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元宫十四朝演义
  • 第一回-巧遇合乘龙跨凤 泣孤孀别鹄离鸾
  • 第二回-白光入室天赐麟儿 玉貌如花喜谐鸳侣
  • 第三回-俺巴该中计受非刑 斡难河游猎遇美妇
  • 第四回-劫佳人联成姻眷 发娇嗔追回叛徒
  • 第五回-奔波亡命潜迹水内 倚翠偎红匿迹车中
  • 第六回-一宵温柔订密约 两行清泪送情人
  • 第七回-缔嘉偶良宵成礼 觅娇妻黑夜进兵
  • 第八回-庆生还月圆花好 烹俘虏目惨心伤
  • 第九回-吃寡醋当筵批颊 得天佑临阵反风
  • 第十回-毳帐温柔重寻旧梦 妆台缱绻又得佳人
  • 第十一回-闻娇叹怒歼情敌 释前嫌喜订新盟
  • 第十二回-诈许婚有意背盟 激诸将拼命却敌
  • 第十三回-灭克烈帖木真施威 杀汪罕太阳汗夸口
  • 第十四回-灭乃蛮杀夫取妇 平朔漠即位称尊
  • 第十五回-选美色使臣被拘 擒女酋主将寻欢
  • 第十六回-张盛筵欢飨臣僚 信谗言祸生骨肉
  • 第十七回-舍亲女西夏投诚 献公主金邦乞和
  • 第十八回-困妇翁女夫背义 定储位兄弟相争
  • 第十九回-讨回部威震讹答剌 征西域兵进印度河
  • 第二十回-二回妇挥泪辞故乡 两公主承恩怀妒意
  • 第二十一回-并后匹嫡群女争宠 长枕大被雄主销魂
  • 第二十二回-嘱后事英雄洒泪 遇良缘儿女柔情
  • 第二十三回-遇强暴美人殉节 刺亲王勇士丧身
  • 第二十四回-盗骨报仇克遂心愿 脂香粉阵渎乱宫闱
  • 第二十五回-断玉臂珍重人道 伐金邦继承先志
  • 第二十六回-信巫师拖雷代君 破蔡州完颜亡国
  • 第二十七回-坠城楼美妇殉节 争浮桥勇将捐躯
  • 第二十八回-导荒淫奸佞得志 兴土木黎庶遭殃
  • 第二十九回-筑神坛喇嘛传道 纳回妇净室求仙
  • 第三十回-纵声色太宗逝世 逞威福皇后临朝
  • 第三十一回-定大位亲王主政 立新君宗族生嫌
  • 第三十二回-忽必烈兵征大理 蒙哥汗师侵南宋
  • 第三十三回-三道诏敕建元立极 一代规模开国承家
  • 第三十四回-覆厓山南宋亡国 死柴市丞相尽忠
  • 第三十五回-忠魂不泯名著千秋 琼岛聚宴栏陈百兽
  • 第三十六回-诛谏臣丧心病狂 崇西僧灭天毁圣
  • 第三十七回-详梦兆喜获遗骸 伐陵寝虐及枯骨
  • 第三十八回-幸上都花香玉笑 听轻讴魄荡魂销
  • 第三十九回-讨日本两遭败衄 征占城再挠师徒
  • 第四十回-因忧惧太子逝世 落圈套王妃悬梁
  • 第四十一回-巡辽河铁木耳出师 谋叛变诸王子败绩
  • 第四十二回-绝饮断食烈士死节 披星戴月侠女复仇
  • 第四十三回-抒快美人心权臣伏法 为忧紫微变雄主销魂
  • 第四十四回-五台述西僧太后纵欲 宫闱生异象天子解迷
  • 第四十五回-酒醉心迷陈仓暗渡 香消玉殒红鸾夜逃
  • 第四十六回-拂柳杨花红粉初度 温衾暖帐伶官受恩
  • 第四十七回-膺圣恩矫诏诛奸匿 建佛事僧徒乱禁宫
  • 第四十八回-软语温情禁宫乱国母 娇嗔狞怒膝下慰相知
  • 第四十九回-兴圣宫国母纳新宠 殖边廷周王泄异谋
  • 第五十回-矢志不从节妇刺面 欺心谋害恶奴出首
  • 第五十一回-寝宫私语贱妇逞奇谋 荒郊射猎忠臣得侠士
