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回-希陈误认武陵源 寄姐大闹葡萄架

互联网 0
导读:酒后夜归更漏改,倦眼不分明。绿云骛髻是珍珍,乘间可相亲。只道好花今得采,着肉手方伸。谁知是假竟非真,百口罪难分。——右调《武陵春》太凡世上各样的器皿,诸般的头畜,一花一草之微,或水或山之处,与人都有一定的缘法,丝毫着不得勉强,容不得人力。即如宋朝有一个邵尧夫,道号康节先生,精于数学,卜筮

酒后夜归更漏改,倦眼不分明。绿云骛髻是珍珍,乘间可相亲。只道好花今得采,着肉手方伸。谁知是假竟非真,百口罪难分。

——右调《武陵春》

太凡世上各样的器皿,诸般的头畜,一花一草之微,或水或山之处,与人都有一定的缘法,丝毫着不得勉强,容不得人力。即如宋朝有一个邵尧夫,道号康节先生,精于数学,卜筮起课,无不奇中,后来征验,就如眼见的一般。一日,这康节先生在门前闲看,恰好有他的外甥宋承庠走过,作了揖,康节让他家坐。宋承庠道:"横街口骨董店内卖着一柄匕首,与他讲定了三钱银子,外甥急去买他,且不得闲坐。"康节沉吟了一歇,说道:"这匕首,其实不买也得;于你没有甚么好处,买他何干?"

宋承庠不听他母舅言语,使三钱银子买了回来,送与康节观看。花梨木鞘,白铜事件,打磨的果真精致。宋承庠道:"舅舅叫我不要买他,一定是起过数了。舅舅与我说知,我好堤备。"康节道:"匕首虽微,大数已定,岂能堤备?我写在这里,你等着匕首有甚话说,你来取看。"宋承庠白话了一会,也就去了。

过了一向,宋承庠特地走来,寻着邵康节,说道:"前日买的那匕首,忽然不知去向,想是应该数尽了。"康节叫小童从书笈中寻出一幅字来,上面写道:

某年月日宋某用三钱银,大小若干件,买匕首一把;某月某日某时用修左指甲,将中指割破流血;某年月日用剔水中丞蝇粪,致水中丞坠地跌碎;某年月日将《檀弓》一本裁坏,以致补砌;某月日时用剔牙垢,割破嘴唇下片;某年月日被人盗卖与周六秀才,得钱二百文。宜子孙。

再说一个杨司徒奉差回家,撞见两个回子,赶了百十只肥牛,往北京汤锅里送。牛群中有个才齐口的犍牛,突然跑到杨司徒轿前,跪着不起。杨司徒住了轿,叫过两个回子问他所以,说:"此牛牙口尚小,且又精壮,原何把他买去,做了杀才?"回子说道:"此牛是阜城一个富户家大孛牛生的,因他一应庄农之事俱不肯做,又会抵人,作了六两八钱银卖他到汤锅上去。"杨司徒道:"看他能跑到我轿前跪下,分明是要我救他。我与你八两银,买他到我庄上去罢。"回子也便慨然依了。

杨司徒将牛交付了随从的人,夜间买草料喂养,日间牵了他随行。到了家中,发与管庄人役,叫他好生养活调理,叫他耕田布种。谁知此牛旧性一些不改,喂他的时候,他把别的牛,东一头,西一头,抵触开去,有草有料,他独自享用。你要叫他耕一垄的地,布一升的种,打一打场,或是拽拽空车,他就半步也不肯挪动。打得他极了,他便照了人来头碰角抵,往往的伤人。管庄的禀知了杨司徒。一日,杨司徒因别事出到庄上,忽然想起这个牛来,叫人把他牵到跟前。杨司徒道:"你这个孽畜,如此可恶!回子买你到汤锅上去,你在我轿前央我,加上利钱赎了你来,你使我八两银子,空吃我这许多时草豆,一星活儿不肯替做,我该白养活你不成?"叫人:"替我牵去,叫他做活!再如此可恶,第一次打二百鞭;再不改,三百鞭;再要不必改,打五百鞭;打五百鞭不改,剥皮杀吃!"

分付已完,这牛顺驯而去。那日正在打场,将他套上碌轴,他也不似往时踢跳,跟了别的牛沿场行走。觅汉去禀知了杨司徒。司徒叹道:"畜类尚听人的好话,能感动他的良心,可见那不知好歹,丧了良心的人,比畜类还是不如的!"这牛从此以后,耕地,他就领;拉车,他就当辕;打场,他就领头帮:足足的做了十年好活,然后善终。司徒公子叫人把他用苇席卷而埋之。

再说天下的名山名水,与你有缘,就相隔几千百里,你就没有甚么顺便,结社合队,也去看了他来。若与你没有缘法,你就在他跟前一遭一遭的走过,不是风雨,就是晚夜;不是心忙,就是身病;千方百计,通似有甚么鬼神阻挠。所以说:一饮一食,莫非前定。

睹这样琐碎事情都还有缘法相凑,何况人为万物之灵!合群聚首,若没有缘法,一刻也是相聚不得的。往往有乍然相见,便就合伙不来,这不消说起,通是没有缘法的了。便就是有缘法的,那缘法尽了,往时的情义尽付东流,还要变成了仇怨。弥子瑕与卫灵公两个,名虽叫是君臣,恩爱过于夫妇。弥子瑕吃剩的个残桃递与卫灵公吃,不说他的亵渎,说你爱君得紧,一个桃儿好吃,自己也不肯吃了,毕竟要留与君吃。国家的法度:朝廷坐的御车,任凭甚么人,但有僭分坐的,法当砍了两脚。一夜,弥子瑕在朝宿歇,半夜里知他母亲暴病,他自己的车子不在,将灵公坐的御车竟自坐到家去。法司奏知灵公,说他矫驾君车,法当刖足。灵公说:"他只为母亲有病回看心忙,连犯法危身也是不暇顾的,真真孝子,不可以常法论他。"后来弥子瑕有了年纪,生了胡须,尽了缘法,灵公见了他就如"芒刺在背"一般,恨不得一时致他死地,追论不该把残桃献君,又不应擅坐朝廷的车辆可见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婢仆,无一不要缘法。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