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仁贵病挑安殿宝 尉迟恭怒打张士贵

互联网 0
导读:殿宝有多大本事,八人多战他不过,使我火头军之名,一旦被他丧尽了,我那里听得过!带我的盔囊甲包过来,待我去杀这金脸的番狗!”那十个徒弟上前道:“这个使不得,你有病在床,保重尚且不妙,怎去与他开兵,不要说这没正经的话。方才周老师临去,嘱咐我们要小心服侍,怎么反要出去战阵,分明自送残生。不要说别的,就是冒了风,也有几日难过。”仁贵道:“你等晓得什么来,我一
  诗曰:
  八将英雄虽说能,未如殿宝独称尊。
  若无仁贵天星将,独木关前尽丧魂。
  那两边战鼓敲得如雷霆相似,炮响连天。独木关前沸反淫天,忽惊动前营月字号内病人薛仁贵。他有大病在床,最喜清静,可以朦胧打睡。不想外面开兵,喊杀大震。一个薛仁贵那里睡得起,忙问徒弟们:“外面那个开兵?如何杀了半日不定输赢,只管鼓炮喧声,害我再睡不着。”徒弟回道:“营外众师父在那里开兵,不道关内出来一将,名唤金脸安殿宝,其人骁勇异常,善用两柄大银锤,因此八位师父围住战他,不分胜败,所以有此战鼓不绝。”
  仁贵听言大怒,说道:“有这等事,我到东辽地方,从不败于番将之手,多是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今一病在床,想安殿宝有多大本事,八人多战他不过,使我火头军之名,一旦被他丧尽了,我那里听得过!带我的盔囊甲包过来,待我去杀这金脸的番狗!”那十个徒弟上前道:“这个使不得,你有病在床,保重尚且不妙,怎去与他开兵,不要说这没正经的话。方才周老师临去,嘱咐我们要小心服侍,怎么反要出去战阵,分明自送残生。不要说别的,就是冒了风,也有几日难过。”仁贵道:“你等晓得什么来,我一生豪气,忿忿在心,今虽有病,那里容得外面这番奴如此称威耀武,八个兄弟没干,自当我去开兵。”说完,坐起身来,穿好衫裤说:“快拿盔甲与我穿好,带马抬戟,我好出阵。”那些小卒们多说道:“薛老师,这是断断使不得,要开兵待病势好了,然后开兵。”仁贵怒道:“多讲!快去拿来。”小卒无奈,只得带马的带马,取盔甲的取盔甲。薛仁贵说要妆束起来,拿一顶烂银盔戴在头上,犹如泰山的重。说:“这顶盔不象我的。”徒弟道:“正是老师的”仁贵说:“为什么沉重的狠?”徒弟说:“这个自然。老师虽是那豪杰气性犹在,然而形容意景,恍惚不过,身十分瘦怯,力气萧然,自然带这顶银盔是沉重的了。”仁贵又把银条甲披在身上,慢腾腾跨上了马,接过方天戟来,犹如千斤模样,再也拿不起来。未曾出戟,心中混乱,头圆滚滚,曲了腰,双手拿定戟杆,楞在判官头上,戟尖朝上。遂叫徒弟加鞭,手下答应:“是。”把马牵出营盘,加上三鞭,这骑马不管好歹,后足一蹬,四蹄发开,豁喇喇竟冲上前来。惊动了虚空九天玄女娘娘,见仁贵带病出马,遂传法旨,叫左首青衣小童仗剑,去帮薛礼取胜安殿宝。小童领旨,暗中保护不必表他。
  再讲张士贵,见薛礼在马上腰驼背曲,带病出马,又惊又喜,说:“薛礼,你是恍惚之人,须要小心,不可造次。”仁贵也不听见,望看时,但见围在一团,枪刀耀目。大叫:“众兄弟快些退下来,待为兄取他性命。”阵上八个火头军,大家杀得眼目昏花,汗流脊背,把不能够有人来替。他忽闻大哥出马,心中欢喜。大家探下兵刃,多转营前来,忘记了仁贵病体,只有他独自向前。那晓安殿宝见八人退去,又说大哥上来,明知有名薛蛮子,抬头看他穿白用戟,一定无疑。就扣住了马,把两柄银锤凤翅分开,一个朝上,一柄向下,看他冲来,必须住马与我打话。
  那晓仁贵病颠之中,身不由主,那里还把丝缰去扣,凭他冲到敌将马前。
  这叫天然凑巧,玄女保护童子,拿他戟尖刺入番将咽喉。这安殿宝不防备的,要架也来不及,喊得一声:“阿呀!”人已穿在戟尖上了。他原不曾扣马,又无力挑掉此人,由他直枪吊桥。后面八个火头军喜之不胜,连马把枪刀一起,催马来夺关头。那些番兵进得关来,薛仁贵也到了关内。那时枪刀剑戟,直杀过来。仁贵着了忙,用尽膂力,把个安殿宝挑在旁首,抡戟就刺,好似无病一般。杀得番将死的死,逃的逃,后边八人冲进关来,四下一迫,杀入帅府,救出张志龙、何宗宪,查明粮草,关上改换旗号。张环领进人马放炮安营,犒赏了九个火头军,已取了独木关。此回书叫薛仁贵病挑安殿宝,张士贵又要冒功了。
  单讲到汗马城,朝廷闻报了独木关,命大元帅尉迟恭传令大小人马,发炮抬营,离了汗马城,一路往独木关进发。先锋张环远远相迎,进了关门,发炮三声,齐齐打下营盘。张士贵进到御营,俯伏尘埃道:“陛下龙驾在上,臣狗婿何宗宪,路上辛苦得其大病,前日又病挑安殿宝,已取独木关,略立微功。”朝廷大喜说:“汝婿有病,取胜番将,功劳非小,待元帅上了功劳簿。”张环道:“多谢元帅爷。”尉迟恭又道:“张先锋,本帅看你到是个能人。”张环道:“不敢,何蒙元帅爷谬赏。”尉迟恭又说:“本帅营中有件古董,人人不识,想你必然识得。”张环道:“小将只怕未必识得。”尉迟恭道:“又来谦让了,你且随我到帅营来。”张士贵只得随了元帅,进往帅营去。朝廷问徐先生:“尉迟元帅说有古董,未知是什么古董与张环看?”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