  • 第五十二回-热闹场中乡女损节 阴云道上贤主被弑
  • 第五十三回-庆生辰朱医开华宴 盼情侣闺阁露相思
  • 第五十四回-慰前情闺中谈佳话 虑后患良臣请除奸
  • 第五十五回-敞琼宴席上传情 贪美色宫中受制
  • 第五十六回-敕贵妃姊妹受皇恩 失神主窃盗兴太庙
  • 第五十七回-传假旨逼嫁孀雌 建斋醮举行大赦
  • 第五十八回-集都堂大臣会议 陈时政平章辞官
  • 第五十九回-当朝进谗帝师行奸 狭路相逢公主受辱
  • 第六十回-结旧臣怀王抱大志 睹美色番僧起淫心
  • 第六十一回-经声法鼓忽亡帝主 带刀夺门议立君王
  • 第六十二回-立幼主奸相弄权 入大都藩王即位
  • 第六十三回-百骑锐卒惊敌寨 一片角声退雄兵
  • 第六十四回-落陷坑驸马中计 入关门诸王被拴
  • 第六十五回-权相奸臣奉宝出降 泣鸾悲凤别州安置
  • 第六十六回-酬功勋宗女厘降 登宝位使臣劝进
  • 第六十七回-进鸩酒故后衔冤 施巫蛊逆臣受首
  • 第六十八回-立储君阴魂附体 避冤孽皇子移居
  • 第六十九回-佯嗔薄怒废后失节 蔑理乱伦藩王迎妃
  • 第七十回-受冥谴文宗崩驾 立嗣君奸相怀疑
  • 第七十一回-称兵犯阙祸延灭族 逼君弑后殃及深宫
  • 第七十二回-停科举谴谪谏官 议徽号尊崇婶母
  • 第七十三回-戮宗王奸臣欺主 逐伯父大义灭亲
  • 第七十四回-千秋遗恨太后归天 万里奉亲贤臣远戍
  • 第七十五回-提旧事片言回圣意 遇新宠半夜沐君恩
  • 第七十六回-贾友恒建议治河 韩山童妖言惑众
  • 第七十七回-进番僧初习演揲儿 选少女秘传双修法
  • 第七十八回-天魔舞锦簇花团 人兽斗血飞肉溅
  • 第七十九回-扫群寇迭克名城 应天象忽亡大帅
  • 第八十回-明太祖奠定中原 元顺帝出奔塞北
  • 第五十五回-敞琼宴席上传情 贪美色宫中受制

    互联网 0
    话说泰定帝即位改元之后,册定巴巴罕皇后,又立皇子阿速吉八为皇太子。册立皇太子那一天,本来是好好的天气,到了宣册的时候,忽然大风雷雨,四面阴霾,朗朗的红日,被云翳遮蔽住了,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京城内的官民,不免因此相顾失色,私下议论,都以为不是佳兆。唯有那泰定帝绝不措意,非但不加修省,还选中了两个美人,作为妃嫔。那两个美人,究是甚等之人,如何能邀泰定帝宠爱,册为妃嫔呢?原来这两个美人本是一对姊妹花。长名必罕,次名速哥答里,都生得婀娜娉婷,如花如玉,令人一见魂销,要算两个尤物。
    两个都是弘吉剌氏,乃是巴巴罕皇后的从堂姊妹,其父名叫买往罕,曾经封为衮王。那必罕自十八岁上,嫁了个丈夫,少年夫妻,倒也甚是恩爱。无如红颜命薄,嫁了过去,不上一载,其夫即以暴病而亡。剩下了必罕孤鸾寡鹄,又在盛年之时,未免临妆嗟叹,对月凄凉,常常的自悲命薄,要想挑选个得意人儿,重行改适,免得辜负了青春年少,如水韶华。无奈身出贵胄,服尚未终,不便即行改适。因此常常的搔首弄姿,招惹些游蜂浪蝶,暗地里遂了心愿。那个速哥答里,年纪虽轻于必罕,今年仅有一十七岁,但是天生尤物,情窦早开,不待其父替她选择夫婿,已是自由恋爱,赏识了家中一个年轻俊仆,私下里鳒鳒鲽鲽,甚是恩爱。其父买住罕,本是个糊涂人物,终日里除了呼卢喝雉,只要一杯在手,便已万事都了,儿女之事哪里还有心情去问那闲帐。况且这一对姊妹花,千伶百俐,能言善辩,有什么私情之事,也遮掩得绝无痕迹,不使父亲知道。即使买住罕在外面听得些不相干的言语,回家之时加以诘问,她们也能指东说西,洗刷得干干净净。买住罕乃是无用之人,也就闭着眼睛,任她们胡闹去了。因此姊妹两人,胆子愈弄愈大,竟至丑声四布,京城里面没有一个知道必罕和速哥答里姊妹两人是肉身布施,来者不拒的了。
