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的答案

互联网 0
导读:可能是替张炜的生活有了转变而高兴,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心情格外的舒畅,和马可告别后匆匆的向家里赶去。心里忽然勾勒起秦可一边吃我做我的饭边称赞我的美丽画面,于是在路过菜市场的时候,特意买了一条据说是松花江里的大鲤鱼。当我拎着鱼和出现在家门口时,门口推着5、6桶纯净水,而秦可一此时正在付钱给送水的人。“你怎么这么

可能是替张炜的生活有了转变而高兴,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心情格外的舒畅,和马可告别后匆匆的向家里赶去。心里忽然勾勒起秦可一边吃我做我的饭边称赞我的美丽画面,于是在路过菜市场的时候,特意买了一条据说是松花江里的大鲤鱼。

当我拎着鱼和出现在家门口时,门口推着5、6桶纯净水,而秦可一此时正在付钱给送水的人。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张炜没事吧?”秦可一似乎有点不相信出现在门口的是我。

“没事,养几天就好了。你这是干什么啊?订这么桶水!准备打包邮寄给非洲小朋友当儿童节礼物啊?”我指着堆在地上的纯净水好奇的问到。

“你没听说吗?哈市从明天开始停水四天,说是检修管道。”

“检修管道?得了吧,也不知道你天天上网都看什么,真正的原因网上早就传开了,也只有某些智障人士还在那自以为是的干着‘掩耳盗铃’的蠢事。解放都这么多年了,‘老子’的愚民思想竟然还活生生的存在着!”我一边发表对此事的评论,一边拎着鱼向厨房走去。

“什么原因啊?”秦可一迷茫的问到。

“你自己有时间上网去看吧。怎么定这么多啊?够咱俩喝两个月的。”

“四天哪!加上洗漱、洗衣服、洗头、洗脚、做饭等等的,也差不多了!”秦可一掐着指头给我算到。

“你再多订了两桶把洗澡的也准备出来不是更好!”

“你知道什么,不光是为了停水!刚才楼下好心的大妈特意上来通知我,这几天哈市可能有地震,要多预备点生活必需品,对了,对了你等会再下去买点吃的回来。”秦可一神秘兮兮的说到。

“专家这几天在电视上不是辟谣了吗?你还当真!”

“你刚才也说了,他们经常愚民的,不能信!”

“呵!真新鲜!秦可一同学,作为一名党和国家培养了多年的大学生,你说出这样的话,我感到很难过。难道没听说过‘谣言至于智者’吗?专家的话不信,天天无所事事只会在楼下聚堆嚼舌头的大妈你却信!和大妈的话相比,我还是相信政府的。真不知道是怎么了?社会越来越发展,但有些人的智商一点没跟着变,一不小心就沦为谣言传播的工具,枉费了国家对你的栽培。”

“滚!赶快给我做饭去!再埋汰我就咬死你!”我怀着对秦可一无比惋惜的心情,无奈的走进了厨房。

秦可一自以为很有价值的举动却在晚上看新闻时,被很好的证明了是个愚蠢的行为,当看着某位领导发表感谢其他县市的送水车队和相关人员时,秦可一的脸已经变绿了,一付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

秦可一养伤的这段日子,让我产生了无数次陶刀子杀人的冲动,每天被像牛马一样呼来喝去,还必须不能带有情绪。我终于体会了为什么当年闹革命的时候,会有那么多贫苦的被剥削阶级踊跃参加。为了满足秦可一贪得无厌的食,我特意的买了一本东北家常菜普,同时心中暗暗的咒骂中国的饮食文化博大精深。

在我每天的精心呵护和耐心的擦药按摩下,秦可一的伤情却没有明显的好转,每次我扶着她走路时仍然表现的很痛苦,于是我不得不怀疑那位带着研究生光环的医生是不是在亢奋的状态下,写错了药方。我想起赵丽嘉曾经也崴伤过脚,用的一种药水效果好象不错,不知道还有没有,想到这我便拿起电话给赵丽嘉拨了过去。响了几声后,传来了赵丽嘉疲惫的声音,显然是还沉浸在睡梦中,于是我用简明扼要的语言来传达我的意思,以便赵丽嘉能有机会重温旧梦。赵丽嘉在给了我肯定的答复后,表示现在不方便,让我下午去取。

于是到下午的时候,我准时的出现在了她家门口,赵丽嘉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给我开了门。

“都什么时候了!?你再睡一会就不用起来了,接着睡晚上的那顿多好!”

“昨天串班了,凌晨才回来!”赵丽嘉满脸疲态的说到,然后懒洋洋的向沙发倒去。

“噢!药放在哪了?我自找吧!”

“在电视下的抽屉里。”赵丽嘉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说到。我于是按照赵丽嘉的指点,开始翻抽屉。这时,无意间一瓶似曾相识的药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让我迅速的想起了这是丁宁那天和我在医院偶遇时开的药,那时她把药瓶在我眼前展示了一下,使我产生了点印象。只要脑子不笨的人,这时候都会把丁宁和这瓶药联想到一起,从而就会把丁宁和赵丽嘉联想到一起,最终把丁宁和佟晨联想到一起。对于太多的巧合集于一身的丁宁,自从上次见面后,我觉得还是不去再打扰她的生活,但现在由于这瓶药所产生的联想,又迫使我不得不再次对她产生幻想。我握着这瓶药,呆呆的蹲在那里,佟晨的影子不住的在我眼前飘过。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