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战:小关

互联网 0
导读:大统二年对于宇文泰而言是倍感艰难的一年,关西本来就人口稀少土地贫瘠,偏偏老天也来凑热闹,这一年大旱少雨粮食歉收。一直到腊月还看不到冬雪的影子,旱情仍然没有缓解的迹象,如果持续下去,明年的年景还是问题,挨到年底很多人家已经断粮,到处都传出饿死人的消息,民间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易子而食。宇文泰正为关中大饥的事闹心,偏偏这个时候

大统二年对于宇文泰而言是倍感艰难的一年,关西本来就人口稀少土地贫瘠,偏偏老天也来凑热闹,这一年大旱少雨粮食歉收。

一直到腊月还看不到冬雪的影子,旱情仍然没有缓解的迹象,如果持续下去,明年的年景还是问题,挨到年底很多人家已经断粮,到处都传出饿死人的消息,民间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易子而食。

宇文泰正为关中大饥的事闹心,偏偏这个时候,边疆急报:东魏大举进犯,东魏大丞相高欢亲自带队,兵分三路,分别向华州、潼关、上洛方向进军。

高欢都督东军主力过龙门屯兵蒲坂,东魏京畿大都督窦泰率精骑万人杀向潼关一线,司徒高敖曹率河南诸军出武关向上洛方向进军。

对于高敖曹一路,宇文泰倒不怎么担心,虽然经上洛过蓝田可以直抵长安,但这条路很难走,纵使绵延不断的崇山峻岭挡不住东军,山间那些拥有部曲的巴人地方割据武装也会不断找高敖曹的麻烦,巴人土豪大抵骁勇善战,又多亲西魏,够高敖曹头疼的。

而且,驻守上洛的洛州刺史泉企为当地豪强,父子三人皆骁勇善战,泉家在当地根基牢靠,群众基础广,部曲清一色巴人勇士,跟高敖曹的汉军有的一拼。当年董绍曾经要带瞎巴三千平定萧宝夤的叛乱,这支所谓的瞎巴就是泉企的部曲。

窦泰一路呢?

不可否认,窦泰为高欢帐下一等一的猛将,高欢信都起义后的第一战就是窦泰献上离间计瓦解了尔朱兆的联军。

窦泰自千里奔袭尔朱兆后声威大震,接下来的几年一直吉星高照,无论平叛还是征讨几乎没有失败的经历,所以这次攻打潼关也抱有志在必得之势,潼关一破长安即无险可守。

潼关有山河天险,窦泰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

高欢的东魏军主力在蒲津,渡过河就是华州,华州有老熊王罴在那守着,不过,华州切不断西去的道路,根本挡不住高欢西行的步伐,从表面上看,这一路最为凶险。

不过,虽然时近年关,天气去不如往年寒冷,黄河冰层结得不厚,高欢的重甲骑兵和粮草辎重根本无法越过冰面直接渡河,所以高欢要过河只能有一个法子:造桥。

但是,高欢弄这么大的动静,他的主攻方向到底在哪里?

宇文泰顿军广阳,严密监视着高欢的动静。

前线传来急报,窦泰袭破西弘农,行台郭琰败走洛州,潼关的前沿阵地善渚谷失守,戍守兵卒全军覆没,守将阳猛单身逃脱。

阳猛出身上洛豪族,孝武帝西迁时率部曲增援潼关,后高欢进攻,潼关失守,阳猛率部曲退守善渚谷,在这里修筑营栅,收容亲皇帝的义徒,长安方面为他加官征东将军、扬州刺史、大都督。

西弘农、善渚谷的防守本就薄弱,对于两处失陷,宇文泰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宇文泰知道阳猛的群众基础好,所以不但没有加罪,而且拨给他一千兵卒在牛尾堡驻守,继续伺机增援潼关。

这一年的除夕和元日东西两军的将士们都在军中辞旧迎新,由于担心敌人偷袭都加强了戒备,喜庆中多了些肃杀。

转过年天气仍然不太冷,高欢在黄河上冰面上造了三座浮桥,摆出准备渡河进攻的架势。

然而,浮桥虽成,却迟迟不见东军渡河。

连战连胜的窦泰大军逐渐逼近潼关,但行军速度相当缓慢,窦泰似乎在等什么。

这时候,宇文泰终于想明白了,原来窦泰才是东军的主攻手!

东军造桥佯攻牵制我军主力,真实目的是掩护窦泰攻城,如果我军前往蒲坂阻击高欢,一旦窦泰得手,双方合战夹击我军,到时候我军进退失据,可就危险了。而高敖曹只是一支偏师,他的作用是造成长安恐慌并使我军南线兵力不敢妄动。

宇文泰陷入了沉思:高欢两次进攻潼关,我军都没有出霸上,他一定以为我这一次仍然会采取守势,如果趁此机会出兵袭击,一定可以出其不意,定可成功。

他选择的袭击目标不是河东的高欢,而是向潼关而来的窦泰。

宇文泰召集众将把自己的想法和盘端出,帐内诸将一片哗然,放着近在眼前的敌人不打,反而劳师袭远,倘稍有差池,悔之晚矣。

有人提出分兵抵挡。

但是,关中军队数量毕竟有限,宇文泰根本没有多少兵可分,何况,一旦分兵,敌众我寡的情况将更加严重,集中优势兵力击敌一点是无奈而正确的选择。

打窦泰必须速战速决,一旦失利或者打成拉锯战,高欢必定乘机进军,这是众将怀疑宇文泰作战计划的原因之一。

“估计五天之内高欢不会渡河,即使渡河十万大军也没有那么容易通过,五天内窦泰一定攻不下潼关,有五天的时间对付窦泰足够了。”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