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元宫十四朝演义
  • 第一回-巧遇合乘龙跨凤 泣孤孀别鹄离鸾
  • 第二回-白光入室天赐麟儿 玉貌如花喜谐鸳侣
  • 第三回-俺巴该中计受非刑 斡难河游猎遇美妇
  • 第四回-劫佳人联成姻眷 发娇嗔追回叛徒
  • 第五回-奔波亡命潜迹水内 倚翠偎红匿迹车中
  • 第六回-一宵温柔订密约 两行清泪送情人
  • 第七回-缔嘉偶良宵成礼 觅娇妻黑夜进兵
  • 第八回-庆生还月圆花好 烹俘虏目惨心伤
  • 第九回-吃寡醋当筵批颊 得天佑临阵反风
  • 第十回-毳帐温柔重寻旧梦 妆台缱绻又得佳人
  • 第十一回-闻娇叹怒歼情敌 释前嫌喜订新盟
  • 第十二回-诈许婚有意背盟 激诸将拼命却敌
  • 第十三回-灭克烈帖木真施威 杀汪罕太阳汗夸口
  • 第十四回-灭乃蛮杀夫取妇 平朔漠即位称尊
  • 第十五回-选美色使臣被拘 擒女酋主将寻欢
  • 第十六回-张盛筵欢飨臣僚 信谗言祸生骨肉
  • 第十七回-舍亲女西夏投诚 献公主金邦乞和
  • 第十八回-困妇翁女夫背义 定储位兄弟相争
  • 第十九回-讨回部威震讹答剌 征西域兵进印度河
  • 第二十回-二回妇挥泪辞故乡 两公主承恩怀妒意
  • 第二十一回-并后匹嫡群女争宠 长枕大被雄主销魂
  • 第二十二回-嘱后事英雄洒泪 遇良缘儿女柔情
  • 第二十三回-遇强暴美人殉节 刺亲王勇士丧身
  • 第二十四回-盗骨报仇克遂心愿 脂香粉阵渎乱宫闱
  • 第二十五回-断玉臂珍重人道 伐金邦继承先志
  • 第二十六回-信巫师拖雷代君 破蔡州完颜亡国
  • 第二十七回-坠城楼美妇殉节 争浮桥勇将捐躯
  • 第二十八回-导荒淫奸佞得志 兴土木黎庶遭殃
  • 第二十九回-筑神坛喇嘛传道 纳回妇净室求仙
  • 第三十回-纵声色太宗逝世 逞威福皇后临朝
  • 第三十一回-定大位亲王主政 立新君宗族生嫌
  • 第三十二回-忽必烈兵征大理 蒙哥汗师侵南宋
  • 第三十三回-三道诏敕建元立极 一代规模开国承家
  • 第三十四回-覆厓山南宋亡国 死柴市丞相尽忠
  • 第三十五回-忠魂不泯名著千秋 琼岛聚宴栏陈百兽
  • 第三十六回-诛谏臣丧心病狂 崇西僧灭天毁圣
  • 第三十七回-详梦兆喜获遗骸 伐陵寝虐及枯骨
  • 第三十八回-幸上都花香玉笑 听轻讴魄荡魂销
  • 第三十九回-讨日本两遭败衄 征占城再挠师徒
  • 第四十回-因忧惧太子逝世 落圈套王妃悬梁
  • 第四十一回-巡辽河铁木耳出师 谋叛变诸王子败绩
  • 第四十二回-绝饮断食烈士死节 披星戴月侠女复仇
  • 第四十三回-抒快美人心权臣伏法 为忧紫微变雄主销魂
  • 第四十四回-五台述西僧太后纵欲 宫闱生异象天子解迷
  • 第四十五回-酒醉心迷陈仓暗渡 香消玉殒红鸾夜逃
  • 第四十六回-拂柳杨花红粉初度 温衾暖帐伶官受恩
  • 第四十七回-膺圣恩矫诏诛奸匿 建佛事僧徒乱禁宫
  • 第四十八回-软语温情禁宫乱国母 娇嗔狞怒膝下慰相知
  • 第四十九回-兴圣宫国母纳新宠 殖边廷周王泄异谋
  • 第五十回-矢志不从节妇刺面 欺心谋害恶奴出首
  • 第五十一回-寝宫私语贱妇逞奇谋 荒郊射猎忠臣得侠士
  • 第五十二回-热闹场中乡女损节 阴云道上贤主被弑
