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友恒建议治河 韩山童妖言惑众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遂即开议。成遵与贾鲁两人意见不同,彼此互相辩论,不免争执起来。台省两院的大臣,未曾身历其境,平日又不留意于治河的事情,所以见两人争执不已,只好两眼瞧着,两耳听着,不便多言。自辰至午,贾鲁和成遵两人,尚是争议未决,便由各官解劝,散坐就膳。膳罢,又重行开议,仍是互相反对,格格不入。脱脱遂向成遵道:“贾郎中的计划,使黄河复行故道,可以一劳永逸,公何故如此反对?”成遵答道:&ld
话说脱脱问贾鲁估计治河的工程约需民夫二十万人,心下不免吃惊!但脱脱的为人,颇有百折不回的毅力,他心内已赞成了贾鲁的议论,虽然觉得工程浩大,也不肯因此中止,遂命工部尚书成遵、大司农秃鲁先行视河,核实报闻。
成遵等奉命出京,南下山东,西入河南,沿途履勘,悉心规划,所有地势的高低,河道的曲折,水量的浅深,都一齐测量准确,探听明白,然后绘图列说,相偕回京。先至相府,谒见脱脱。脱脱正在悬心河工,闻得他们视河已返,立即延见,询问视河情形?成遵劈口便道:“黄河的故道,决不可复。贾郎中的议论,万不可行。”脱脱问是何故,成遵即将图说呈上。脱脱接过看了一遍,置于桌上,淡淡的说道:“你们沿途辛苦,且请回去休息,明日至中书省核议便了。”两人起身辞去。次日赴中书省,脱脱与贾鲁已在那里,其余如台省两院的大臣也先到来。人已齐集,遂即开议。成遵与贾鲁两人意见不同,彼此互相辩论,不免争执起来。台省两院的大臣,未曾身历其境,平日又不留意于治河的事情,所以见两人争执不已,只好两眼瞧着,两耳听着,不便多言。自辰至午,贾鲁和成遵两人,尚是争议未决,便由各官解劝,散坐就膳。膳罢,又重行开议,仍是互相反对,格格不入。脱脱遂向成遵道:“贾郎中的计划,使黄河复行故道,可以一劳永逸,公何故如此反对?”成遵答道:“黄河故道,可复兴否,现今尚不暇议及。但就国计民生而言,府库日虚,司农仰屋,倘若再兴大工,财政益加支绌。即如山东一带,连年荒欠,人民困苦,已达极点,大工一兴,须调集二十万民夫,如此骚扰,百姓怎样支持得住,必致铤而走险,祸变纷起,比较现今黄河之患,还恐加重了。”脱脱闻言,勃然变色道:“你这番话说不是疑惑人民要造反么?”成遵道:“如果必欲使黄河复行故道,兴动大工,此等事情,唯恐难免。”诸大臣见成遵一味执拗,语言之间竟与丞相斗起嘴来,深恐互相争执,有失体制,忙将成遵劝将开去。脱脱余怒未息,向众官说道:“主上视民如伤,为大臣者,理应代主分忧。河流湍急,最不易治,若再迁延下去,将来为患更大。譬如人患疾病,不去延医诊治,一日一日的迁延下去,必致病入膏盲,不可救药。黄河为中国的大病,我要将它治愈,偏生有人出头硬行反对,不知是何居心?”众官齐声答道:“丞相秉国钧,无论何事应凭钧裁,何用顾虑。”脱脱道:“我看贾郎中才大心细,所言黄河复归故道之策,目前虽觉工程浩大,但能办理得法,河患即可永除,免得枝枝节节,时虞崩溃。我意任他治河,当可奏功。”众官齐声赞成,贾鲁却上前固辞。脱脱道:“此事非君不办,明日我当入朝奏闻主上。”说罢,起身回去。众官亦陆续而散。
次日入朝,成遵亦至,有几个参政大臣与成遵交谊密切,暗中关照他道:“丞相已决计用贾友恒治河,公可不必多言。”原来贾鲁,字叫友恒。这几个参政,昨日也与会议,听得脱脱曾言今日入朝奏闻顺帝保荐贾鲁治河,深恐成遵又要出头拦阻,所以密密的关照他,免得触怒脱脱,致招祸患。成遵听了他们的话,却作色言道:“吾头可断,吾议不可更易。承蒙诸君关爱,我心甚为感激!”正在说着,顺帝已经升座,随班朝见。脱脱即奏言,贾鲁才可大用,令其治河,必奏大功。顺帝闻奏,便宣贾鲁。贾鲁奏对称旨,便命退朝候旨。成遵此时,不便多言,只得嘿嘿而退。
过了一日,上谕下来,罢成遵之职,出为河间监运使,升任贾鲁为工部尚书,并充总治河防使,进秩二品,颁赐银章,发大河南北兵民十七万,令归节制,听凭便宜行事。原来脱脱退朝之后,早已将贾鲁的计划秘密的奏知顺帝,并言成遵执拗成性,才具短绌,远不及贾鲁的议论明畅,精擅工程之学。顺帝听了脱脱的密奏,所以有此诏敕。成遵奉了旨意,即将原职交卸,出京就任。
贾鲁受职,对于治河一事,倒也尽心竭力,不敢稍懈。当日离京就道,到了山东,一面征集工役,一面巡视堤防,规划工程,某处派万人修缮,某处派万人增筑,一律主张障塞,不令泛滥。从山东而入河南,由黄陵冈起,南连白茅,直至黄固哈只等口,见有淤塞的地方,便浚之使通,遇有曲折的地方,又导之使直,随地派工,锹锤井施。又自黄陵冈西至杨青村,在北加防,以行塞北河之策,在南开浚,以行开南河之议。共计修治的地段,有二百八十里有奇。这位贾尚书,终日里奔波跋涉,仆仆道途,到了夜间还要估工考绩,阅簿稽财,真个是耐劳耐苦,辛勤异常。朝中虽派了中书右丞玉枢虎儿吐华、知枢密院黑厮前来帮助,以分其劳。无如两人毫不经心,一味袖手旁观,绝不过问。一切事情,都要贾鲁主持。自至正十一年四月内起手动工,七月内疏凿完竣,八月内决水故河,九月内可通舟楫,至十一月内诸堤一齐筑成,黄河已复故道,南汇淮水,东流入海。当即以治河告竣入奏。顺帝大为称赏,一面遣使祭河,一面召贾鲁还朝。贾鲁奉召来京,顺帝亲加慰劳,升授集贤大学士。又因脱脱荐贤有功,赐号答剌罕,其余跟随贾鲁治河的官员,也一一升赏有差。又命翰林学士承旨欧阳玄,制河平碑,称扬脱脱与贾鲁治河的劳绩。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