
  • 第七十三回-戮宗王奸臣欺主 逐伯父大义灭亲
  • 第七十四回-千秋遗恨太后归天 万里奉亲贤臣远戍
  • 第七十五回-提旧事片言回圣意 遇新宠半夜沐君恩
  • 第七十六回-贾友恒建议治河 韩山童妖言惑众
  • 第七十七回-进番僧初习演揲儿 选少女秘传双修法
  • 第七十八回-天魔舞锦簇花团 人兽斗血飞肉溅
  • 第七十九回-扫群寇迭克名城 应天象忽亡大帅
  • 第八十回-明太祖奠定中原 元顺帝出奔塞北
  • 第六十九回-佯嗔薄怒废后失节 蔑理乱伦藩王迎妃

    互联网 0
    ldquo;现在最可付托之人,除了太平王以外,更无他人了,望太平王不要推辞才好。"燕帖木儿道:"臣受皇上皇后厚恩,何敢推辞。但在臣家内,恐怕有亵皇子玉体,还求宸衷酌夺。"文宗道:"朕与卿患难相共,不啻弟兄,朕子即卿子,说什么亵渎呢?"燕帖木儿道:"臣的比邻,有一处吉宅,乃是诸王阿鲁浑撒里故居,即请陛下颁发谕旨,将此宅作为次皇子的府邸,使臣得以朝夕侍奉。"文宗道:"故王居宅,何可擅夺,朕当给价购作邸第。"燕帖木儿道:"这是皇恩周匝,臣当代为叩谢!"说着,俯伏叩拜。文宗亲手扶起,又面谕道:"事不宜迟,就在明日令皇子迁居罢。"燕帖木儿口称领旨,辞驾出外,当晚办理妥贴。次日巳刻光景,又复入官,备了一乘暖舆,将皇次子古纳答剌,安卧舆内,由燕帖木儿护卫出宫,送至阿鲁浑撒里故第安居调养。随来的宫人约有数十余名,复由太平王府中派出多名,小心侍奉。还有燕帖木儿的继母察吉儿公主,与所尚的四个公主,也都早晚前来问暖嘘寒,十分周到。果然冤魂不来缠绕,皇次子渐渐痊愈。燕帖木儿入宫奏报,文宗皇后不胜欢喜!立赐燕帖木儿、察吉儿公主等,每人黄金百两、白银五百两、钞二千锭。就是燕帖木儿的兄弟撒敦,也蒙厚赐。那些巫医乳媪,以及卫士等六百人,共赏金三百五十两,银三千四百两,钞三千四百锭。各人受赏,自然非凡欢喜,都各照例谢恩。真是皇恩普及,与隶同欢。文宗又命在兴圣宫内,造一座大厦,作为燕帖木儿的外宅,并在红桥南边,建筑太平王生祠,树碑勒石,颂德表功。又宣召燕帖木儿之子塔剌海入宫觐见,赐他金银无数,命为皇后养子。一面令皇次子古纳答剌,改名燕帖古恩,与燕帖木儿之名,上二字相同,表明义父义子的关系。燕帖木儿谦不敢当,入宫辞谢。文宗执手唏嘘道:"卿有大功于朕,朕恨赏不副功,只有视卿如同骨肉,卿子可为朕子,朕子亦可为卿子,彼此略跡言情,何用辞却。"燕帖木儿顿首再拜道:"臣已受恩深重,何敢再以天璜嫡派,下降臣家,视同子弟。务请陛下正名定分,收回成命。"文宗道:"名已改定,毋庸再议,朕有易子而子之意,愿否由卿自择。"燕帖木儿拜谢退出。过了数日,太平王妃忽然辞世。文宗亲自往吊,并厚赠赙仪,丧葬甫毕,又诏遣宗女数人,下嫁燕帖木儿,解他悼亡之痛。复因宫内有个高丽女子,名为不颜帖儿,聪明异常,美艳绝人,素为文宗所宠,竟也割爱相赠。燕帖木儿受了文宗这般厚遇,辞不胜辞,家中贮了许多美女,哪里应酬得来。他恐恩泽偏枯,雨露不均,致招众美人的怨恨,便想出一个计较,传命织工织成一床无大不大的大被,命所赐美人,相夹而睡。好在燕帖木儿天生神力,一夕御遍众美,也不觉得疲乏,真是说不尽的巫峡行云,高唐梦雨,每天在温柔乡中,度着生活,把悼亡之痛,鼓盆之戚,早已消除净尽。但是正室虚位,竟不令人承袭,诸人皆莫明其意。哪知燕帖木儿却存着一团深心,所以正室虽虚,不肯胡乱立妃。