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分娩恶骗收生妇 鬼产儿幼继本家宗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诗曰:同气连枝各自荣,些些言语莫伤情。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这四句乃法昭禅师所作偈语,奉劝世人兄弟和好的。人伦有五,而兄弟相处之日最长。君臣遇合,朋友会聚,其迟速难定。父生子,妻配夫,其早者亦必至二十岁左右。唯兄弟则或一二年,或三四年,相继而生,自髫稚以至白首,其相与周旋,多至
岑玉一来怪这妇人不干好事,二来贪她有些姿色,有心要弄她一弄,私与邺小一计议。小一算出一个法儿来:于僻静处赁下两间空屋,约几个无赖在外边赌钱,却教岑玉假装做产妇,睡在卧室。到三更时分,小一提着灯,竟往阴娘娘家唤她去收生。
阴娘娘不知是计,随了就走。小一引她到岑玉卧所,阴娘娘揭帐一看,灯下朦胧,见一个少年妇人包着头,睡在那里。便伸手去候她肚子,却摸着了肚子下这件东西,吓了一跳。有几句笑话说得好:收孩子的,但见头先生。也有踏莲花生的,是脚先生
也有讨盐生的,是手先生,也有坐臀生的,是屁股先生
见千见万,从不曾见这个先生
当下岑玉把阴娘娘抱住,剥去衣服,侮弄起来。阴娘娘叫喊时,这空房宽阔,又在僻静巷中,恁你叫喊,没人听得。却又岑玉抽了头筹,其余众无赖大家轮流耍了一回。正是:本摸脐夫人,忽遇裸男子。只道大腹内的孩子要我替他弄出来,谁知小肚下的婴儿被他把我弄进去。这孩于顶门上开只眼,好似悟彻的和尚;那婴儿颈项下一团毛,又像献宝的波斯。
不笑不啼,只顾把头乱磕;无鼻无耳,但见满口流涎。紫包挂下,倒有一对双生子在中间;光头撞来,更没半些胎发儿在顶上。不带血,居然赤子;未开乳,便吐白浆。洗手钱没处寻,倒被他着了手;喜裙儿何曾讨,反吃他脱了裙。收生收着这场生,那话弄成真笑话。
当夜众无赖了事之后,悄然把阴娘娘扶至半路撇下。这妇人被那些无赖弄得七伤八损,半晌挣扎不动,挨到天明,勉强步归。欲待寻对头厮闹,争奈在黑夜里认不仔细。只得忍了这场羞耻,耐了这口恶气,准准病了月余,出来收生不得。哪知阴娘娘到一月之后,倒也将息好了,岑玉却因这夜狂荡了一番,又冒了些风寒,遂染了阴症,医药无效,呜呼尚飨了。临终之时,口里连呼”顺姐”不止。鱼氏不胜哀痛,检其卧所,寻出一封柬帖来,且自包裹得紧。鱼氏拆开观看,却不识字,不知上面写些什么?正看不出,恰好邺小一来问候,闻知岑玉已死,直入停尸之所来作揖,也下了几点泪。鱼氏与他相见了,问道:“你与我亡儿最相知。他临终连呼‘顺姐’,这场阴症,多应是什么顺姐寄死他的。你必知其故,可说与我知道。”邺小一道:“这阴症别有所感,不干那顺姐事。不是顺姐害死令郎,倒是令郎害死了顺姐!”遂把岑玉向日与顺姐交好,及顺姐寄书求药,堕胎致死之故,细述了一遍。因说道:“顺姐死后,令郎甚是思忆,常对我说:‘把她寄来这封书,藏着以为记念。’难道你老人家倒还不晓得么?”鱼氏听说,便取出那封柬帖来道:“可就是这封书么?”邺小一接来看了道:“这正是顺姐寄与令郎的字了!”鱼氏道:“上面写些什么?乞念与我听。”
邺小一念道:
女弟顺姐,字寄岑家哥哥:腹中有变,恐爹娘知道,如之奈何?可速取堕胎药来,万勿迟误。专此。
鱼氏听罢,大哭道:“早知如此,我当日遣人对他父母说通了,竟联了这头亲事,不但那顺姐不死,连我亡儿也不至于绝后。”说罢又哭。正是:儿子偷情瞒着母,母亲护短只怜儿。
当下邺小一别去,鱼氏收过柬帖,使人把岑玉死信报知岑金,少不得也要他买棺成殓。
岑金因妻子怀孕将产,送过了殓,忙忙回家。原来卞氏一向做假肚,如今真个有孕了,看看十月满足。忽一夜,岑金梦见一个老妈妈,对他说道:“你妻子腹中所有的孩儿不是你的孩儿。你只看城西观音庵后野坟里的孩儿,方是你的孩儿。”
岑金猛然惊觉,正听得妻子呻吟道:“腹中作痛 !”岑金知道是分娩快了,连忙起身,先去家庙中点了香烛,一面叫家人岑孝,快去唤那阴娘娘来收生。岑孝领命,去不多时,来回复道:“阴娘娘适才出去遇了鬼,收了什么鬼胎,正在家里发昏,出门不得。城西观音庵左首有个李娘娘,也是收生的,去唤她来罢!”岑金听了“观音庵”三字,正合他梦中所闻,便道:“我和你同去。”此时正是七月十三之夜,四更天气,月色犹明。岑金叫岑孝提灯跟着,忙忙走过观音庵,忽听得庵后野坟里有小孩子哭声。岑金惊异,急同岑孝提灯寻看。只见个小孩子卧在一个冢旁,抱起看时,有纸剪的冥衣包裹在身上。岑金又惊又喜,慌忙把孩子抱在怀中,吩咐岑孝自提灯去唤李娘娘,自己抱着孩子,乘着月色,奔到家中。恰好妻子腹中的孩儿已生下地,却早落盆便死了。卞氏正在那里啼哭。岑金忙把这孩了放在她身边,对她说了梦中之事,劝妻子休要烦恼,只说养了双生儿子,死了一个留了一个。家中只有个抱腰的养娘和一个伏侍的老妪,与岑孝三个人知道。岑金吩咐不可泄漏。当下揭去孩子身上纸衣,换了好衣服。却又作怪,那揭下的纸衣,登时变成纸灰了。大家惊异。不一时,李娘娘到来,晓得孩子已经产过,只吃了一顿酒饭,打发去了。岑金因想梦中这老妈妈,必然就是观音菩萨,便把此儿取名岑观保,甚加爱惜。正是:平时做假肚,本不是真胎。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