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生遭打又陪钱 张子报仇兼射利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雪恨不烦刀剑,翻冤何用戈矛?欢洽尊前称好会,剸胸不觉中吴钩,妙计可封留。比较监牢不算,延僧建醮钱丢。一顿门拴相毒打,再三下气苦央求,三倍价高酬。--右调《破阵子》却说素姐自从鹰神下降,白尼姑建斋忏悔之后,待那丈夫狄希陈果然就好了十分三四,一时间性气起来,或是瞪起眼睛,或是抬起手脚,有时自
雪恨不烦刀剑,翻冤何用戈矛?欢洽尊前称好会,剸胸不觉中吴钩,妙计可封留。比较监牢不算,延僧建醮钱丢。一顿门拴相毒打,再三下气苦央求,三倍价高酬。
--右调《破阵子》
却说素姐自从鹰神下降,白尼姑建斋忏悔之后,待那丈夫狄希陈果然就好了十分三四,一时间性气起来,或是瞪起眼睛,或是抬起手脚,有时自己忽然想起那鹰神的利害,或是狄希陈微微的说道:"你忘记了那莲花庵打醮了么?"素姐便也渐渐的按下火去,缩转了手脚,丢下了棍子,止于臭骂几句,便也罢了。这狄希陈毕竟是有根器的人,不等素姐与他几分颜色,便就要染大红,时时如临深渊,刻刻如履薄冰,听于无声,视于无形,先意承志,依旧奉承。
一日,素姐见狄希陈坐在房中,素姐说道:"我看你这个东西,待要说你不是个人,你又斩眉多梭眼的说话吃饭,穿着件人皮妆人;待要说你是个人,你又一点儿心眼也都没了。似这几日,我看菩萨的面上,不合你一般见识;谁想娇生惯养了,你通常不像样了。这顾绣衣裳,你要是没曾与人,还在那里放着,你就该流水的取了来与我;你要是与了婊子去了,你是个有怕惧的,你就该钻头觅缝的另寻一套与我。我这几日,我说我不言语,看你怎么样的。你把个贼头缩着,妆那忘八腔儿,我依么?两好合一好,你要似这们等的,我管那甚么鹞鹰野鹊的,我还拿出那本事来罢!"狄希陈听见这素姐的发作,唬得三魂去了六魂,说道:"这顾绣衣裳,我实不曾叫人去买,我连这顾绣两个字听也不曾听见。你只说是那里见来,或是听见谁说,我好到那里刨着根子,就使一百千钱,我高低买一套与你。"素姐说:"你'蛇钻的窟窿蛇知道',你叫我说?我限你三日就要!"
狄希陈戴了这顶愁帽,只是没有头发的璺儿,却往那里钻研?再三向狄周媳妇合调羹手里打听,调羹说道:"我们每日见他打你,恨不得替你钻到那地缝里去!若是我们知道甚么风信,岂有不替你遮瞒的?他自正月十六日莲花庵里回来就合你闹起,情管是那里受的病根。你还到那里仔细打听。"狄希陈道:"我若果真叫人买甚么顾绣,我可往那根子上去安插;我影儿也没有,我可往那里去打听?"调羹道:"他既是从莲花庵回家就发作起头,这事白姑子一定晓的就里的始末,你还到他那里刨黄。"狄希陈道:"刘姐,你指教的极是,待我到他那里问他的详细。"
狄希陈穿了道袍,走到莲花庵外,两扇庵门牢牢的紧闭。敲了半日,走出一个半老的妇人来,开了门,认得是狄希陈问说:"白师傅何在?我要请见,问他句说话。"那妇人道:"白师傅是我的妹子,我是他的寡妇姐姐,久在这庵中帮他们做饭。白师傅从今日五更,因有点官事,合他徒弟冰轮都上城去了。"狄希陈道:"一个出家的女僧有甚么官司口舌,却师徒都上城去?"那妇人,人都称他是"老白"。那老白道:"因庵里失了些盗,往捕衙递呈哩。"
原来这白姑子与素姐建这忏悔道场,磕了一百多银子的拐。天下的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不为。"况且那小器量的人,一旦得了横财,那样趾高气扬的态度,自己不觉,旁边的人看得甚是分明。因此轰动了镇上的一个偷儿。醮完第三日的晚上,拿出飞墙走壁的本事,进到庵中,正见白姑子与徒弟冰轮在禅房里上下两张床上睡觉,老白自己在厨房炕上安歇。那偷儿取出两枝安息香来,在佛前琉璃灯上点着,一枝插在厨房,一枝插在白姑子卧房里面。这香原是蒙汗药做的,人的鼻孔内闻了这个气味即便鼾鼾睡去,手脚难抬,口眼紧闭。
偷儿又在佛前琉璃灯内点起烛来,只见香案上安着一个课筒;那偷儿即在观音菩萨面前跪下,叩了四叩,祝赞:"僧家的财物,本等不该偷盗他的;但他只该谨守菩萨的戒行,不该起这等的贪心。人家夫妇不和,你用智慧与他调停和睦,些微得他些经忏银钱便是,如何乘机设智,骗他这如许的资财?路见不平,旁人许■丽。弟子起心不平,今日要来偷他的回去。如果弟子该偷他的,望菩萨赐一上上之课;如果不该偷他的财物,只许他骗害平人,赐弟子一个下下之课。"把课筒在香案上薰了两薰,拿在手中晃了几晃,倒出那三个钱来,铺在桌上,查看课簿,真真"上上"两个大字。
偷儿喜不自胜,又磕了四个狗头相谢,走进房内,翻砖倒瓦。两个姑子睡得烂熟如泥,一个老白睡得象个醉猪死狗。揭开他的箱子,止有衣裳、鞋、袜、汗巾、手帕之类,并没有那诓骗的百两多银。偷儿先把那精美的物件卷了一包,又在房内遍寻那银子不见,放出那两只贼眼的神光,在白姑子床上席背后揭开一看,只见墙上三个抽斗,都用小镀银锁锁住,外用床席遮严。偷儿喜道:"这个秃科子,倒也收藏的妙!"扭开第一个抽斗,里面止有千把散钱。偷儿又把第二个抽斗扭开,却好端端正正那百十两银子,还有别的小包,也不下二三十两。偷儿叫了声"惭愧",尽数拿将出来。衣架上搭着一条月白丝绸搭膊,扯将下来,将那银子尽情装在里面。又将那第三个抽斗扭开,里面两三根"明角先生",又有两三根"广东人事",两块"陈妈妈",一个白绫合包,扯开里面,盛着一个大指顶样的缅铃,余无别物。
1 2 3 4 5
相关热词搜索:张子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