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元宫十四朝演义
  • 第一回-巧遇合乘龙跨凤 泣孤孀别鹄离鸾
  • 第二回-白光入室天赐麟儿 玉貌如花喜谐鸳侣
  • 第三回-俺巴该中计受非刑 斡难河游猎遇美妇
  • 第四回-劫佳人联成姻眷 发娇嗔追回叛徒
  • 第五回-奔波亡命潜迹水内 倚翠偎红匿迹车中
  • 第六回-一宵温柔订密约 两行清泪送情人
  • 第七回-缔嘉偶良宵成礼 觅娇妻黑夜进兵
  • 第八回-庆生还月圆花好 烹俘虏目惨心伤
  • 第九回-吃寡醋当筵批颊 得天佑临阵反风
  • 第十回-毳帐温柔重寻旧梦 妆台缱绻又得佳人
  • 第十一回-闻娇叹怒歼情敌 释前嫌喜订新盟
  • 第十二回-诈许婚有意背盟 激诸将拼命却敌
  • 第十三回-灭克烈帖木真施威 杀汪罕太阳汗夸口
  • 第十四回-灭乃蛮杀夫取妇 平朔漠即位称尊
  • 第十五回-选美色使臣被拘 擒女酋主将寻欢
  • 第十六回-张盛筵欢飨臣僚 信谗言祸生骨肉
  • 第十七回-舍亲女西夏投诚 献公主金邦乞和
  • 第十八回-困妇翁女夫背义 定储位兄弟相争
  • 第十九回-讨回部威震讹答剌 征西域兵进印度河
  • 第二十回-二回妇挥泪辞故乡 两公主承恩怀妒意
  • 第二十一回-并后匹嫡群女争宠 长枕大被雄主销魂
  • 第二十二回-嘱后事英雄洒泪 遇良缘儿女柔情
  • 第二十三回-遇强暴美人殉节 刺亲王勇士丧身
  • 第二十四回-盗骨报仇克遂心愿 脂香粉阵渎乱宫闱
  • 第二十五回-断玉臂珍重人道 伐金邦继承先志
  • 第二十六回-信巫师拖雷代君 破蔡州完颜亡国
  • 第二十七回-坠城楼美妇殉节 争浮桥勇将捐躯
  • 第二十八回-导荒淫奸佞得志 兴土木黎庶遭殃
  • 第二十九回-筑神坛喇嘛传道 纳回妇净室求仙
  • 第三十回-纵声色太宗逝世 逞威福皇后临朝
  • 第三十一回-定大位亲王主政 立新君宗族生嫌
  • 第三十二回-忽必烈兵征大理 蒙哥汗师侵南宋
  • 第三十三回-三道诏敕建元立极 一代规模开国承家
  • 第三十四回-覆厓山南宋亡国 死柴市丞相尽忠
  • 第三十五回-忠魂不泯名著千秋 琼岛聚宴栏陈百兽
  • 第三十六回-诛谏臣丧心病狂 崇西僧灭天毁圣
  • 第三十七回-详梦兆喜获遗骸 伐陵寝虐及枯骨
  • 第三十八回-幸上都花香玉笑 听轻讴魄荡魂销
  • 第三十九回-讨日本两遭败衄 征占城再挠师徒
  • 第四十回-因忧惧太子逝世 落圈套王妃悬梁
  • 第四十一回-巡辽河铁木耳出师 谋叛变诸王子败绩
  • 第四十二回-绝饮断食烈士死节 披星戴月侠女复仇
  • 第四十三回-抒快美人心权臣伏法 为忧紫微变雄主销魂
  • 第四十四回-五台述西僧太后纵欲 宫闱生异象天子解迷
  • 第四十五回-酒醉心迷陈仓暗渡 香消玉殒红鸾夜逃
  • 第四十六回-拂柳杨花红粉初度 温衾暖帐伶官受恩
  • 第四十七回-膺圣恩矫诏诛奸匿 建佛事僧徒乱禁宫
  • 第四十八回-软语温情禁宫乱国母 娇嗔狞怒膝下慰相知
  • 第四十九回-兴圣宫国母纳新宠 殖边廷周王泄异谋
  • 第五十回-矢志不从节妇刺面 欺心谋害恶奴出首
  • 第五十一回-寝宫私语贱妇逞奇谋 荒郊射猎忠臣得侠士
  • 第五十二回-热闹场中乡女损节 阴云道上贤主被弑
  • 第五十三回-庆生辰朱医开华宴 盼情侣闺阁露相思
  • 第五十四回-慰前情闺中谈佳话 虑后患良臣请除奸
  • 第五十五回-敞琼宴席上传情 贪美色宫中受制
  • 第五十六回-敕贵妃姊妹受皇恩 失神主窃盗兴太庙
