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历史云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龙图公案
  • 第一回-阿弥陀佛讲和
  • 第二回-观音菩萨托梦
  • 第三回-嚼舌吐血
  • 第四回-咬舌扣喉
  • 第五回-锁匙
  • 第六回-包袱
  • 第七回-葛叶飘来
  • 第八回-招帖收去
  • 第九回-夹底船
  • 第十回-接迹渡
  • 第十一回-黄菜叶
  • 第十二回-石狮子
  • 第十三回-偷鞋
  • 第十四回-烘衣
  • 第十五回-龟入废井
  • 第十六回-鸟唤孤客
  • 第十七回-临江亭
  • 第十八回-白塔巷
  • 第十九回-血衫叫街
  • 第二十回-青靛记谷
  • 第二十一回-裁缝选官
  • 第二十二回-厨子做酒
  • 第二十三回-杀假僧
  • 第二十四回-卖皂靴
  • 第二十五回-忠节隐匿
  • 第二十六回-巧拙颠倒
  • 第二十七回-试假反试真
  • 第二十八回-死酒实死色
  • 第二十九回-毡套客
  • 第三十回-阴沟贼
  • 第三十一回-三宝殿
  • 第三十二回-二阴
  • 第三十三回-乳臭不
  • 第三十四回-妓饰无异
  • 第三十五回-辽东军
  • 第三十六回-岳州屠
  • 第三十七回-久鳏
  • 第三十八回-绝嗣
  • 第三十九回-耳畔有声
  • 第四十回-手牵二子
  • 第四十一回-窗外黑猿
  • 第四十二回-港口渔翁
  • 第四十三回-红衣妇
  • 第四十四回-乌盆子
  • 第四十五回-牙簪插地
  • 第四十六回-绣履埋泥
  • 第四十七回-虫蛀叶
  • 第四十八回-哑子棒
  • 第四十九回-割牛舌
  • 第五十回-骗马
  • 第五十一回-金鲤
  • 第五十二回-玉面猫
  • 第五十三回-移椅倚桐同玩月
  • 第五十四回-龙骑龙背试梅花
  • 第五十五回-夺伞破伞
  • 第五十六回-瞒刀还刀
  • 第五十七回-红牙球
  • 第五十八回-废花园
  • 第五十九回-恶师误徒
  • 第六十回-兽公私媳
  • 第六十一回-狮儿巷
  • 第六十二回-桑林镇
  • 第六十三回-斗粟三升米
  • 第六十四回-聿姓走东边
  • 第六十五回-地窨
  • 第六十六回-龙窟
  • 第六十七回-善恶罔报
  • 第六十八回-寿夭不均
  • 第六十九回-三娘子
  • 第七十回-贼总甲
  • 第七十一回-江岸黑龙
  • 第七十二回-牌下土地
  • 第七十三回-木印
  • 第七十四回-石碑
  • 第七十五回-屈杀英才
  • 第七十六回-侵冒大功
  • 第七十七回-扯画轴
  • 第七十八回-审遗嘱
  • 第七十九回-箕帚带入
  • 第八十回-房门谁开
  • 第八十一回-兔戴帽
  • 第八十二回-鹿随獐
  • 第八十三回-遗帕
  • 第八十四回-借衣
  • 第八十五回-壁隙窥光
  • 第八十六回-桷上得穴
  • 第八十七回-黑痣
  • 第八十八回-青粪
  • 第八十九回-和尚皱眉
  • 第九十回-西瓜开花
  • 第九十一回-铜钱插壁
  • 第九十二回-蜘蛛食卷
  • 第九十三回-尸数椽
  • 第九十四回-鬼推磨
  • 第九十五回-栽赃
  • 第九十六回-扮戏
  • 第九十七回-瓦器灯盏
  • 第九十八回-床被什物
  • 第九十九回-玉枢经
  • 第一百回-三官经
  • 第八十一回-兔戴帽

    互联网 0
