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元宫十四朝演义
  • 第一回-巧遇合乘龙跨凤 泣孤孀别鹄离鸾
  • 第二回-白光入室天赐麟儿 玉貌如花喜谐鸳侣
  • 第三回-俺巴该中计受非刑 斡难河游猎遇美妇
  • 第四回-劫佳人联成姻眷 发娇嗔追回叛徒
  • 第五回-奔波亡命潜迹水内 倚翠偎红匿迹车中
  • 第六回-一宵温柔订密约 两行清泪送情人
  • 第七回-缔嘉偶良宵成礼 觅娇妻黑夜进兵
  • 第八回-庆生还月圆花好 烹俘虏目惨心伤
  • 第九回-吃寡醋当筵批颊 得天佑临阵反风
  • 第十回-毳帐温柔重寻旧梦 妆台缱绻又得佳人
  • 第十一回-闻娇叹怒歼情敌 释前嫌喜订新盟
  • 第十二回-诈许婚有意背盟 激诸将拼命却敌
  • 第十三回-灭克烈帖木真施威 杀汪罕太阳汗夸口
  • 第十四回-灭乃蛮杀夫取妇 平朔漠即位称尊
  • 第十五回-选美色使臣被拘 擒女酋主将寻欢
  • 第十六回-张盛筵欢飨臣僚 信谗言祸生骨肉
  • 第十七回-舍亲女西夏投诚 献公主金邦乞和
  • 第十八回-困妇翁女夫背义 定储位兄弟相争
  • 第十九回-讨回部威震讹答剌 征西域兵进印度河
  • 第二十回-二回妇挥泪辞故乡 两公主承恩怀妒意
  • 第二十一回-并后匹嫡群女争宠 长枕大被雄主销魂
  • 第二十二回-嘱后事英雄洒泪 遇良缘儿女柔情
  • 第二十三回-遇强暴美人殉节 刺亲王勇士丧身
  • 第二十四回-盗骨报仇克遂心愿 脂香粉阵渎乱宫闱
  • 第二十五回-断玉臂珍重人道 伐金邦继承先志
  • 第二十六回-信巫师拖雷代君 破蔡州完颜亡国
  • 第二十七回-坠城楼美妇殉节 争浮桥勇将捐躯
  • 第二十八回-导荒淫奸佞得志 兴土木黎庶遭殃
  • 第二十九回-筑神坛喇嘛传道 纳回妇净室求仙
  • 第三十回-纵声色太宗逝世 逞威福皇后临朝
  • 第三十一回-定大位亲王主政 立新君宗族生嫌
  • 第三十二回-忽必烈兵征大理 蒙哥汗师侵南宋
  • 第三十三回-三道诏敕建元立极 一代规模开国承家
  • 第三十四回-覆厓山南宋亡国 死柴市丞相尽忠
  • 第三十五回-忠魂不泯名著千秋 琼岛聚宴栏陈百兽
  • 第三十六回-诛谏臣丧心病狂 崇西僧灭天毁圣
  • 第三十七回-详梦兆喜获遗骸 伐陵寝虐及枯骨
  • 第三十八回-幸上都花香玉笑 听轻讴魄荡魂销
  • 第三十九回-讨日本两遭败衄 征占城再挠师徒
  • 第四十回-因忧惧太子逝世 落圈套王妃悬梁
  • 第四十一回-巡辽河铁木耳出师 谋叛变诸王子败绩
  • 第四十二回-绝饮断食烈士死节 披星戴月侠女复仇
  • 第四十三回-抒快美人心权臣伏法 为忧紫微变雄主销魂
  • 第四十四回-五台述西僧太后纵欲 宫闱生异象天子解迷
  • 第四十五回-酒醉心迷陈仓暗渡 香消玉殒红鸾夜逃
  • 第四十六回-拂柳杨花红粉初度 温衾暖帐伶官受恩
  • 第四十七回-膺圣恩矫诏诛奸匿 建佛事僧徒乱禁宫
  • 第四十八回-软语温情禁宫乱国母 娇嗔狞怒膝下慰相知
  • 第四十九回-兴圣宫国母纳新宠 殖边廷周王泄异谋
  • 第五十回-矢志不从节妇刺面 欺心谋害恶奴出首
  • 第五十一回-寝宫私语贱妇逞奇谋 荒郊射猎忠臣得侠士
  • 第五十二回-热闹场中乡女损节 阴云道上贤主被弑
  • 第五十三回-庆生辰朱医开华宴 盼情侣闺阁露相思
  • 第五十四回-慰前情闺中谈佳话 虑后患良臣请除奸
  • 第五十五回-敞琼宴席上传情 贪美色宫中受制
  • 第五十六回-敕贵妃姊妹受皇恩 失神主窃盗兴太庙
  • 第五十七回-传假旨逼嫁孀雌 建斋醮举行大赦
  • 第五十八回-集都堂大臣会议 陈时政平章辞官