  • 第五十七回-传假旨逼嫁孀雌 建斋醮举行大赦
  • 第五十八回-集都堂大臣会议 陈时政平章辞官
  • 第五十九回-当朝进谗帝师行奸 狭路相逢公主受辱
  • 第六十回-结旧臣怀王抱大志 睹美色番僧起淫心
  • 第六十一回-经声法鼓忽亡帝主 带刀夺门议立君王
  • 第六十二回-立幼主奸相弄权 入大都藩王即位
  • 第六十三回-百骑锐卒惊敌寨 一片角声退雄兵
  • 第六十四回-落陷坑驸马中计 入关门诸王被拴
  • 第六十五回-权相奸臣奉宝出降 泣鸾悲凤别州安置
  • 第六十六回-酬功勋宗女厘降 登宝位使臣劝进
  • 第六十七回-进鸩酒故后衔冤 施巫蛊逆臣受首
  • 第六十八回-立储君阴魂附体 避冤孽皇子移居
  • 第六十九回-佯嗔薄怒废后失节 蔑理乱伦藩王迎妃
  • 第七十回-受冥谴文宗崩驾 立嗣君奸相怀疑
  • 第七十一回-称兵犯阙祸延灭族 逼君弑后殃及深宫
  • 第七十二回-停科举谴谪谏官 议徽号尊崇婶母
  • 第七十三回-戮宗王奸臣欺主 逐伯父大义灭亲
  • 第七十四回-千秋遗恨太后归天 万里奉亲贤臣远戍
  • 第七十五回-提旧事片言回圣意 遇新宠半夜沐君恩
  • 第七十六回-贾友恒建议治河 韩山童妖言惑众
  • 第七十七回-进番僧初习演揲儿 选少女秘传双修法
  • 第七十八回-天魔舞锦簇花团 人兽斗血飞肉溅
  • 第七十九回-扫群寇迭克名城 应天象忽亡大帅
  • 第八十回-明太祖奠定中原 元顺帝出奔塞北
  • 第七回-缔嘉偶良宵成礼 觅娇妻黑夜进兵

    互联网 0
    话说诃额仑正同儿女们在家中悬念帖木真去了多日,不见回来,恐怕他凶多吉少,忽听得远远的一阵马蹄声,向着自己的营帐而来,别勒古台疑有变故,突然立起身来,飞奔出外。诃额仑也道是泰赤乌人又来寻仇,急得面目失色,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谁知别勒古台重又奔进帐来,拍着掌跳跃说道:“哥哥回来了,马也追回来了,并不是仇人前来寻衅。”诃额仑听了,这颗心才得放下,携了合撒儿等一同出来。见帖木真正将驱马向马圈内去,一匹也没有短少,心内自是欢喜!从此帖木真奉着母亲,携了弟妹,在桑沽儿河安居了几年。
    诃额仑因帖木真年纪已长,想起也速该在日,曾替他订定德薛禅的女儿孛儿帖为妻。这几年来,因为也速该亡故,泰赤乌人与自己为仇,弄得家事颠连,日在惊涛骇浪之中,不遑宁处,也提不到完娶的事情。现在休养生息了几年,没有出什么变故,家境渐觉充裕,帖木真年纪又已长成,自然要料理他的婚姻大事了,便对帖木真说道:“你定的德薛禅家的姻事,这几年音信不通,现在彼此长大,应该毕姻,你可去找寻德薛禅亲家,和他商议,择吉成礼,也可了结一桩大事。”帖木真奉了母命,便要去找寻德薛禅。别勒古台起身说道:“哥哥一人前去,路上恐怕遇见仇家,我愿相伴同行,以便沿途照应。”诃额仑喜道:“有你同去,我便放心了。”帖木真遂同了别勒古台,各人骑了一匹马,带了行粮,沿着克噜涟河前去寻找。一路之上,山水清幽,树木畅茂,风景甚佳。两人心中有事,也无暇去游览观玩,走了数日,到得德薛禅家里。
