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涉过同一条河

互联网 0
导读:窥着小林妈妈的脸,出于礼貌,在接待时我不能盯着她的脸仔细看,现在总算可以看个够。  我从没见过这么一张奇怪的脸,她并不是因为瞎了一只眼而残疾,而是那张脸上原本就只有一只眼睛,在我们通常称为右眼的地方,只有一个凹坑,上面是完整的与颊相接的皮,没有眉毛,连一条象眼睛的缝都没有。这样看来,小林妈妈的残疾是天生的,是生就的畸形。  后来我感到


  我想是有人伪造了我的履历,并帮我通过了入学考试,但我不介意,我被安排学习生物,这正合我的意,于是,我接受了社会所给予的高等教育。

  毕业的那年,系里的一个教授雨夜上街时被人谋杀了,凶手没被抓住,私底下有人说他一直在从事违法的人类复制买卖,这次是因为复制失败所以被报复。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那时我也刚刚开始从事这个行当。

  我的不良记录使找我入伙的人认为我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冲破伦理法律束缚,虽然人类复制被立法禁止,但法律永远只能约束守法的人。我并不否认拍搭们的看法,对于伦理与道德的问题我并不在意,我只对人的产生感兴趣,所以签订了契约。

  教授被刺使我得到了他所有的资料,也接下了他未完成的订单。那是复制一个母亲,一个有名艺员的母亲。

  我认识那个叫白燕的翘嘴巴艺员,打她还是个黄毛丫头的时候就认识,当年我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上学的时候,总在湖边的那条路上遇见她妈开着三轮车送她上学。她妈是个跛子,拖着一条显而易见因患小儿麻痹而留下的残腿。马路上开残疾人专用三轮车载人赚钱的不少,有真残的也有假残的,她妈看上去也象这一行中的一员,唯一与众不同的是每天载的都是同一个乘客,就是她女儿白燕。

  我上中学时白燕还在上小学,丁点儿的小个子,鼻梁上架个大眼镜,丑得很。她妈可能是为了随时掌握白燕的动静,让人把三轮车改装过,把两个坐椅靠在一起,这样,白燕就只能和她妈背靠背地坐在车上,一刻也逃不过她妈的掌握。每天早上她妈突突地开着小三轮从我旁边超过去,白燕一边往嘴里塞包子馒头一边甩着两只脚,大大咧咧地丝毫不在意旁人眼光。

  看见白燕我容易想起小林,他们在某些地方很相似,都说当父母难,可是堂堂正正的为人子女有时也更需要勇气,我知道他们有我没有的勇气,所以羡慕,但想起小林又容易让我想起那一耳光,所以我亦讨厌他们。

  白燕的经纪人安排我们在蓝爵士酒吧见面,我喜欢那里的环境,没有什么嘈杂的人声,也没有鬼影幢幢跳舞的人群。叛逆期过了后,最近开始喜欢安静。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吧台边吹着Kenny G的《回家》,我陷在白色的沙发里,弹掉烟头上的烟灰,仔细打量自己涂成蓝色的指甲,我喜欢这个颜色,非常喜欢。

  白燕抱着一个小包跟着经纪人走过来,她寒喧了两句便坐进了角落,虽然光线很暗,她还是戴着墨镜,那是因为她现在很出名,走到哪里都容易被她的影迷歌迷纠缠。

  “给我。”我说,向小包伸出手。白燕犹豫着,似乎有些舍不得,于是我说:“要么你现在给我,要么你再抱着它回去。”经纪人拉了白燕一下,她不情愿的把小包递过来。那里面是她妈妈在世上仅剩的一块脑组织,她身体的其他部分已经在一场大火中烧得一干二净。

  “一定要按照原来的样子复制,”经纪人认真地叮嘱,“连跛腿也要一模一样。”

  “要健康的也可以,价钱还可以便宜一点。”我吐一个烟卷,把小包随意的拔拉到身边。

  “不,一定要跛腿,白燕的母亲就应该是跛腿。”经纪人肯定的回答。

  “哦,宣传的需要。”我笑,拿眼睛去瞟白燕。白燕开始嘤嘤地哭:“你知道……妈妈对我很重要,以前,她总是用三轮车拉我上学……”

  我当然知道,知道得很清楚。

  白燕要告别了,她还要赶到下一个片场,一部宣传正猛的偶像剧正在等着。

  “我觉得你很眼熟,是不是以前见过?”她一边用粉饼补装一边问我。

  “没有。”我不冷不热的回答,这个女人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黄毛丫头。

  人都走了,我坐了好一会儿后,挟起小包走出酒吧。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细雨,我将风衣的领子竖起来,等着出租车的到来。

  伞从旁边伸过来挡住了雨,往我身边站过来一个高大的男子。“陪我走一段路好不好?”他问我。我仔细地打量这张脸,下意识地认出他是很久没见的小林。“是小林么?”我问。“是我。”小林回答。“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我说。“关于我的妈妈,我有事求你。”小林说。

  我们并肩沿着马路走下去。

  “你知道,我的妈妈是天生畸形,很多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以前我还为此打过你,对不起。”他说。“那么,你不是为了抱歉专程来找我的吧?”我问。“当然不是,我是希望你能帮她重做一只眼睛。”小林忽然抓着我的肩膀说。他已经长成了个高大的男人,我知道他的力气很大。“你不该找我,应该找医生。”我说。“医生做不到,她那里的构造不行,除非换一个头壳。”小林急切地说。“你疯了。”我淡淡地回答,把烟头捺在他抓我的手上,迫使他松开手,“那种事我也做不到。”“你做得到!”小林狠狠地说,“我知道白燕在找人复制她妈,我是跟踪她来的。你能复制她的妈,就能给我妈换头!”我好奇地打量面前的小林,他急切的样子象是一只陷入绝境准备孤注一掷的野狼。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