  • 第五十九回-当朝进谗帝师行奸 狭路相逢公主受辱
  • 第六十回-结旧臣怀王抱大志 睹美色番僧起淫心
  • 第六十一回-经声法鼓忽亡帝主 带刀夺门议立君王
  • 第六十二回-立幼主奸相弄权 入大都藩王即位
  • 第六十三回-百骑锐卒惊敌寨 一片角声退雄兵
  • 第六十四回-落陷坑驸马中计 入关门诸王被拴
  • 第六十五回-权相奸臣奉宝出降 泣鸾悲凤别州安置
  • 第六十六回-酬功勋宗女厘降 登宝位使臣劝进
  • 第六十七回-进鸩酒故后衔冤 施巫蛊逆臣受首
  • 第六十八回-立储君阴魂附体 避冤孽皇子移居
  • 第六十九回-佯嗔薄怒废后失节 蔑理乱伦藩王迎妃
  • 第七十回-受冥谴文宗崩驾 立嗣君奸相怀疑
  • 第七十一回-称兵犯阙祸延灭族 逼君弑后殃及深宫
  • 第七十二回-停科举谴谪谏官 议徽号尊崇婶母
  • 第七十三回-戮宗王奸臣欺主 逐伯父大义灭亲
  • 第七十四回-千秋遗恨太后归天 万里奉亲贤臣远戍
  • 第七十五回-提旧事片言回圣意 遇新宠半夜沐君恩
  • 第七十六回-贾友恒建议治河 韩山童妖言惑众
  • 第七十七回-进番僧初习演揲儿 选少女秘传双修法
  • 第七十八回-天魔舞锦簇花团 人兽斗血飞肉溅
  • 第七十九回-扫群寇迭克名城 应天象忽亡大帅
  • 第八十回-明太祖奠定中原 元顺帝出奔塞北
  • 第八回-庆生还月圆花好 烹俘虏目惨心伤

    互联网 0
    话说帖木真听了札木合、汪罕两人的言语,禁不住拍手赞道:“好计!好计!就是这样行去,我兄弟愿为前锋。”遂即整顿马匹,预备兵刃。到了夜间,帖木真兄弟三人同了博尔杰,当先登山,后面大队人马一齐跟随而进。来至布拉克卡伦,一声吆喝,突然杀入,将帐内所有的人,不论男女,尽行拿去。到了天明,检查俘虏,只不见了脱黑脱阿,连孛儿帖也不见在内。帖木真这一急非同小可,连忙提了俘虏前来询问。有人说道:“脱黑脱阿打听得有兵马在巴儿罕山前驻扎,料知是前来报仇的,连夜赶往歹亦兀孙那里求救去了。”帖木真又问道:“你可知我的妻子孛儿帖在什么地方么?”那人道:“孛儿帖是你的妻子么?前天劫了她来,原为的是替客赤烈都报仇的,只因客赤烈都患病死了,打算与他的兄弟赤勒格儿为妻。”帖木真闻言大惊道:“已经成了亲事么?”那人答道:“还总算好,并没成亲。”帖木真道:“现在这孛儿帖呢?”那人道:“荒乱之际,谅必杂在人丛里逃走去了。”帖木真忙忙的跨上马,自去寻觅。沿路上遇见逃难的妇女,便细心辨认,觅了多时,并没有孛儿帖的踪迹,心内十分焦急!暗中想道:“我找寻了这许多路,还是不见孛儿贴,莫非她已死了?要是真个遭了不幸,我岂不枉费了这番心机么?”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心酸,泪流如雨。正在立马悲伤之际,忽然有个蓬头跣足的妇女,扯住了自己的马缰绳。帖木真问道:“你是何人?因甚扯住了我的马,阻止前进?”那妇女道:“小主人,你难道不认识我么?我便是豁阿臣呢。”帖木真方才知道就是和孛儿帖一同被掳的豁阿臣,连忙问道:“你既在此,孛儿帖如何不见呢?”豁阿臣道:“我们两人本来一同逃走的,忽然被人冲散了。”帖木真急道:“不见孛儿帖,如何是好?”豁阿臣道:“刚才散离,去必不远,想来总在左近,只要留心寻找,自然找得着的。”帖木真遂同了豁阿臣,向前找去,且寻且喊。来至一条河畔,有个妇人,临流哭泣,豁阿臣指着说道:“那个哭泣的人,不是孛儿帖么?”帖木真忙飞马上前,翻身跳下,举目一看,正是自己念念不忘的孛儿帖,便执住了她的手道:“孛儿帖,你受了苦了。”孛儿帖见了自己的丈夫,心下大喜!回想起被掳的苦楚,又不禁泪落不已。帖木真见了,也落下泪来,口内说道:“今已团圆,不必伤心了,快回去罢。”一面说着,牵过马来,将孛儿帖扶上了马,自己与豁阿臣步行相随,回转营帐内。