只是燕帖木儿究竟属意何人呢?原来前次奉旨往上都迁置泰定帝的后妃,燕帖木儿见了泰定后妃,诧为绝世美人,早就有心勾搭,无如奉召回京以后,内外多事,政务倥偬,他又专操相柄,一切军国重事,都要仗他筹划。因此日无暇晷,连王府中的公主等,都未免向隅,暗叹辜负香衾。既而滇中告靖,可以少暇,不意皇子燕帖古思又要令他抚养,一步儿不好脱离。至皇子渐痊,王妃猝逝,免不得又有一番忙碌。正拟移花接木,隐践前盟,偏偏九重恩厚,复厘降宗女数人,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晴蜒款款飞,又不得不竭力周旋,仰承帝泽。过了一月,国家无事,公私两尽,燕帖木儿默念道:"此时不到东安州,还有何时得暇?"遂假出猎为名,带了亲卒数名,一鞭就道,六辔如丝,匆匆地向东安州前来。既到东安,即进见泰定皇后,早有侍女通报。泰定后率着二妃,笑脸出迎,桃花无恙,人面依然。燕帖木儿定睛细瞧,竟说不出什么话来。泰定后却启口道:"相别一年,王爷的丰采略略清减,莫非为着国事,劳损精神么?"燕帖木儿道:"正是这般。"二妃也从旁插嘴道:"今夕遇着什么风儿,吹送王爷到此?"燕帖木儿道:"我日日惦念后妃,只因前有外变,后有内忧,所以无从分身,直至今日,方得拨冗趋候。"泰定后妃齐称不敢,一面邀燕帖木儿入室,与泰定后相对坐下,二妃亦列坐一旁。泰定后方问及外变内忧情状,燕帖木儿略述一遍。泰定后道:"有这般情事,怪不得王爷面上清瘦了许多。"燕帖木儿道:"还有一桩可悲的家事,我的妃子竟去世了。"泰定后道:"可惜!可惜!"燕帖木儿道:"这也是无可如何。"二妃插言道:"王爷的后房,想总多得很哩?但教皇爷拣得一人,叫做王妃便好补满离恨了。"燕帖木儿道:"后房虽有数人,但多是皇上所赐,未合我意,须要另行择配,方可补恨。"二妃复道:"不知何处淑媛,夙饶厚福,得配王爷?"燕帖木儿听了此言,却睁着一双色眼,觑那泰定后,复回瞧二妃道:"我意中却有一人,未知她肯俯就否?"二妃听到俯就二字,已经瞧料三分,看那泰定后神色亦似觉着,却故意旁瞧侍女道:"今日王爷到此,理应杯酒接风,你去吩咐厨役要紧。"侍女领命去讫。燕帖木儿道:"我前时已函饬州官,叫他小心伺候,所有供奉事宜,不得违慢,他可遵着我命么?"泰定后道:"州官供奉周到,我等在此尚不觉苦。唯王爷悉心照拂,实所深感!"燕帖木儿道:"也没有什么费心,州官所司何事,区区供奉,亦所应该的。"正说着,见侍女来报,州官禀见。燕帖木儿道:"要他来见我做甚?"言下复沉吟一番,乃嘱侍女道:"他既到来,我就去会他一会。"侍女去后,燕帖木儿方缓踱出来。原来燕帖木儿到东安州乃是微服出游,并没有什么仪仗,且急急去会泰定后妃,本是瞒头瞒脚,所以州官前未闻知。嗣探得燕帖木儿来到,慌忙穿好衣冠,前来拜谒。经燕帖木儿出见后,自有一番酬应。州官见了王爷,曲意逢迎,不劳细说。待州官别后,燕帖木儿入内,酒肴已安排妥当。当由燕帖木儿吩咐移入内厅,以便细叙。入席后,泰定后斟了一杯,算是敬客的礼仪,自己因避着嫌疑,退至别座,不与同席。燕帖木儿立着道:"举酒独酌,有何趣味?既承后妃优待,何妨一同畅饮,彼此并非外人,同席何妨。"泰定后还是怕羞,踌躇多时,又经燕帖木儿催逼,乃命二妃入席陪饮。燕帖木儿道:"妃子同席,皇后向隅,这事如何使得?"说着,竟行至泰定后前,欲亲手来挈后衣。