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进番僧初习演揲儿 选少女秘传双修法-元宫十四朝演义第七十七回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o;命卫王宽彻哥与卿弟偕往如何?”脱脱道:“圣上睿鉴,定必不谬。”当下计议已定,遂命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知枢密院事,与卫王宽彻哥率领诸卫兵十余万,往讨河南寇盗。一面颁下诏书,命各路守将,分头就近剿抚。也先帖木儿奉了旨意,立即会同了卫王宽彻哥调齐人马,即行出都。这也先帖木儿本来是个矜才使气的人物,现在做了元帅,掌了大权,更加趾高气扬,
话说顺帝接到三处叛变的报告,急得手足无措,忙召脱脱入朝,商议平定乱事之策。脱脱奏道:“中州乃全国腹心,现在红巾贼扰乱恰在中州,真乃心腹之患,必须先发大兵,剿灭寇盗,肃清心腹之患,然后依次讨平余寇。”顺帝道:“各处皆来告急,岂能应付中州一处,其余都置之不问么?”脱脱答道:“各地本来皆有守将,陛下何不降敕,命他们分道赴援,俟中州平定之后,其余的寇盗,自然冰消瓦解,不足为患了。”顺帝道:“依卿之议,中州一路谁人可为统帅呢?”脱脱道:“择帅任将,理宜出自圣裁,臣何敢妄自奏请。”顺帝道:“联闻卿弟也先帖木儿颇有才名,何不命他前去讨贼呢?”脱脱道:“陛下欲命臣弟前往,安敢有违,但须添一臂助,始可放心。”顺帝道:“命卫王宽彻哥与卿弟偕往如何?”脱脱道:“圣上睿鉴,定必不谬。”当下计议已定,遂命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知枢密院事,与卫王宽彻哥率领诸卫兵十余万,往讨河南寇盗。一面颁下诏书,命各路守将,分头就近剿抚。
也先帖木儿奉了旨意,立即会同了卫王宽彻哥调齐人马,即行出都。这也先帖木儿本来是个矜才使气的人物,现在做了元帅,掌了大权,更加趾高气扬,看得那些义军,不过是小丑跳梁,只要自己的人马一到,不难立刻削平。当时率领兵马到了上蔡,城池已被义军将领韩咬儿所占据。也先帖木儿便命三军,在城下扎营,准备器具,连夜攻城。韩咬儿见元兵来攻,慌忙守御,哪知元兵似蜂蚁一般,纷纷而来。韩咬儿一时未曾防备,那上蔡城又复城卑池浅,义军又只有千余人,自然抵敌不过元兵,只得开了城门,落荒逃走。元兵一鼓拥入城内,上蔡城池居然唾手而得。也先帖木儿见得了城池,心中大喜,连夜报捷。顺帝得报,降旨奖赏,颁赐钞币数千锭。也先帖木儿得此功劳,更加骄傲,非但虐待部下兵将,就是同来的卫王宽彻哥,他也不放在眼内,看他同傀儡一般,诸事都不和他商议。所以大营里面,自卫王起,以至小卒并没一人敬服他,只因奉了朝廷敕命,一时不便解散,无可如何,随着他前进。
那刘福通得了韩咬儿的败报,连忙分派部众,严守要隘,阻住元兵。也先帖木儿部下虽有十余万人马,一齐离心离德,任凭也先帖木儿怎样严厉,尽皆观望不前,不肯出力。也先帖木儿无可如何,只得逗留不进。哪知刘福通见也先帖木儿如此无用,他一面阻住元兵,一面却派遣部众,四出出击,甚是浩大。就是芝麻李等也相率横行,莫可如何。其中最厉害的要推徐寿辉,他占据蕲水之后,居然自称皇帝,僣号天完国,改元治平,以邹普胜为太师,出江西,攻陷饶州、信州,另遣部将丁普郎溯江而上,连夺汉阳、兴国、武昌诸城。威顺王宽彻普化与湖广平章政事和尚,弃城而逃。义军转陷沔阳,杀推官俞述祖。又陷安陆府,杀知府丑驴。徐寿辉又命别将欧祥等,攻九江,沿江之兵,闻风宵遁。江州总管李黼,传檄兵民与义军血战数次,水陆获胜。旋因附近城堡,多被陷落,义军四集城下,平章秃坚不花又缒城潜逃,中外援绝,城已垂破,李黼犹力捍数日,及至义军已攻入东门,尚复手刃数十人,与从子秉昭一同死节。江州失守。袁州、瑞州等处相继被陷,警报如雪片一般飞报元廷。顺帝又召集廷臣商议平寇方略。脱脱与廷臣议定,责成各路统帅,率兵恢复,以觇后效。共发出六路大军,一齐进取。
哪知分派才定,方国珍兄弟既降之后,又复叛乱,浙东道宣慰使都元帅泰不华,竟至战殁,只得命江浙左丞答车纳失里前往征讨。原来国珍入海攻掠沿海州郡,官兵皆不战自溃。元廷派大司农达什帖木儿,南下黄岩,招令投降。国珍居然奉命,携二万众及其两弟罗拜道旁。达什帖木儿大喜过望,即授以官职。国珍兄弟谢恩欢跃而去。浙东宣慰使泰不华逆料国珍狡诈,夜访达什帖木儿,遽令壮士袭杀国珍。达什帖木儿非但不从其议,且斥泰不华违诏喜功,其计遂不果行。等到达什帖木儿回都复命,国珍果然重率羽党入海剽掠。泰不华命义士王大用往谕,被国珍所羁,另遣戚党陈仲达报闻,如约愿降。泰不华遂率部下数十人,偕仲达乘舟,张受降旗,乘潮前进,舟触沙不能行,忽国珍飞舟而来,回视仲达,目动气索。泰不华知有异谋,即手诛仲达,与国珍抟战。国珍船中伏兵齐起,泰不华夺刃乱斫,挥杀四五人,义军攒槊前刺,泰不华身受数十创,鲜血直喷,兀立不仆。事闻于朝,追封魏国公,谥忠介,命左丞答纳失里率兵进讨,又下诏命各路统帅,便宜行事。哪知诏书才下,也先帖木儿所统的人马,以统御无方,忽然溃散,几不成军。也先帖木儿从沙河退驻朱仙镇。急报到来,元廷不胜惊惶!西台御史范文联合刘希曾等十二人,弹劾也先帖木儿,丧师辱国,请中国法。中台御史周伯琦,反劾范文等越俎言事,钓名沽誉。顺帝居然纳了伯琦之奏,斥责范文等十二人,各降职为郡判官。又加罪西台御史大夫朵尔只班,说他授意属官,好为倾轧,外徙为湖广平章政事。朵尔只班经此一气,遂呕血而亡。因此盈廷人士,都相视以目,不敢开言。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