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包公案之百家公案
  • 引子-包待制出身源流
  • 第一回-判焚永州之野庙
  • 第二回-判革猴节妇坊牌
  • 第三回-访察除妖狐之怪
  • 第四回-止狄青家之花妖
  • 第五回-辨心如金石之冤
  • 第六回-判妒妇杀子之冤
  • 第七回-行香请天诛妖妇
  • 第八回-判奸夫误杀其妇
  • 第九回-判奸夫窃盗银两
  • 第十回-判贞妇被污之冤
  • 第十一回-判石牌以追客布
  • 第十二-回辨树叶判还银两
  • 第十三-回为众伸冤刺狐狸
  • 第十四回-获妖蛇除百谷灾
  • 第十五-回出兴福罪捉黄洪
  • 第十六-回密捉孙赵放龚人
  • 第十七回-伸黄仁冤斩白犬
  • 第十八回-神判八旬通奸事
  • 第十九回-还蒋钦谷捉王虚
  • 第二十回-伸兰女婴媸冤捉和尚
  • 第二十一回-灭苦株贼伸客冤
  • 第二十二-回钟馗证元弼绞罪
  • 第二十三回-获学吏开国材狱
  • 第二十四回-判停妻再娶充军
  • 第二十五回-配弘禹决王婆死
  • 第二十六回-秦氏还魂配世美
  • 第二十七回-拯判明合同文字
  • 第二十八回-判中立谋夫占妻
  • 第二十九回-判刘花园除三怪
  • 第三十回-贵善冤魂明出现
  • 第三十一回-锁大王小儿还魂
  • 第三十二回-失银子论五里牌
  • 第三十三回-枷城隍拿捉妖精
  • 第三十四回-断瀛州监酒之赃
  • 第三十五回-鹊鸟亦知诉其冤
  • 第三十六回-孙宽谋杀董顺妇
  • 第三十七回-阿柳打死前妻子
  • 第三十八回-王万谋并客人财
  • 第三十九回-晏实许氏谋杀夫
  • 第四十回-斩石鬼盗瓶之怪
  • 第四十一回-妖僧感摄善王钱
  • 第四十二回-屠夫谋黄妇首饰
  • 第四十三回-雪廨后池蛙之冤
  • 第四十四回-金鲤鱼迷人之异
  • 第四十五回-除恶僧理索氏冤
  • 第四十六回-断谋劫布商之冤
  • 第四十七回-笞孙仰雪张虚冤
  • 第四十八回-东京判斩赵皇亲
  • 第四十九回-当场判放曹国舅
  • 第五十回-琴童代主人伸冤
  • 第五十一回-包公智捉白猴精
  • 第五十二回-重义气代友伸冤
  • 第五十三回-义妇为前夫报仇
  • 第五十四-回潘用中奇遇成姻
  • 第五十五回-断江侩而释鲍仆
  • 第五十六回-杖奸僧决配远方
  • 第五十七回-续姻缘而盟旧约
  • 第五十八回-决戮五鼠闹东京
  • 第五十九回-东京决判刘驸马
  • 第六十回-究巨蛙井得死尸
  • 第六十一回-证盗而释谢翁冤
  • 第六十二回-汴京判就胭脂记
  • 第六十三回-判僧行明前世
  • 第六十四回-决淫妇谋害亲夫
  • 第六十五回-决狐精而开何达
  • 第六十六回-决李宾而开念六
  • 第六十七回-决袁仆而释杨
  • 第六十八回-决客商而开张狱
  • 第六十九回-旋风鬼来证冤枉
  • 第七十回-枷判官监令证冤
  • 第七十一回-证儿童捉谋人贼
  • 第七十二回-除黄郎兄弟刁恶
  • 第七十三回-包拯断斩赵皇亲
  • 第七十四回-断斩王御史之赃
  • 第七十五回-仁宗皇帝认亲母
  • 第七十六回-阿吴夫死不分明
  • 第七十七回-判阿杨谋杀前夫
  • 第七十八回-两家愿指腹为婚
  • 第七十九回-勘判李吉之死罪
  • 第八十回-断濠州急脚王真
  • 第八十一回-断劾张转运之罪
  • 第八十二回-劾儿子为官之虐
  • 第八十三回-判张妃国法失仪
  • 第八十四回-判赵省沧州之军
  • 第八十五回-决秦衙内之斩罪
  • 第八十六回-石哑子献棒分财
  • 第八十七回-瓦盆子叫屈之异
  • 第八十八回-老犬变夫主之怪
  • 第八十九回-刘婆子诉论猛虎
  • 第九十回-柳芳冤魂抱虎头
  • 第九十一回-卜安割牛舌之异
  • 第九十二回-断鲁郎势焰之害
  • 第九十三回-潘秀误了花羞女
  • 第九十四回-花羞还魂累李辛
  • 第九十五回-包公花园救月蚀
  • 第九十六回-赌钱论注禄判官
  • 第九十七回-陈长者误失银盆
  • 第九十八回-白禽飞来报冤枉
  • 第九十九回-一捻金赠太平钱
  • 第一百回-劝戒买纸钱之客
  • 第六回-判妒妇杀子之冤