泰定后料知难却,乃让过燕帖木儿,绕行入席,拣了一个主席,即欲坐下。燕帖木儿还是不肯,请后上坐。泰定后道:"王爷不必再谦了。"于是燕帖木儿坐在客位,泰定后坐在主位,两旁站立二妃。燕帖木儿道:"二妃如何不坐?"二妃方道了歉,就左右坐下。于是浅斟低酌,逸兴遄飞。起初尚是若离若合,不脱不粘,后来各有酒意,未免放纵起来。燕帖木儿既瞧那泰定后,复瞧着二妃,一个是淡妆如菊,秀色可餐,两个是浓艳似桃,芳姿相亚,不禁眉飞色舞,目逗神挑。那二妃却亦解意,殷勤劝酌,脉脉含情。泰定后到此,亦觉情不自持,勉强镇定心猿,装出正经模样。燕帖木儿却满酌一觥,捧递泰定后道:"主人情重,理应回敬一樽。"泰定后不好直接,只待燕帖木儿置在席上。偏燕帖木儿双手捧着,定要泰定后就饮,惹得泰定后两颊微红,没奈何喝了一喝。燕帖木儿方放下酒杯,顾着泰定后道:"区区有一言相告,未知肯容纳否?"泰定后道:"但说何妨。"燕帖木儿道:"皇后寄居此地,寂寂寡欢,原是可悯!二妃正值青春,也随着同住,好好韶光,怎忍辜负?"泰定后听到此语,暗暗伤心。二妃更忍耐不住,几乎流下泪来。燕帖木儿又道:"人生如朝露,何必拘拘小节。但教目前快意,便是乐境。敢问皇后二妃,何故自寻烦恼?"泰定后道:"我将老了,还想什么乐趣?只两位妃子随我受苦,煞是可怜呢!"燕帖木儿笑道:"皇后虽近中年,丰韵却似二十许人,若肯稍稍屈尊,我却要……"说到要字,将下半语衔住。泰定后不便再诘,那二妃却已拭干了泪,齐声问道:"王爷要什么?"燕帖木儿竟涎着脸道:"要皇后作王妃哩。"泰定后却嫣然一笑道:"王爷的说话欠尊重了,无论我不便嫁与王爷,就便嫁了,要我这老妪何用?"燕帖木儿道:"何尝老哩,如蒙俯允,明日就当迎娶哩。"泰定后道:"这请王爷不必费心,倒不如与二妃商量罢。"燕帖木儿道:"有祸同当,有福同享。皇后若肯降尊,二妃自当同去。"说着,见二妃起身离席,竟避了出去。那时侍女人等,亦早已出外,只剩泰定皇后,兀自坐着。他竟立将起来,走近泰定后身旁,悄悄的牵动衣袖。泰定后慌忙让开,抽身脱走,冉冉的向卧室而去。燕帖木儿竟蹑迹追上,随入卧室,大着胆抱住纤腰,移近榻前。泰定后回首作嗔道:"王爷太属讨厌,不怕先皇帝动恼么?"燕帖木儿道:"先皇有灵,也不忍皇后孤栖,今夕总要皇后开恩哩!"看官,你想泰定后是个久旷妇人,遇着这情魔,哪得不令她心醉。当下半推半就,一任燕帖木儿所为,罗襦代解,芗泽犹存,檀口微张,丁香半吐,脂香满满,人面田田,谐或意外姻缘,了却生前宿孽。正在云行雨施的时候,那两妃亦突然进来。泰定后几无地自容。燕帖木儿却余勇可贾,完了正本,另行开场。二妃本已欢迎,自然次第买春,绸缪永夕。自此以后,四人同心,又盘桓了好几天,燕帖木儿方才回京。临行时,与泰定后及二妃道:"我一入京师,便当饬着妥役,奉舆来迎,你三人须一同起身,休得有误。"三人同声答应,颇有恋恋不舍之意。燕帖木儿道:"相别不过数日,此后便可同住一家,永不分离,安享后半生的福气了。"三人连连点头,送至门前,又再三叮咛,沿途小心谨慎,不可感冒风寒,致伤玉体。燕帖木儿唯唯答应,辞别而行。到了京中,不遑问旁的事情,便亟亟的派了卫兵与干役,赴东安州迎娶泰定后及二妃。一面在那新赐的大厦里面,陈设布置,作为藏娇的金屋。
    1 2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