    泰定帝在藩邸的时候,早已知道这两位小姨,是实行恋爱主义的大名家。又闻得她们生就的千娇百媚,和古时的西施、王嫱不相上下,因此食指大动,久思一尝异味。无如身在藩邸,不能如愿以偿。现在身登九五,为天下主,自然可以为所欲为,不愁不能遂其平生之愿了。谁料即位之后,偏偏遇着政事繁杂,一日万机,宵旰勤劳,没有空闲工夫了此心愿。况且宫廷里面也有一定的规矩,外戚之亲虽然有入宫朝觐的一条例子,但是不遇着佳时令节和庆贺典礼,也不能轻易出入。所以泰定帝总有瞻仰这两位内姨的意思,恰因没有机会,也就只得暂时忍耐,等到有了机缘,再偿心愿了。恰巧这一次举行册立皇太子的大典,无论中外懿戚,在朝命妇都应入宫朝贺。这必罕和速哥答里乃是两位皇姨,自然要到宫内向皇后行礼致贺了。偏生那皇后巴巴罕一时兴致勃发,趁着诸命妇入宫朝贺,便在昭阳院内大排筵宴,欢然畅饮。正在觥筹交错钗飞钏舞,饮至半酣的时候,忽然近侍前来报道:“圣上驾到。”皇后巴巴罕闻报,忙离了凤座,率领陪宴的诸命妇前去迎接圣驾。
    那些命妇,虽是久膺封诰,每逢岁时令节,也曾入宫朝觐,就是在宫筵宴,也曾经过多次。但是都是陪着皇后妃嫔,互相酬酢,从来没有见过皇帝今天忽然御驾降临,虽然喜见天颜,却不免仓皇失措,欲前且却,很有些不能自主的光景。唯有必罕与速哥答里从容不迫,如若无事,随了皇后起身离筵,迎将出来,俯伏在地,口称:“臣妾等不知圣驾降临,迎接来迟,切望恕罪。”泰定帝这次前来,本因打听得皇后在宫内大排筵宴,和诸命妇欢呼饮酒,料知必罕与速哥答里两位皇姨必然在此。所以在朝中料理了几件政事,匆匆的命驾来至昭阳院,要想趁着这个机会和两位皇姨亲近一番,以遂心愿。御辇方抵昭阳院门前,已见皇后巴巴罕领着一群妇女,如蜂蝶飞舞一般列成两行,俯伏在宫门之前、辇道之旁,高呼迎驾。泰定帝坐在御辇里面,早已留心注视。见追随皇后身后的许多命妇,环肥燕瘦,钗光鬓影,鲜妍异常,比到六宫粉黛已觉耳目一新,心内早就十分高兴。再看到皇后身旁,有两个妙龄女子,随同着俯伏于地,那一种轻盈体态,绰约丰神,令人一见,自尔魂销。泰定帝瞧着这对美人,不禁目眩神移,料知是必罕和速哥答里两位皇姨,连忙定了一定心神,满面含欢的下了御辇,向皇后笑道:“卿今日肆筵设席,以乐嘉宾,朕倒来搅扰你们了。”一面说着,一面扶起了皇后,相偕入内。必罕姊妹同了诸命妇,也一齐起身,跟随泰定帝和皇后同进昭阳院。皇后指着酒筵道:“陛下不嫌剩酒残肴,何妨一同入席,宽用杯呢?”泰定帝本要趁这机会和必罕姊妹亲近一番,听了皇后的话,正合心怀,便含笑点头道:“朕此时觉得酒兴勃发,要和卿等畅谈纵饮,但是众卿不可因有朕在座,便要拘牵礼节,必须略去仪文,方才畅快。”说着,便在上首坐下,吩咐皇后与众命妇各归原位,仍旧饮酒。众人奉了旨意,哪敢有违,便请皇后与泰定帝并肩而坐,各人皆归自己的原位。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