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包公案之百家公案
  • 引子-包待制出身源流
  • 第一回-判焚永州之野庙
  • 第二回-判革猴节妇坊牌
  • 第三回-访察除妖狐之怪
  • 第四回-止狄青家之花妖
  • 第五回-辨心如金石之冤
  • 第六回-判妒妇杀子之冤
  • 第七回-行香请天诛妖妇
  • 第八回-判奸夫误杀其妇
  • 第九回-判奸夫窃盗银两
  • 第十回-判贞妇被污之冤
  • 第十一回-判石牌以追客布
  • 第十二-回辨树叶判还银两
  • 第十三-回为众伸冤刺狐狸
  • 第十四回-获妖蛇除百谷灾
  • 第十五-回出兴福罪捉黄洪
  • 第十六-回密捉孙赵放龚人
  • 第十七回-伸黄仁冤斩白犬
  • 第十八回-神判八旬通奸事
  • 第十九回-还蒋钦谷捉王虚
  • 第二十回-伸兰女婴媸冤捉和尚
  • 第二十一回-灭苦株贼伸客冤
  • 第二十二-回钟馗证元弼绞罪
  • 第二十三回-获学吏开国材狱
  • 第二十四回-判停妻再娶充军
  • 第二十五回-配弘禹决王婆死
  • 第二十六回-秦氏还魂配世美
  • 第二十七回-拯判明合同文字
  • 第二十八回-判中立谋夫占妻
  • 第二十九回-判刘花园除三怪
  • 第三十回-贵善冤魂明出现
  • 第三十一回-锁大王小儿还魂
  • 第三十二回-失银子论五里牌
  • 第三十三回-枷城隍拿捉妖精
  • 第三十四回-断瀛州监酒之赃
  • 第三十五回-鹊鸟亦知诉其冤
  • 第三十六回-孙宽谋杀董顺妇
  • 第三十七回-阿柳打死前妻子
  • 第三十八回-王万谋并客人财
  • 第三十九回-晏实许氏谋杀夫
  • 第四十回-斩石鬼盗瓶之怪
  • 第四十一回-妖僧感摄善王钱
  • 第四十二回-屠夫谋黄妇首饰
  • 第四十三回-雪廨后池蛙之冤
  • 第四十四回-金鲤鱼迷人之异
  • 第四十五回-除恶僧理索氏冤
  • 第四十六回-断谋劫布商之冤
  • 第四十七回-笞孙仰雪张虚冤
  • 第四十八回-东京判斩赵皇亲
  • 第四十九回-当场判放曹国舅
  • 第五十回-琴童代主人伸冤
  • 第五十一回-包公智捉白猴精
  • 第五十二回-重义气代友伸冤
  • 第五十三回-义妇为前夫报仇
  • 第五十四-回潘用中奇遇成姻
  • 第五十五回-断江侩而释鲍仆
  • 第五十六回-杖奸僧决配远方
  • 第五十七回-续姻缘而盟旧约
  • 第五十八回-决戮五鼠闹东京
  • 第五十九回-东京决判刘驸马
  • 第六十回-究巨蛙井得死尸
  • 第六十一回-证盗而释谢翁冤
  • 第六十二回-汴京判就胭脂记
  • 第六十三回-判僧行明前世
  • 第六十四回-决淫妇谋害亲夫
  • 第六十五回-决狐精而开何达
  • 第六十六回-决李宾而开念六
  • 第六十七回-决袁仆而释杨
  • 第六十八回-决客商而开张狱
  • 第六十九回-旋风鬼来证冤枉
  • 第七十回-枷判官监令证冤
  • 第七十一回-证儿童捉谋人贼
  • 第七十二回-除黄郎兄弟刁恶
  • 第七十三回-包拯断斩赵皇亲
  • 第七十四回-断斩王御史之赃
  • 第七十五回-仁宗皇帝认亲母
  • 第七十六回-阿吴夫死不分明
  • 第七十七回-判阿杨谋杀前夫
  • 第七十八回-两家愿指腹为婚
  • 第七十九回-勘判李吉之死罪
  • 第八十回-断濠州急脚王真
  • 第八十一回-断劾张转运之罪
  • 第八十二回-劾儿子为官之虐
  • 第八十三回-判张妃国法失仪
  • 第八十四回-判赵省沧州之军
  • 第八十五回-决秦衙内之斩罪
  • 第八十六回-石哑子献棒分财
  • 第八十七回-瓦盆子叫屈之异
  • 第八十八回-老犬变夫主之怪
  • 第八十九回-刘婆子诉论猛虎
  • 第九十回-柳芳冤魂抱虎头
  • 第九十一回-卜安割牛舌之异
  • 第九十二回-断鲁郎势焰之害
  • 第九十三回-潘秀误了花羞女
  • 第九十四回-花羞还魂累李辛
  • 第九十五回-包公花园救月蚀
  • 第九十六回-赌钱论注禄判官
  • 第九十七回-陈长者误失银盆
  • 第九十八回-白禽飞来报冤枉
  • 第九十九回-一捻金赠太平钱
  • 第一百回-劝戒买纸钱之客
  • 第三十四回-断瀛州监酒之赃

