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唐天子班师回朝 张土贵欺君正罪-薛仁贵东征第三十九回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驾退回宫。珠帘高卷,群臣散班。天子回宫,有长孙娘娘按驾进入宫中,设宴献酒。  朝廷将东辽之事,细说一遍,皇后也知薛仁贵功劳不小,我且慢表。再讲众爵主回家,母子相见,也有一番言语;老公爷回府,夫妻相会,说话情长;八位总兵自有总府衙署安歇。薛仁贵元帅自有客寓公馆,家将跟随伏事。当夜将将欢心,单有马、段、殷、刘、王五姓公爷,五府夫人,苦恨不已,悲伤哭泣。但见随驾而去,不
  诗曰:
  圣驾回銮万事欢,京城祥瑞众朝观。
  万年海国军威震,全仗元戎智勇兼。
  那征东将士个个受朝廷恩典,多是欢心。犒赏已毕,元帅传令散队回家。
  于今枪刀归库,马散山林,众军各散回返家乡故土,真个夫妻再聚,子母重圆,安享快乐,太平食粮,不必细表。
  再表贞观天子临朝,那日正当天气晴和,只见: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两班文武上朝,山呼已毕,传旨分立两班,有大元帅薛仁贵同诸将上朝,当金銮殿卸甲,换了朝王公服,盔甲自有官员执掌。朝廷命光禄寺大排筵宴,钦赐功臣。朝廷坐一席九龙御宴,左有老公爷们等坐席,有有众爵主饮酒,欢乐畅饮,直至三更,酒散抽身,谢恩已毕,散了筵席,龙袍一转,驾退回宫。珠帘高卷,群臣散班。天子回宫,有长孙娘娘按驾进入宫中,设宴献酒。
  朝廷将东辽之事,细说一遍,皇后也知薛仁贵功劳不小,我且慢表。再讲众爵主回家,母子相见,也有一番言语;老公爷回府,夫妻相会,说话情长;八位总兵自有总府衙署安歇。薛仁贵元帅自有客寓公馆,家将跟随伏事。当夜将将欢心,单有马、段、殷、刘、王五姓公爷,五府夫人,苦恨不已,悲伤哭泣。但见随驾而去,不见随驾而回。这话不过交待个清楚。一到了次日清晨,朝廷登位,文武朝过,降旨下来,所有阵亡公爷、总兵们,在教场设坛追荐,拜七日七夜经忏。天子传旨,满城中军民人等,俱要戒酒除荤,料理许多国事,足足忙了十余日。
  不想这日天子驾坐金銮,文东武西,朝廷降下旨意,往天牢取叛贼张环父子对证。早有侍卫武士口称领旨前去,顷刻,下天牢取出张环父子女婿六人,上殿俯伏阶前。天子望下一看,但见他父子披枷带锁,赤足蓬头,龌龊不过。左有军师徐茂功,分付去了枷锁,右有尉迟恭,即将功劳簿揭开。薛仁贵连忙俯伏金阶。朝廷喝问道:“张士贵,朕封你三十六路都总管,七十二路总先锋,父子翁婿多受王封,荫子封妻,享人间富贵,也不为亏负了你。你不思以报国恩,反生恶计,欺朕逆旨,将应梦贤臣埋没营中,竟把何宗宪搪塞,迷惑朕心,冒他功劳。幸亏天意,使寡人君臣得会,今平静东辽,奏凯回朝,薛仁贵现今在此,你还有何辨?”士贵泣泪道:“陛下在上,此事实情冤枉,望我王龙心详察。臣当年征鸡冠刘武周之时,不过是七品知县出身,叨蒙皇爷隆宠,得受先锋之职,臣受国恩,杀身难报,敢起欺心灭王之心?若讲前番月字号内火头军,实叫薛礼,并无手段,又不会使枪弄棍,开兵打仗,何为应梦贤臣?所以不来奏明。况且破关得寨,一应功劳,皆臣婿宗宪所立。今仁贵当面在此,却叫臣一面不会,从未有认得,怎陷臣藏匿贤臣,功劳冒称己有,反加逆旨之罪?臣死不足惜,实情冤屈,怎得在九泉瞑目。”薛仁贵闻言大怒,说:“好个刁巧奸臣,我与你说为火头军之事,料然争论你不过,你既言宗宪功劳甚多,你且讲来,那几功自你们女婿得的?”
  张士贵心中一想说:“陛下在上,第一功就是天盖山活擒董逵,第二乃山东探地穴有功,第三是四海龙神免朝,第四是献瞒天过海之计。”却忘了龙门阵,做《平辽论》二功。竟说到第五箭射番营,戴笠蓬鞭打独角金晴兽,第六功飞身直上东海岸,又忘记了得金沙滩,智取思乡岭二功。竟说到三箭定天山箭中凤凰城,凤凰山救驾之事,尽行失落,不说起了。明欺尉迟恭上的功簿不写字迹,只打条杠子为记色的。讲到枪挑安殿宝,夺取独木关,正说得高兴,就记得不清,竟住了口。谁知仁贵心中到记得清楚明白,一事不差。便说:“张环,这几功就算是你女婿何宗宪得的么?”张环道:“自然,多是我们的功劳。”仁贵笑道:“亏你羞也不羞,分明替我说了这几功。你女婿虽在东辽,还是戟尖上挑着一兵一卒,还是亲手擒捉了一将一骑,从无毫末之力,却冒我如许之大功,今日肉面对肉面在此,还不直说,却在驾前强辨。我薛仁贵功劳也多,你那里一时记得清楚?你可记得在登州海滩上,你还传我摆龙门大阵,又叫我做《平辽论》,东海岸既得了金沙滩、思乡岭,难道飞过去,不得功劳的么。还有冒救尉迟千岁,夺囚车,还有凤凰山救驾,割袍幅,可是有的么。为什么落了这几桩功劳,不说出来?”张环还未开口,尉迟恭大怒,叫道:“呵唷,张环的奸贼,你欺我功劳簿上不写字,却瞒过了许多功劳,欺负天子罪之一也。”茂功亦奏道:“陛下,这张士贵狼心狗肺,将驸马薛万彻打箭身亡,无辜死在他手,又烧化白骨,巧言诳奏君王,罪之二也。”朝廷听言,龙颜大怒。说:“原来有这等事!我王儿无辜,惨伤奸贼之手。你又私开战船,背反寡人,欲害寡人的殿下,思想篡位长安。幸有薛仁兄能干,将你擒入天牢,如今明正大罪,再无强辨。十恶大罪,不过如是而已。”降旨锦衣武士,将士贵父子绑出午门,踹为肉酱,前来缴旨。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