    此时汪罕和札木合的两路人马,已分头进行,先到斡儿察河去捉歹亦兀孙。不料他已与脱黑脱阿逃走去了,仅将子女、牲畜掳劫一空。进入合刺只地方,合阿台答儿马刺刚才得了信息,要想挈眷逃走,不期两军掩至,束手成擒,所有家属,也都捆绑而行。到了营内,恰巧帖木真找得孛儿帖回来,大愿已遂,即欲班师回去。那别勒古台,忽然顿足号哭起来。帖木真见了,方才记起他的生母也被蔑里吉人掳来,自己因找孛儿帖,竟忘记了。此时见别勒古台大声号哭,方才省悟,连忙安慰别勒古台,重新驻下人马,令别勒古台率领部众,到处找寻。直到晚间,有人报称,东面营房内,有个妇人哭泣,不知可是。别勒古台连忙跑去观看,哪知他从右首入去,他母亲已从左首出外,向人说道:“听说我的儿子前来寻我,我却在此配了歹人,有何面目再见我子?”说罢,走入森林,解带自缢而死。等得别勒古台闻信赶来,早已气绝了。别勒古台抚尸大哭,便在当地掩埋了。因为母亲系蔑里吉人所害,走出林来,遇见蔑里吉人,动手就杀。又追究当初到巴儿罕山掳掠的人,尽行屠戮,连他们的妻女也不放过。当下帖木真与汪罕、札木合商议,将所得的子女、牲畜,器械财物,作为三股匀分。帖木真除得了一份掳得的东西以外,还在空室里得了一个五岁的孩子,名唤曲出。帖木真见他面目齐正,衣履清洁,甚是喜爱!便带了回去,向他说道:“你就做了我的养子罢。”曲出生性聪明,听了这话,立刻拜倒在地,呼帖木真为父,孛儿帖为母,这便是四养子之一,后来勇武绝伦,立下许多战功,为元代开国名将。乃是后话,暂按不提。
    单说帖木真与札木合、汪罕等率部回去,行到忽勒儿答合崖前,札木合见这地方,形势甚好,便向帖木真道:“我与你自幼相伴,互相亲爱,曾记有一次击髀石为戏,我给了你一块狍子髀石,你给了我一个铜子髀石。此事虽隔多年,你我的交情仍应如故。现在这个地方很是幽静,我就在此下营,你把母亲弟妹接了前来一同居住,岂不很好么?”帖木真欣然应诺,便去接了诃额仑等,一同前来。汪罕遂即辞别了札木合、帖木真率军回部。从此,帖木真和札木合同住在忽勒答儿崖前,每日相偕游猎,甚为亲爱。过了一年有余,正当夏季,草木畅茂,浓郁匝合,两人并辔出游,越山过岭,到了最高的一重山岚之上,立定了马,四下观望。札木合举着手中的鞭儿,洋洋得意的说道:“我看这朔漠里面,野兽虽多,可惜没有绝大的貔貅。如果有了一头,怕不把那羊儿羔儿,吃个罄尽么?”帖木真听了,低头不答。到了晚间,回转帐中,把札木合日间说的话,告诉诃额仑道:“他这几句话,不知是何用意,竟令我一时无从回答。”诃额仑尚未开口,孛儿帖已从旁说道:“我闻人言,札木合为人喜新厌故,反复无常,他这两句话,明明把自己比作貔貅,把咱们看同羔羊。咱们同他住了一年有余,莫非已有厌弃之意?若再迁延下去,恐怕没有良好的结果,不如趁着交情未绝的时候,好好的分手,为日后相见之地。”诃额仑点头称是。帖木真遂定了主意与札木合分手,次日便对他说道:“我母亲思念旧居,意欲回去一行,我只得陪了母亲前往。”札木合道:“莫非我待你有不到之处?故欲弃此他往么?”帖木真忙道:“实因我母欲返旧帐,并无它意,你休要疑心。”札木合道:“要去即去,我又安能勉强留你呢?”帖木真应声辞出,遂即同了母妻弟妹,携带辎重,由间道遄返桑沽儿河。行到半路,遇见泰赤乌人。泰赤乌人见帖木真率众而来,疑他暗中来袭,夤夜抛弃营帐,逃走而去,撇下一个小儿,名唤阔阔出。帖木真见他生得眉目疏朗,颇具英气,心中大喜道:“这个孩子,与曲出有些相像,就收作第二个养子罢。”当下便将他交于诃额仑,和曲出一同抚养。回到桑沽儿河故帐里面,略加部署,仍复安居。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