    互联网 0

    判云:

    陈妻密计毒三人,卫妾含冤对拯伸。

    天不容奸惟速报,驱陈作彘儆人心。

    话说江州德化县,有一人姓冯名叟,家颇饶裕。其妻陈氏貌美无子,侧室卫氏生有二儿。陈氏自思己无所出,诚恐一旦色衰爱弛,家中不赀之产皆妾所有,心怀不平,每存妒害,无衅可乘。

    一日,冯叟自思:“家有余资,若不出外营为,则亦不免为守钱虏耳。”乃谋置货物远行,出往四川经营买卖。冯叟临行嘱妻陈氏善视二子,陈氏口中亦只应唯而已。

    时值中秋,陈氏诒赏月之故,即于南楼设下一宴,召卫氏及二于同来南楼上会饮。陈氏先置鸩毒放在酒中,举杯嘱托卫氏日:“我无所出,幸汝有子,则家业我当与汝共也。他日年老之时,惟托汝母子维持,故此一杯之酒,预为我身后之意焉耳。”卫氏辞不敢当,于是母子痛饮,尽欢而罢。是夜药发,卫氏母子七窍流血,相继而死。时卫氏年二十五,长子年五岁,次子三岁而已。当时亲邻大小皆莫知其故,陈氏乃诈言因暴疾而死,闻者无不伤感。陈氏又诈哭之尽哀,以礼送葬。已而冯叟在外,一日忽得一梦,梦见卫氏引二儿泣诉其故。意欲收拾回家,怎奈因货物未脱,不能如愿,是以且信且疑,郁郁不悦。

    将及三年,适正值包公访察按临其地,下马升厅,正坐之间,忽然阶前一道黑气冲天,须臾不见天日。晡时虽散,仍乃不大明朗。包公心甚疑其必有冤枉。是夜左右点起灯烛,包公困倦,伏几而卧。夜至三更,忽见一女子,生得姿容美丽,披头散发,两手牵引二子,哭哭啼啼,跪至阶下。包公问曰:“汝这妇人,住居何处?姓甚名谁?手牵二子,到此有何冤枉?一一道来,吾当与汝伸雪屈情。”妇人泣曰:“妾乃江州卫氏母子也。因夫冯叟远往四川经商,主母陈氏中秋置鸩酒杀妾三人,冤魂不散。幸蒙相公按临敝邑,故特哀告,望乞垂怜,代雪冤苦,则妾母子九泉之下,虽死犹生也。”说罢悲鸣不已,移时再拜而退。

    次日,包公即唤郑强、薛霸,拘拿陈氏,当厅审勘。包公曰:“妾子即汝子一般,何得心怀妒忌,害及三命?绝夫之嗣,莫大之罪,又将焉逃?”陈氏悔服无语,包公就拟断凌迟处死。

    后阅五载,冯叟回归。家畜大母彘,岁生数子,获利数倍,将欲售之于屠,忽作人言曰:“我即君之妻陈氏也。平日妒忌,杀妾母子,况受君之恩,绝君之嗣,虽蒙包公断后,上天犹不肯宥妾,复行罪罚,作为母彘。今偿君债将满,未免千刀之报。为我传语世妇:孝奉公姑,和睦妯娌,勿专家事,抗拒夫子;勿存妒悍,欺制妾媵。否则,他日之报即我之报也。

    大抵水性吝啬,因见自身无子,妾婢有子,家之所有,彼独占享,遂怀嫉忌,潜蓄不仁。殊不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损妾之子,乃绝夫之嗣也。妇人但顾目前,不思身后,其得罪天也不亦大乎!故为母彘警省世人,毋效我之所为而贻臭于世矣。”

    远近闻之,肩摩踵接,皆欲竞观,其门为市。当时有歌一篇以继之曰:

    江舟陈氏冯家妇,挚悍狐狡恣嫉妒。

    劳劳长舌牝鸡晨,废驰三纲全不顾。

    一身无子可奈何?徐卿有庆偏房多。

    不思无后绝夫祀,闺中旦夕操干戈。

    景届中秋月轮皎,南楼玩月存奸狡。

    金杯倾鸩裂肺肠,玉山顷刻房中倒。

    荧惑亲邻暴疾亡,夫君况是居他方。

    讵意冤魂诉包老,拟断报应死幽冥。

    公哉天公复报应,陈氏自作还自承。

    数年罚为一母彘,终朝偿夫冯门庭。

    忽作人言劝世俗,妇人切莫存奸毒。

    我因妒悍欲专房,至今尚是糟糠畜。

    聊作短歌列公案,事虽虚言日还真。

    为恶不如为善好,叮咛告戒闺中人。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