  • 第五十三回-庆生辰朱医开华宴 盼情侣闺阁露相思
  • 第五十四回-慰前情闺中谈佳话 虑后患良臣请除奸
  • 第五十五回-敞琼宴席上传情 贪美色宫中受制
  • 第五十六回-敕贵妃姊妹受皇恩 失神主窃盗兴太庙
  • 第五十七回-传假旨逼嫁孀雌 建斋醮举行大赦
  • 第五十八回-集都堂大臣会议 陈时政平章辞官
  • 第五十九回-当朝进谗帝师行奸 狭路相逢公主受辱
  • 第六十回-结旧臣怀王抱大志 睹美色番僧起淫心
  • 第六十一回-经声法鼓忽亡帝主 带刀夺门议立君王
  • 第六十二回-立幼主奸相弄权 入大都藩王即位
  • 第六十三回-百骑锐卒惊敌寨 一片角声退雄兵
  • 第六十四回-落陷坑驸马中计 入关门诸王被拴
  • 第六十五回-权相奸臣奉宝出降 泣鸾悲凤别州安置
  • 第六十六回-酬功勋宗女厘降 登宝位使臣劝进
  • 第六十七回-进鸩酒故后衔冤 施巫蛊逆臣受首
  • 第六十八回-立储君阴魂附体 避冤孽皇子移居
  • 第六十九回-佯嗔薄怒废后失节 蔑理乱伦藩王迎妃
  • 第七十回-受冥谴文宗崩驾 立嗣君奸相怀疑
  • 第七十一回-称兵犯阙祸延灭族 逼君弑后殃及深宫
  • 第七十二回-停科举谴谪谏官 议徽号尊崇婶母
  • 第七十三回-戮宗王奸臣欺主 逐伯父大义灭亲
  • 第七十四回-千秋遗恨太后归天 万里奉亲贤臣远戍
  • 第七十五回-提旧事片言回圣意 遇新宠半夜沐君恩
  • 第七十六回-贾友恒建议治河 韩山童妖言惑众
  • 第七十七回-进番僧初习演揲儿 选少女秘传双修法
  • 第七十八回-天魔舞锦簇花团 人兽斗血飞肉溅
  • 第七十九回-扫群寇迭克名城 应天象忽亡大帅
  • 第八十回-明太祖奠定中原 元顺帝出奔塞北
  • 第七十三回-戮宗王奸臣欺主 逐伯父大义灭亲

    互联网 0
    话说伯颜检查各路所报叛民姓氏,以张王刘李赵五姓最居多数。他欲趁此机会杀戮汉人,遂奏请顺帝,将这五姓之人不论老幼良贱,一概诛戮,以免后患。在廷诸臣闻得此言,人人惊诧,明知他借此为由杀戮汉人,但惧他威势,不敢多言。况且在廷大臣如许有壬,谏官如李好文等,又因身为汉族,欲避嫌疑,更加不敢开口。其余诸王大臣皆是蒙族,巴不得将汉人斩尽杀绝,方才快意,谁肯出头谏阻。所以伯颜这个主意很是歹毒。不料天心偏偏眷顾汉族,不肯使无辜之人,横遭屠杀。那终日昏昏的顺帝,居然会明白起来,闻得伯颜奏请,摇头说道:“卿言末免太觉过分,那张王刘李赵五姓之人,亦有良莠,安见五姓之中尽是叛逆呢?如何可以一概诛戮。”于是伯颜之计又不能行,只得负气而退。
    时光迅速,一转眼已是至元四年,顺帝驾幸上都,刚至八里塘,天色骤变,忽然雨雹,大者似拳,且具种种怪状,有如人形的,有如环玦的,有如狮象的,官民人等,不胜惊异,谣言纷纭。没有多时,漳州的李志甫,袁州的周子旺,相继作乱,骚扰了好几个月。元廷动了许多兵马,耗了无数钱粮,相力剿捕,总算平靖,谣言始得略息。顺帝又归功于伯颜,命在涿州、汴梁两地,建立生祠,晋封大丞相,加元德上辅功臣的美号,赐七宝玉书龙虎金符。伯颜受了宠命,愈加骄横,收集诸卫精兵,命私党燕者不花为统领,每事必须禀命伯颜。伯颜偶出,侍从无数,街衢为满,顺帝的仪卫,倒反日见零落。因此天下只知有伯颜,不知有顺帝。顺帝见他如此恣肆,心内虽然不悦,但因朝政兵权尽在他一人掌握,满朝臣子,都是他的羽党,所以把宠眷的心思,渐渐变做畏惧了。