    话说武昌府江夏县民郑日新,与表弟马泰自幼相善,新常往孝感贩布,后泰与同往一次,甚是获利。次年正月二十日,各带纹银二百余两,辞家而去,三日到阳逻驿。新道:"你我同往孝感城中,一时难收多货,恐误日久。莫若二人分行,你往新里,我去城中何如?"泰道:"此言正合我意。"入店买酒,李昭乃相熟店主,见二人来,慌忙迎接,即摆酒来款待,劝道:"新年酒多饮几杯,一年一次。"二人皆醉,力辞方止,取银还昭,昭亦再三推让,勉强收下。三人揖别,新往城中去讫。临别嘱泰道:"随数收得布匹,陆续发夫挑入城来。"泰应诺别去。行不五里,酒醉脚软,坐定暂息,不觉睡倒。正是:醉梦不知天早晚,起来但见日沉西。忙趱路行五里,地名叫做南脊,前无村,后无店,心中慌张。偶在高岗遇吴玉者,素惯谋财,以牧牛为名,泰偶遇之。玉道:"客官,天将晚矣,尚不歇宿?近来此地不比旧时,前去十里,孤野山冈,恐有小人。"泰心已慌,又被吴玉以三言四语说得越不敢行,乃问玉道:"你家住何地?"玉道:"前面源口就是。"泰道:"既然不远,敢借府上歇宿一宵,明日早行,即当厚谢。"玉佯辞道:"我家又非客店酒馆,安肯留人歇宿?我家床铺不便,凭你前行亦好,后转亦好,我家决住不得。"泰道:"我知宅上非客店,但念我出外辛苦,亦是阴陟。"再三恳求。玉佯转道:"我见你是忠厚的人,既如此说,我收了牛与你同回。"二人回至家中,玉谓妻龚氏道:"今日有一客官。因夜来我家借宿,可备酒来吃。"母与龚氏久恶玉干此事,见泰来甚是不悦,泰不知,以为怒己,乃缓词慰道:"小娘休恼,我自当厚谢。"龚氏睨视以目一丢,泰竟不知其故。俄而玉妻出,乃召入泰来,其妻只得摆设厚席,玉再三劝饮,泰先酒才醒,又不能却玉之情,连饮数杯甚醉。玉又以大杯强劝二瓯,泰不知杯中下有蒙药在内,饮后昏昏不知人事,玉送入屋后小房安歇。候更深人静,将泰背至左旁源口,又将泰本身衣服裹一大石背起,推入荫塘,而泰之财宝尽得之矣。其所害者非止一人,所为非止一次也。
    日新到孝感二、三日,货已收二分,并未见泰发货至。又等过十日,日新自往新里街去看泰,到牙人杨清家,清道:"今年何故来迟?"新愕然道:"我表弟久已来你家收布,我在城中等他,如何久不发布来?"清道:"你那表弟并未曾到。"新道:"我表弟马泰,旧年也在你家,何推不知?"清道:"他几时来?"新道:"二十二日同到阳逻驿分行。"满店之人皆说没有,新心中疑惑,又去问别的牙家,皆无。是夜,清备酒接风,众皆欢饮,新闷闷不悦。众人道:"想彼或往别处收买货去,不然,人岂会不见。"新想:他别处皆生,有何处去得?只宿过一晚,次早往阳逻驿李昭店问,亦道自二十二日别后未转。乃自忖道:"或途中被人打抢?新一路探问,皆说今新年并未见打死人;又转新里街问店中众客是几时到,都说是二月到的。新乃心中想道:此必牙家见他银多身孤,利财谋害,亦未见得。新谓清道:"我表弟带银二百两来汝家收布,必是汝谋财害命。遍问途中并无打抢;设若途中被人打死,必有尸在,怎的活活一人那里去了?"清道:"我家满店客人,如何干得此事!"新道:"你家店中客人都是二月到的,我那表弟是正月里来的,故受你害。"清道:"既有客到,邻里岂无人见?街心谋人,岂无人知?你平白黑心说此大冤。"二人争论,因而相打。新写信雇一人驰报家中,次日具状告县。
    孝感知县张时泰准状行牌。次日杨清亦是诉状,县主遂行牌拘集一干人犯齐赴台前听审。县主问:"日新你告杨清谋死马泰,有何影响?"新道:"奸计多端,弥缝自密,岂露踪影?乞爷严究自明。"清道:"日新此言皆天昏地黑,瞒心昧己。马泰并未来家?若见他一面,甘心就死。此必是日新谋死,佯告小的,以掩自己。"新道:"小人分别在李昭店买酒吃过,各往东西。"县主便问李昭,昭道:"是日到店买酒,小的以他新年初到,照例设酒。饮后辞别,一东一西,怎敢胡言。"清道:"小的家中客人甚多,他进小的家中,岂无人见?本店有客伴可问,东西有邻里可察。"县主即各拘来问道:"你们见马泰到杨清店否?"客伴皆道不见。新道:"邻里皆伊相知,彼纵晓得亦不肯说。客伴皆是二月到的,马泰乃正月到他家里,他们那里得知。大抵马泰一人先到,杨清方起此不良之心,乞爷法断偿命。"县主邻里客人各皆推阻,勒清招认。清本无境,岂肯招认?县主喝令将清重责三十,不认;双令夹起,受刑不过,乃乱招承。县主道:"即招谋害,尸在何处?原银在否?"清道:"实未谋他,因爷爷苦刑,当受不起,只得屈招。"县主大怒,又令夹起,即刻昏迷,久而方醒。自思:不招亦是死,不若暂且招承,他日或有明白。遂招道:"尸丢长江,银已用尽。"县主见他招承停当,即钉长枷,斩罪已定。
    1 2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