    德薛禅迎着了女婿,十分欣喜道:“我听说你父死后,泰赤乌人与你为仇,我心中不胜忧急!仰赖上苍默佑,没有什么祸患,今日得以相聚,真是大幸了。”一面说着,一面又和别勒古台叙了寒温,吩咐设筵款待。席间又细细的盘问和泰赤乌人结仇的始末。帖木真将历受艰苦的情形,一一告知。德薛禅嗟叹了一会道:“从来说的,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弟兄从此脱去否运,同心戮力,共创事业,将来的后福,正未可量呢。”帖木真乘势把奉母命前来找寻,欲要成婚的意思婉转说明。德薛禅道:“男大须婚,女大须嫁,乃是常理。你今日到来,便是好日子,尽可成婚,何必再选什么吉期,耽延时间呢?”当下便唤自己的妻子出来相见。帖木真兄弟连忙出席行礼。德薛禅的妻子名坛搠,受过了礼,携着帖木真的手说道:“好几年不见,已经长成得很是英发了。”又指着别勒古台问是何人。帖木真说是异母兄弟。坛搠连连称赞道:“也是个少年英雄,正可做你的帮手哩。”两人拱手称谢!席散之后,当夜就料理帖木真成亲之事。孛儿帖打扮一新,盈盈登堂与帖木真交拜成亲。又向德薛禅夫妇行过了礼,送入后帐。帖木真细看孛儿帖时,圆姿替月,润脸羞花,很有一种堂皇富丽的气象。孛儿帖看帖木真时,见他燕颔虎额,身材雄壮,英俊异常。两人心中很是满意,遂即解带宽衣,拥入帏中,互相缱绻,不必细表。过了三朝,帖木真原恐母亲在家盼望,便与德薛禅商议,意欲携妇回去。德薛禅道:“你思亲欲归,我也不便强留,况我女既为你妇,也应归去谒见姑嫜。我于明天亲自送你们去就是了。”帖木真道:“一路之上,有别勒古台陪伴同行,并不寂寞,不敢劳动你老人家。”坛搠道:“不是这样说,我夫妻只有这个女儿,如今要远别了,怎么不要送她一程?就是我也预备送女前去,乘便和亲家母相见,以后可以时常往来,探望我女。”帖木真见二老决意要去,不便阻挡,只得唯唯应命。
    到了次日,备了车马,一齐动身,到了克噜涟河。距离帖木真家不远,德薛禅便折行而回。坛搠直送女儿到家,与诃额仑相见,自有一番周旋,且命女儿行谒姑礼。诃额仑见孛儿帖戴了高帽,穿着红衣,亭亭玉立,楚楚风神,心内甚为欢喜!那孛儿帖遵照着蒙古俗礼,手中拿了羊尾油,对着灶叩过三个头,便将油入灶燃着,名为祭灶祭灶已毕,然后拜见姑嫜,行一跪一叩礼,待诃额仑受了半礼,方与合撒儿等平礼相见,各送一衣为贽。另有一件黑貂鼠袄,献于诃额仑。行礼以后,诃额仑设筵款待坛搠和新妇。热闹了几日,坛搠方才告辞回去。
    帖木真内有孛儿帖佐理,外有别勒古台、合撒儿同心辅助,家业蒸蒸日上,从桑古儿河起,直到克噜涟河,都结了营帐,归他统辖。帖木真想起自己要扩基业,必须联络各处部落,互通声气,彼此扶助,方不致孤立无援,便去与诃额仑商议道:“当初克烈部为邻部所侵,我父曾帮助他恢复旧土。克烈部的部长汪罕,与我父最为契合。我目下想去联合他作为外援,只是没有什么珍贵之物,作为进见之礼。”诃额仑道:“你现在基本未固,联络外援,乃是最要紧的事情。若要进见之礼,孛儿帖初来的时候,献给我一件黑貂鼠袄儿,乃是很贵重的物品,我又不舍得穿,摆在那里,白糟塌了,你可拿去,献于汪罕,作为进见之礼罢。”帖木真便依了诃额仑的话,拿了黑貂鼠袄,携着别勒古台,同去谒见汪罕,献上黑貂鼠袄道:“伯父与我父亲交谊深厚,不啻异姓兄弟,我见了伯父,就如自己的伯叔一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孝敬,只有这件黑貂鼠袄儿,乃是我新娶的妻子,见翁姑的贽仪,特地转送与伯父,以作纪念。”汪罕大喜!收了袄儿,询问他兄弟的近状。帖木真将情形述了一遍。汪罕道:“你父死后,我常记念着你弟兄们。现在你已经散了的百姓,我当替你收拢来;已经离去的人心,我当替你挽回来。你可去告诉你母亲,不用担着忧虑,我总竭力帮扶你的。”帖木真忙叩头称谢!在汪罕处盘恒数日,临行时,汪罕也送他弟兄的赆仪。回转家中,将汪罕款待的情形,并允许帮忙的话,告知诃额仑。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