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包公案之百家公案
  • 引子-包待制出身源流
  • 第一回-判焚永州之野庙
  • 第二回-判革猴节妇坊牌
  • 第三回-访察除妖狐之怪
  • 第四回-止狄青家之花妖
  • 第五回-辨心如金石之冤
  • 第六回-判妒妇杀子之冤
  • 第七回-行香请天诛妖妇
  • 第八回-判奸夫误杀其妇
  • 第九回-判奸夫窃盗银两
  • 第十回-判贞妇被污之冤
  • 第十一回-判石牌以追客布
  • 第十二-回辨树叶判还银两
  • 第十三-回为众伸冤刺狐狸
  • 第十四回-获妖蛇除百谷灾
  • 第十五-回出兴福罪捉黄洪
  • 第十六-回密捉孙赵放龚人
  • 第十七回-伸黄仁冤斩白犬
  • 第十八回-神判八旬通奸事
  • 第十九回-还蒋钦谷捉王虚
  • 第二十回-伸兰女婴媸冤捉和尚
  • 第二十一回-灭苦株贼伸客冤
  • 第二十二-回钟馗证元弼绞罪
  • 第二十三回-获学吏开国材狱
  • 第二十四回-判停妻再娶充军
  • 第二十五回-配弘禹决王婆死
  • 第二十六回-秦氏还魂配世美
  • 第二十七回-拯判明合同文字
  • 第二十八回-判中立谋夫占妻
  • 第二十九回-判刘花园除三怪
  • 第三十回-贵善冤魂明出现
  • 第三十一回-锁大王小儿还魂
  • 第三十二回-失银子论五里牌
  • 第三十三回-枷城隍拿捉妖精
  • 第三十四回-断瀛州监酒之赃
  • 第三十五回-鹊鸟亦知诉其冤
  • 第三十六回-孙宽谋杀董顺妇
  • 第三十七回-阿柳打死前妻子
  • 第三十八回-王万谋并客人财
  • 第三十九回-晏实许氏谋杀夫
  • 第四十回-斩石鬼盗瓶之怪
  • 第四十一回-妖僧感摄善王钱
  • 第四十二回-屠夫谋黄妇首饰
  • 第四十三回-雪廨后池蛙之冤
  • 第四十四回-金鲤鱼迷人之异
  • 第四十五回-除恶僧理索氏冤
  • 第四十六回-断谋劫布商之冤
  • 第四十七回-笞孙仰雪张虚冤
  • 第四十八回-东京判斩赵皇亲
  • 第四十九回-当场判放曹国舅
  • 第五十回-琴童代主人伸冤
  • 第五十一回-包公智捉白猴精
  • 第五十二回-重义气代友伸冤
  • 第五十三回-义妇为前夫报仇
  • 第五十四-回潘用中奇遇成姻
  • 第五十五回-断江侩而释鲍仆
  • 第五十六回-杖奸僧决配远方
  • 第五十七回-续姻缘而盟旧约
  • 第五十八回-决戮五鼠闹东京
  • 第五十九回-东京决判刘驸马
  • 第六十回-究巨蛙井得死尸
  • 第六十一回-证盗而释谢翁冤
  • 第六十二回-汴京判就胭脂记
  • 第六十三回-判僧行明前世
  • 第六十四回-决淫妇谋害亲夫
  • 第六十五回-决狐精而开何达
  • 第六十六回-决李宾而开念六
  • 第六十七回-决袁仆而释杨
  • 第六十八回-决客商而开张狱
  • 第六十九回-旋风鬼来证冤枉
  • 第七十回-枷判官监令证冤
  • 第七十一回-证儿童捉谋人贼
  • 第七十二回-除黄郎兄弟刁恶
  • 第七十三回-包拯断斩赵皇亲
  • 第七十四回-断斩王御史之赃
  • 第七十五回-仁宗皇帝认亲母
  • 第七十六回-阿吴夫死不分明
  • 第七十七回-判阿杨谋杀前夫
  • 第七十八回-两家愿指腹为婚
  • 第七十九回-勘判李吉之死罪
  • 第八十回-断濠州急脚王真
  • 第八十一回-断劾张转运之罪
  • 第八十二回-劾儿子为官之虐
  • 第八十三回-判张妃国法失仪
  • 第八十四回-判赵省沧州之军
  • 第八十五回-决秦衙内之斩罪
  • 第八十六回-石哑子献棒分财
  • 第八十七回-瓦盆子叫屈之异
  • 第八十八回-老犬变夫主之怪
  • 第八十九回-刘婆子诉论猛虎
  • 第九十回-柳芳冤魂抱虎头
  • 第九十一回-卜安割牛舌之异
  • 第九十二回-断鲁郎势焰之害
  • 第九十三回-潘秀误了花羞女
  • 第九十四回-花羞还魂累李辛
  • 第九十五回-包公花园救月蚀
  • 第九十六回-赌钱论注禄判官
  • 第九十七回-陈长者误失银盆
  • 第九十八回-白禽飞来报冤枉
  • 第九十九回-一捻金赠太平钱
  • 第一百回-劝戒买纸钱之客
  • 第四十五回-除恶僧理索氏冤

    互联网 0

    断曰:

    贞妇冤魂千载恨,寺僧极恶一朝除。

    事闻皇上钦加赏,万古声名史册书。

    话说包公为开封府尹之日,异政著闻,百僚钦服,便是仁宗皇帝,亦屡召入便殿中,省以政事。包拯开心见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惟恐民情弗达也。

    一日,因按视治下,体悉风谣,行到济南府。公吏候迎于驿舍,次日打扫公廨伺候。拯升堂坐定,司吏各呈进案卷,与拯审视。拯检察内中有事体轻可者,即当堂疏放回去,使各安生业。得脱罪人欢声动地,感德不胜。正决事间,忽阶前刮起一阵旋风,尘埃荡起,日色苍黄,堂下侍立公吏一时间开不得眼。怪风过后,了无动静,惟拯案上吹落一树叶,大如手掌,正不知是何树叶。拯提起视之,良久,乃遍示左右,问:“此叶亦有名否?”内有公人柳辛者认得,近前复道:“城中各处无此树,亦不知树何名。离城二十五里有所白鹤寺,三门里有此树二棵,高若参天,条干茂盛。此叶乃是白鹤寺所吹来的。”

    拯道:“汝果认得不错么?”柳辛道:“小人住居寺旁,朝夕见之,如何会认差?”拯知有不明事。

    过却一宵,次日侵早升堂,佥押以罢,即令乘轿去白鹤寺,称道要行香。寺中僧行连忙各出,迎接入方丈坐定。茶汤才罢,座下风生。拯忆昨日旋风又起,即差柳辛随之而去,辛领诺。

    那一阵风从地中滚出方丈,直至其树下而息。柳辛回复于拯,拯道:“此中有缘故必矣。”乃命柳辛锄开看之。辛问左右邻讨得锄头,掘开三尺土时,见一领破席,包卷着个十八九岁年纪妇人在内。辛看得明白,入柬于拯。拯听说呀道:“此亦怪哉。”自来看验,身上并无伤痕,只唇皮进裂,恨目微露。拯令绞开口视之,有一根竹签,直透咽喉。拯令将尸掩了,再入方丈,召集众僧行问之。众僧各道不知其故。拯一时跟究不出,转归府中,退入私衙后,近夜秉烛默坐,自思:“寺门底缘何会有妇人死尸?纵使外人有不明事,亦当埋向别处。莫非僧行中有不良者谋杀此妇,无处掩藏,故埋树下?”

    拯思忖良久,将二更,不觉困倦,拯身隐几而卧。忽梦见一青年妇人,哭拜阶下。拯梦中问:“哭者是谁?有何冤诉?”

    妇人道:“妾乃城外五里村人氏,父亲姓索名隆,曾当本府狱卒。妾名云娘,因今年正月十五元宵夜,与家人入城看灯,夜久更深,偶失伙伴。行过西桥,遇着一个后生,说是与妾同村,指引妾身回去。行至半路,又来一个,却是个和尚。妾月下看见,即欲走转城中,被那先来后生袖中取出毒药来扑入妾口中,即不能言语,竟被二人拖入寺中。妾知其欲行污辱,思量无计,适见篱上一竹签,被妾拔下,插入喉中而死。将妾随行首饰尽搜检去,把尸埋于树下,冤魂不散,今遇太尹到此,特来分诉。

    乞为伸理,妾在九泉之下亦暝目矣。”告罢辄去。拯梦中正待再问其人姓名,不觉醒来,残烛犹明。拯起行徘徊之间,窗前已遗下新皂靴一只。拯计上心来,暗道:“此冤能明矣。”

    次日升堂,并不与人说知,即唤过亲随黄胜吩咐:“汝可装做一皮匠,密密将此皂靴挑在担上,往白鹤寺各僧房出卖。

    有人来认,即来报我。”胜依教来到寺中,称叫卖僧靴。正值各僧行都闲在舍里,齐来看买。内一少年行者提起那新皂靴来看,良久乃道:“此靴是我日前着皮匠在寺中新做的,藏在房舍中未着,你如何偷在此来?”黄胜初则与之争辩,及行者取出原只来对,果是成双一样造的。黄胜故意大闹一场,被行者众和尚夺得去了。胜忙走回衙,报与拯知。拯即差集公人,围绕白鹤寺,捉拿僧行。当下没一个走脱,都被解入衙中。拯先拘过认靴的行者靠前排下,严法具审,问谋杀妇人根因。行者不肯招认,拯就于袖中取出原状,令司吏读与听罢,乃道:“分明是汝同一伙逼死,尚敢抵赖。”即令用枷极法拷究。行者心胆惊落,不待用刑,从实一一招出逼杀索氏情由。拯将其口词叠成案卷,当堂判拟:“行者与同谋和尚二人,为用毒药致逼死索氏,押上街心斩首示众;其同寺僧员知情通谋,事未发露,发配及恶州充军。”判讫,满城老幼无不称快。后包公回京,将此事奏请于仁宗。仁宗大加钦奖,下敕有司,茔其坟而旌表之。此见包公之明真并日月,照妖气不能逃其影,使索氏之冤竟雪,且惩戒后人不敢恣放为恶矣。
    1 2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