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黑人

互联网 0
导读:美国黑人是在违反其意志的情况下强行被带到美国来的唯一种族。他们来自一个比欧洲还要大的幅员辽阔的大陆,他们当初曾操着多种不同的语言,代表着多种不同的文化。在长达两个多世纪的受奴役过程中,他们许多固有的祖先语言和文化都消失了,他们身上的基因差别也融混到了一起(并掺进了相当大成分的白人基因),从而形成了美国黑人——一个属于新世界文化和人种的产物,而不是任何非洲既定民族或文化的直系后裔。
目录
非洲
奴隶制在美国
地区差别
时间带来的变化
奴隶制度的遗产
从解放到受歧视
领袖人物
大迁徒
西印度群岛人
在美国的西印度群岛人
今天的美国黑人


加勒比海地区发生的黑人起义及黑奴屠杀白人的事件,在 18世纪末的美国南方各地,普遍引起了惊恐。关于美国奴隶在图谋举行类似起义的各种谣传,不时地

使这种惊恐情绪升温。1831年由塔特·特纳领导的黑人起义真的在弗吉尼亚州爆发了,起义者在被镇压下去之前杀死了 60个白人。在政治战线上,北方在 1830年代掀起了强大的废奴主义运动,进一步使南方感到四面楚歌。而所有这一切事态的发展,强化了南方的地区主义。在外线,南北对峙的局面表现在相互进行政治上的恶毒攻击,并在堪萨斯这样一些尚未建州的领土上到处诉诸暴力 (堪萨斯当时被称为"流血的堪萨斯"),在这里南方人和北方定居者斗得你死我活,以争夺决定该领地究竟将以一个蓄奴州还是禁奴州加入联邦的控制权。在内部,南方强化了"黑人法规",即既制约黑奴行为又制约自由黑人的行为的那些法律。南方并对鼓吹废奴的书刊——甚至对联邦邮件——实行检查,并千方百计使那些反对奴隶制的人,甚至是对奴隶制存有疑问的人,在南方无法立足。这些压制措施到头来使得持有不同观点的人迁离南方。这些人离开之后,南方就只剩下清一色主张蓄奴并根本容不得不同意见的那批人了。

奴隶制度的遗产


在受奴役的两个多世纪里,非洲人当中原先在基因、语言,及文化等方面所呈现出的众多差异,都已消失殆尽。但是,黑人民众又在美国新的环境里,依据其身处奴隶状态下所从事的不同职业,依据其家庭上升到自由地位的时间差异,并依据其身上所含白人血液比例的多寡,而在内部又形成了差别。

奴隶所从事的工作是大为不同的,"家仆"或曰"家奴",比那些 "在田间劳作的奴隶 "有更多的机会去领略美国的文化,(包括在罕见的情况下得以识字)及价值观念。城市里的奴隶——大多是家仆——接触面就更为广泛了,大大超出了奴隶主家庭的范围。约有 30%的城市奴隶以雇员的身份就业,将且将其收入所得的一部分付给自己的主人,但常常住在别处自己租来的房子里,其他方面的生活起居与普通自由人士并无多大差别。甚至在大多数奴隶栖身的农场和棉花种植园里,本人也是奴隶的奴隶监工头、从事技术行当的奴隶以及其他与众不同的分子,也形成了自己的特权和自豪感。

最后,还有那些 "自由的有色人"——这些人在 1860年为数几近 50万,他们逃脱了那 500万受奴役黑人的命运。第一批"自由的有色人"乃是 1619年从非洲被贩卖到弗吉尼亚而在原来的卖身契约期满后获得自由的黑人。但是就在永久性的奴隶制在北美各殖民地被确立起来之后,仍有个别奴隶通过这种或那种手段获得了自由身份。在 1790年,"自由的有色人"大约有 6万之众。由于美国革命对意识形态的影响,北方许多州废除了奴隶制,不少人士 (及整个教友派社区)也解放了其所属的奴隶。到 1830年,"自由的有色人"在数量上增加到了 30万。下述两个事实或许还可以表明黑人获得自由的另外一个原因:第一,"自由的有色人"有 37%是黑白混血儿,而相比之下,他们只占奴隶的 8%;第二,在自由的黑人当申,妇女人数的比例总是偏高——整个西半球普遍存在这种现象。某些奴隶之所以获得自由,纯粹由于他们是奴隶主的子女及其母亲。这种血缘关系在拉丁美洲公开被承认,而在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国度里却不被承认。

多数"自由的有色人",其活动都在经济上、政治上和法律上受到限制。他们通常是贫困而又无技术的工人,在南方大部分地区及北方不少地区他们缺乏基本的人

权,在受到白人的欺诈或被白人施以暴力时,也很少或根本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在文化上适应美国社会的时间毕竟要比奴隶要早好多年——甚至好几代人。在 1850年,大多数"自由的有色人"能读书写字,而奴隶达到这个水平的却占其总数的 1-2所。只是到了 1900年,整个黑人民众的识字率才上升到"自由的有色人"在 19世纪中叶达到的这个水平。只是到了 1940年,整个黑人民众的城市化水平才赶上"自由的有色人"在 1850年所达到的水平。总而言之,在适应美国社会方面,"自由的有色人"的起跑点要比其他黑人民众有利多了。

这种有利的起跑点具有深长久远的影响。"自由的有色人"的子孙后代,直到本世纪,在各个领域里向来都是黑人领导层当中的佼佼者。他们是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的创建人、支持者和早期领导人。 W.E.B·杜波伊斯、托马斯·福群以及查理斯·瓦得尔·切斯纳特等人都是 "自由的有色人"的后裔,瑟古得·马歇尔则是这些人当中的后起之秀。同样,在本世纪中叶,获得博士学位的黑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从事专业工作的黑人,其大多数显然也是"自由的有色人"的后代。"自由的有色人"及其后代创建并管理第一所最负盛名的黑人公立中学,即设在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的登巴中学。该校培养出美国第一位黑人将军,第一位联邦法官,第一位黑人内阁成员,血浆的发现者,第一位民选的参议员,第一位受聘于名牌大学的黑人教授,以及其他许多领域里的一长串"第一"。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