    互联网 0

    断云:

    枉职虐民终自损,包公施政庶民安。

    徐温不守朝廷法,一日徒然已去官。

    话说京都当那仁宗皇帝设朝之时,瀛州有三十个父老击鼓于朝门外。监鼓郎官奏知朝廷:“今有瀛州父老击鼓,欲见天子,不知有何事因?”仁宗闻奏,命召之入朝。至殿下,山呼已毕,奏道:“臣等是瀛州河北人,本州使君贪财好色,无道虐民,臣年八十,恨不遭好官,下民无望,特来奏知圣上。”

    仁宗闻父老所奏,下敕:“赏赐诸父老人布各一匹、钱五贯,待朕自有裁处。”众父老谢恩既出,上遂会集臣僚,问:“谁可任此职者,卿宜直言之。”诸官僚交口以包拯为荐。仁宗道:“朕亦知包卿乃能干之官,诚不负汝众人所荐。”即日遂降敕命,特命包拯为瀛州节度使。拯得命,遂辞帝出朝,刻日起程赴任,并不用仪从,惟听吏李辛一人及驴子一匹、钱五贯而已。

    拯但着布衣,履麻鞋,冠旧巾,作村汉模样。路中人皆不识之。

    渐近州八十里,见有仪从旌节,旌旗闪闪,前来远接节度者。有一军卒问拯云:“曾见包节度来否?”拯笑道:“却不曾见,我自去河北看亲的。”公吏等接日久,疑包节度未必便来,各自回去。拯直入瀛州城,遂去市西王家店安歇。主人周老特来问:“秀才欲往何处?”拯道:“我是南方人,来访亲戚。”周老问:“秀才有何亲戚在本州?”拯答云:“是务中监酒人。”主人笑与拯道:“监酒的最不良,务中造诸般酒,香桂金波留自饮,酿成薄酒送官家。每常酒一升三十文,卖与百姓军人。”拯记在心。

    次日遂心生一计,问周老借磁盆一只,身带铜钱十八文,人务中沽酒。拯直到阶下大叫曰:“有人在家否?”不多时,只见监务徐温在厅上出来,听得有人买酒,便令使唤人宋真量酒。宋真道:“秀才更将钱与我,须要饶些升方与你。”拯道:“哪里还讨钱送你。”宋真不平,遂减着升量。拯蓦见旁边有一妇人,也将磁瓶沽酒,先数五六文钱与宋真,然后交钱量酒。

    真甚喜,遂多量与妇人。拯问:“务中监酒是何人,敢如此卖弄法度,欺瞒下民?”遂高声大骂。监酒者大怒道:“这狂夫要在此撒泼?”令左右:“扯出去悬吊在廊下,将大棒痛决。”

    左右正待悬吊起来,忽李辛走向厅前道:“监酒不识人,秀才便是待制,现任瀛州节度使,如何将来吊打?”监务见说大惊,连忙走过来跪下谢罪。哄动满城官吏,忙来迎接入衙。拯随即唤徐温来责问:“你一斗酒五百文,一石酒五贯,又如何取人许多钱?”温低头无语。拯令监起,遂奏之朝廷。敕旨既降,将徐温监贮,断罢停现任之职。宋真不合接受百姓赃钱,押赴法场杖杀。拯依拟断讫,众人大悦。此可为暴官污吏之戒也。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