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包公案之百家公案
  • 引子-包待制出身源流
  • 第一回-判焚永州之野庙
  • 第二回-判革猴节妇坊牌
  • 第三回-访察除妖狐之怪
  • 第四回-止狄青家之花妖
  • 第五回-辨心如金石之冤
  • 第六回-判妒妇杀子之冤
  • 第七回-行香请天诛妖妇
  • 第八回-判奸夫误杀其妇
  • 第九回-判奸夫窃盗银两
  • 第十回-判贞妇被污之冤
  • 第十一回-判石牌以追客布
  • 第十二-回辨树叶判还银两
  • 第十三-回为众伸冤刺狐狸
  • 第十四回-获妖蛇除百谷灾
  • 第十五-回出兴福罪捉黄洪
  • 第十六-回密捉孙赵放龚人
  • 第十七回-伸黄仁冤斩白犬
  • 第十八回-神判八旬通奸事
  • 第十九回-还蒋钦谷捉王虚
  • 第二十回-伸兰女婴媸冤捉和尚
  • 第二十一回-灭苦株贼伸客冤
  • 第二十二-回钟馗证元弼绞罪
  • 第二十三回-获学吏开国材狱
  • 第二十四回-判停妻再娶充军
  • 第二十五回-配弘禹决王婆死
  • 第二十六回-秦氏还魂配世美
  • 第二十七回-拯判明合同文字
  • 第二十八回-判中立谋夫占妻
  • 第二十九回-判刘花园除三怪
  • 第三十回-贵善冤魂明出现
  • 第三十一回-锁大王小儿还魂
  • 第三十二回-失银子论五里牌
  • 第三十三回-枷城隍拿捉妖精
  • 第三十四回-断瀛州监酒之赃
  • 第三十五回-鹊鸟亦知诉其冤
  • 第三十六回-孙宽谋杀董顺妇
  • 第三十七回-阿柳打死前妻子
  • 第三十八回-王万谋并客人财
  • 第三十九回-晏实许氏谋杀夫
  • 第四十回-斩石鬼盗瓶之怪
  • 第四十一回-妖僧感摄善王钱
  • 第四十二回-屠夫谋黄妇首饰
  • 第四十三回-雪廨后池蛙之冤
  • 第四十四回-金鲤鱼迷人之异
  • 第四十五回-除恶僧理索氏冤
  • 第四十六回-断谋劫布商之冤
  • 第四十七回-笞孙仰雪张虚冤
  • 第四十八回-东京判斩赵皇亲
  • 第四十九回-当场判放曹国舅
  • 第五十回-琴童代主人伸冤
  • 第五十一回-包公智捉白猴精
  • 第五十二回-重义气代友伸冤
  • 第五十三回-义妇为前夫报仇
  • 第五十四-回潘用中奇遇成姻
  • 第五十五回-断江侩而释鲍仆
  • 第五十六回-杖奸僧决配远方
  • 第五十七回-续姻缘而盟旧约
  • 第五十八回-决戮五鼠闹东京
  • 第五十九回-东京决判刘驸马
  • 第六十回-究巨蛙井得死尸
  • 第六十一回-证盗而释谢翁冤
  • 第六十二回-汴京判就胭脂记
  • 第六十三回-判僧行明前世
  • 第六十四回-决淫妇谋害亲夫
  • 第六十五回-决狐精而开何达
  • 第六十六回-决李宾而开念六
  • 第六十七回-决袁仆而释杨
  • 第六十八回-决客商而开张狱
  • 第六十九回-旋风鬼来证冤枉
  • 第七十回-枷判官监令证冤
  • 第七十一回-证儿童捉谋人贼
  • 第七十二回-除黄郎兄弟刁恶
  • 第七十三回-包拯断斩赵皇亲
  • 第七十四回-断斩王御史之赃
  • 第七十五回-仁宗皇帝认亲母
  • 第七十六回-阿吴夫死不分明
  • 第七十七回-判阿杨谋杀前夫
  • 第七十八回-两家愿指腹为婚
  • 第七十九回-勘判李吉之死罪
  • 第八十回-断濠州急脚王真
  • 第八十一回-断劾张转运之罪
  • 第八十二回-劾儿子为官之虐
  • 第八十三回-判张妃国法失仪
  • 第八十四回-判赵省沧州之军
  • 第八十五回-决秦衙内之斩罪
  • 第八十六回-石哑子献棒分财
  • 第八十七回-瓦盆子叫屈之异
  • 第八十八回-老犬变夫主之怪
  • 第八十九回-刘婆子诉论猛虎
  • 第九十回-柳芳冤魂抱虎头
  • 第九十一回-卜安割牛舌之异
  • 第九十二回-断鲁郎势焰之害
  • 第九十三回-潘秀误了花羞女
  • 第九十四回-花羞还魂累李辛
  • 第九十五回-包公花园救月蚀
  • 第九十六回-赌钱论注禄判官
  • 第九十七回-陈长者误失银盆
  • 第九十八回-白禽飞来报冤枉
  • 第九十九回-一捻金赠太平钱
  • 第一百回-劝戒买纸钱之客
  • 第五十三回-义妇为前夫报仇

    互联网 0

    断云:

    李氏能酬前夫志,贤侯判出复褒旌。

    奸谋自露冤仇雪,天理昭然报亦明。

    话说岳州离城三十里,有一地名平江,人烟稠密,上下张黄二姓尤盛。姓张者名万,姓黄者名贵,二人皆宰屠为生,结交往来,情好甚密。张万家道不足,娶得妻李氏,容貌秀丽。黄贵有钱,尚未有室。

    一日,张万生诞,黄贵持果酒往贺。张万欢喜,留待之,命李氏在旁斟酒。黄贵目视李氏,不觉动情,怎奈以嫂呼之,不敢说半句言语。饮至晚辞归。夜里黄贵想着李氏之容,反复睡不成寐,只思量图那李氏之计。才到五更,黄贵便起来,心生一计,准备五六贯钱,侵早来张万家叫开门。张万听得友人声音,起来开了门,揽入问云:“贤弟有甚事,趁早来我家?”

    黄贵笑道:“某亲戚有一猪,约我来买,恐失其信,敬来邀兄同去,若有利息,当共分之。”张万甚喜,忙叫妻起来,入厨中备些早食。李氏便暖一壶酒,整些下饭出来,见黄贵道:“难得叔叔早到寒舍,聊饮一杯,少壮行色。”黄贵道:“惊动尊嫂,万勿见罪。”遂与张万饮了数杯而行。

    时天色尚早,赶到龙江日出。晌午,黄贵道:“已行三十余里,肚中饥馁,兄先往渡里坐歇,待小弟到前村沽买一壶便来。”张万应诺,先寻渡去了。须臾间,黄贵持酒来到,有意算他,一连劝张兄饮着数瓯,又无下酒菜,况行路辛苦,一时醉倒渡里。黄贵觑视前后无人,腰间拔出利刃,从张万肋下刺入,鲜血喷出而死。正是: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总不知。

    黄贵既谋死张万,将尸抛入江中,连忙走回,见李氏道:“与兄前往亲戚家买猪,不遇回来。”李氏问云:“叔既回,兄缘何不归?”黄贵道:“我于龙江口相别先回,张兄称说要往西庄问信,想只在靠晚回矣。”言罢径去。

    李氏在家等到晚边,其夫不归,自觉心下遑遑。过三四日仍没信息,李氏愈慌,正待叫人来请黄贵问端的,忽黄贵慌慌张张走得来,佯告李氏道:“尊嫂,祸事到矣。”李氏忙问何故。黄贵道:“适才我往庄外走一遭,遇见一起客商来说,龙江渡一人溺水身死,弟听得径往看之。族中张小一亦在,果有尸身浮泊江口,认来正是张兄,肋下不知被甚人所刺,已伤一孔。我同小一请二人移尸上岸,买棺殓之矣。”李氏闻知,痛哭几绝。黄贵佯用抚慰言语劝之,方回。

    过了数日,黄贵取一贯钱来送与李氏,道:“恐嫂日用缺乏,将此钱权作买办。”李氏受了钱,因念得他殡殓丈夫,又有钱物给度,甚感德之。才过半载,黄贵以重财买嘱里妪行媒,前到张家见李氏,说道:“人生一世,草茂一春。娘子若此青年,张官人已自亡故,终朝凄凄冷冷守着空房,何如寻个佳仙,再续良姻?”今黄官人家道丰足,人物出众,不若嫁与他,成一对夫妻,岂不美哉。”李氏道:“妾甚得黄叔叔周济,无恩可报,若嫁他本好,怎奈往日与我夫相识,恐成亲之后遭人议论。”里妪笑道:“彼自姓黄,娘子宫人姓张,正当匹配,有何嫌疑?”李氏允诺。里妪回信。黄贵不胜欢喜,即备聘礼,于其兄家迎接过门。花烛之夕,极尽绸缪之欢。夫妇和睦,庭无逆言,行则连肩,坐则反股,正是:陡生奸计图人妇,天理昭然不可欺。

    越十年,李氏在黄贵边已生二子,时值三月清明节,人家各上坟挂纸。黄贵与李氏亦上坟而回,饮于房中。黄贵酒至醉,乃以言挑其妻云:“尔亦念张兄否?”李氏怆然,问其故,黄贵笑云:“本不告尔,但今十年,已生二子,岂复恨于我哉。

    昔日谋死张兄于江,亦是清明之日,不想尔却能承我之家。”

    李氏作笑答云:“事皆分定,岂非偶然。”其实心下深要与夫报仇矣。黄贵醉睡去,次日忘其言语。

    李氏候贵出外,收拾衣资,逃归母家,告知兄以此事。其兄李元即为具状,领妹赴开封府具告于拯。拯即差公牌捉拿黄贵到衙根勘。黄贵初不肯认,拯令人开取张万死尸检验,肋下伤一刀痕,明白是尔谋死。拯用长枷监于狱中勘问。黄贵不能抵情,一款招伏。拯乃判下:“谋其命而图人之妻,当处极刑。”

    押赴市曹斩首讫,将黄贵家财尽给李氏养赡,仍旌其门为义妇焉。后来黄贵二子已长,因端阳竞渡,俱被溺死。此天理以报,故绝其后也。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