又值伯颜因郯王彻彻秃深得顺帝信任,遇事常和自己反对,遂恨之入骨,竟诬奏彻彻秃隐蓄异图,请加诛戮。顺帝暗想道:“从前唐其势等谋逆,彻彻秃首先举发,那时尚不与逆党勾接,此时岂有谋逆之理。莫非伯颜和他不睦,捏词诬奏么?”遂将原奏,留中不发。伯颜不见批答,次日又入朝当面呈奏,请顺帝降旨,收捕郯王。顺帝淡淡的答道:“事关谋逆,必须有确实证据,始可降罢,否则何以服人。”伯颜便捕风捉影,捏造出许多证据来。顺帝只是默然不答,伯颜忽忽而出。顺帝以为他扫兴回去,便不再加注意。哪知伯颜退朝,竟密令羽党,假传圣旨,至郯王府中,把郯王彻彻秃捆绑出来,即行斩首。又诈传帝令,令宣让王、威顺王两人,即日出都,不准停留。及至顺帝闻得信息,杀的已是杀了,去的已是去了,不由得心中发起火来,要想加罪伯颜,立正典刑。无如顺帝此时毫无势力,竟成孤立,欲思发作,又恐万一有变,帝位亦不能保,只得暂时容忍,徐图对付。
    顺帝正在欲发不能、欲忍不得、进退两难之时,却惊动了一位大人物,要乘着赤胆忠心,扶助顺帝,扫除权奸。你道此人是谁?便是伯颜的侄儿,名唤脱脱。这脱脱乃是马扎尔台的长子,当唐其势作乱,脱脱曾躬与讨逆,以功进官,累升至金紫光禄大夫。伯颜欲使之入备宿卫,侦伺顺帝的起居动作。嗣恐专用私亲,致干物议,乃以知枢密院汪家奴、翰林院承旨沙刺班和脱脱同入宿卫。脱脱初时每有所闻,必报伯颜,后来见伯颜所为,竟是权奸的举动,心下不免忧虑起来。其时马扎尔台还没出镇,脱脱密禀道:“伯父揽权自恣,骄纵日甚,万一干了天子之怒,猝加重谴,吾族就不能保全了,岂不危险么?”马扎尔台道:“我也深以此事为虑!但是屡次进谏,均不见从,如何是好?”脱脱道:“凡事总要预先防备,方有退步。伯父如此行为,我们难道和他同尽么?”马扎尔台点头称是。及至马扎尔台奉旨北行,脱脱见伯颜更加骄横,心内不胜惶急,暗暗想道:“外面的人,不是伯父的仇家,便是伯父的私党,没有可以商议大事的。只有幼年的业师吴直方和我气谊相投,为人也甚是刚正,何不去同他一商呢?”当下密造师门。直方接见之下,脱脱将自己的事情密密禀告,求他指教。直方慨然言道:“古人有言:大义灭亲。你只宜为国尽忠,不可顾及私亲。”脱脱闻了这两句话心思方定,便拜谢道:“愿奉师命,不敢有贰。”遂即辞归。一日,侍立顺帝左右,见帝愁眉不展,遂自陈忘家报国的志愿。顺帝因其为伯颜胞侄,不敢遽信,便令阿鲁、世杰班两个心腹之臣,暗侦脱脱的为人。两人奉了帝命,常常的和脱脱混在一处,故作知交,互相往来。每每的谈及忠义之事和报答国家的厚恩、今上的知遇,脱脱总是披肝沥胆,直言无隐,甚至涕泣唏吁,甚愿亡身殉国,决不顾及私亲。说得两人不胜钦佩,便密报顺帝说脱脱的为人甚有忠心,竟可倚仗他诛灭权奸。到了郯王被杀,宣让、威顺二王被逐,顺帝欲思发作,又不敢冒昧从事,只有日坐内廷,仰天长叹。此时早惊动了脱脱,他便跪伏帝前请为分忧。顺帝叹息道:“卿虽秉着一片忠忱,但此事不便使卿预闻。”脱脱道:“臣入侍陛下,此身已经非自己所有,何况其他。陛下如有差遣,虽粉骨碎身,亦所不辞。”顺帝道:“此事关乎卿之家庭,卿能为朕效力么?”脱脱道:“臣幼读诗书,颇知大义,毁家谋国,臣何敢辞。”顺帝闻言,遂把伯颜跋扈的情形带泣带说的述了一遍。脱脱听了,也禁不住代为泣下,遂启奏道:“臣当竭力设法,以报国恩。”顺帝欣然点首。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