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戏耍智服柳青 有心提防交结姜铠

互联网 0
导读:且说柳青出了西厢房,高声问道:"东厢房炭烛茶水酒食等物,俱预备妥当了没有?"只听仆从应道:"俱已齐备了。"柳青道:"你们俱各回避了,不准无故的出入。"又听妇人声音说道:"婆子丫环,你们警醒些!今晚把贼关在家里,知道他净偷簪子,还偷首饰呢。"早有个快嘴丫环接言道:"奶奶请放心吧
且说柳青出了西厢房,高声问道:"东厢房炭烛茶水酒食等物,俱预备妥当了没有?"只听仆从应道:"俱已齐备了。"柳青道:"你们俱各回避了,不准无故的出入。"又听妇人声音说道:"婆子丫环,你们警醒些!今晚把贼关在家里,知道他净偷簪子,还偷首饰呢。"早有个快嘴丫环接言道:"奶奶请放心吧。奴婢将裤腿带子都收拾过了,外头任吗儿也没有了。"妇人嗔道:"多嘴的丫头子,进来吧,不要混说了。"这说话的原来是柳娘子。蒋爷听在心内,明知是说自己,置若罔闻。
此时已有二鼓。柳青来到东厢房内,抱怨道:"这是从那里说起!好好的美寝不能安歇。偏偏的这盆炭火也不旺了,茶也冷了,这还要自己动转。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才偷,真叫人等的不耐烦。"忽听外面"他拉""他拉"的声响,猛见帘儿一动,蒋爷从外面进来,道:"贤弟不要抱怨。你想你这屋内,又有火盆,又有茶水,而且裱糊的严紧,铺设的齐整。你瞧瞧我那屋子犹如冰害一般,八下里冒风,连个铺垫也没有。方才躺了一躺,实在的难受。我且在这屋里暖和暖和。"柳青听了此话,再看蒋爷头上只有网巾,并无头巾,脚上他拉着两只鞋,是躺着来着,便说道:"你既嚷冷,为什么连帽子也不戴?"蒋爷道:"那屋里什么全没有。是我刚才摘下头巾枕着来,一时寒冷,只顾往这里来,就忘了戴了。"柳青道:"你坐坐,也该过去了。你有你的公事,早些完了,我也好歇息。"蒋爷道:"贤弟,你真个不讲交情了。你当初到我们陷空岛,我们是何等待你。我如今到了这里,你不款待也罢了,怎么连碗茶也没有呢?"柳青笑道:"你这话说得可笑。你今日原是偷我来了。既是来偷我,我如何肯给你预备茶水呢?你见世界上有给贼预备妥当了,再等着他来偷的道理么?"蒋平也笑道:"贤弟说的也是。但只一件,世界上有这末明灯蜡烛等贼偷的么?你这不是‘开门揖盗’,竟是‘对面审贼’了。"柳青将眼一瞪,道:"姓蒋的,你不要强辩饶舌。你纵能说,也不能说了我的簪子去。你趁早儿打主意便了。"蒋爷道:"若论盗这簪子原不难,我只怕你不戴在头上那就难了。"
柳青登时生起气来,道:"那岂是大丈夫所为!便摘下头巾,拔下簪子,往桌上一掷,道:"这不是簪子?说还哄你不成。你若有本事,就拿去。"蒋平者着脸儿,伸手拿起,揣在怀内,道:"多谢贤弟。"站起来就要走。柳青微微冷晒,道:"好个翻江鼠蒋平!俺只当有什么深韬广略,原来只会撒赖!可笑呀,可笑!"蒋爷听了,将小眼一瞪,瘦脸儿一红,道:"姓柳的,你不要信口胡说。俺蒋平堂堂男子,要撒赖做什么?"回手将簪子掏出,也往桌上一掷,道:"你提防着,待我来偷你。"说罢,转身往西厢房去了。
柳青自言自语道:"这可要偷了。须当防备。"连忙将簪子别在头上,戴上头巾,两只眼睛睁睁的往屋门瞅着,以为看他如何进来,怎么偷法。忽听蒋爷在西厢房说道:"姓柳的,你的簪子我偷了来了。"柳青吓了一跳,急将头巾摘下,摸了一摸,簪子仍在头上,由不的哈哈大笑,道:"姓蒋的,你是想簪子想疯了心了。我这簪子好好还在头上,如何被你偷去?"蒋平接言道:"那枝簪子是假的,真的在我这里。你不信,请看那枝簪子,背后没有暗寿字儿。"柳青听了,拔下来仔细一看,宽窄长短分毫不错,就只背后缺少寿字儿。柳青看了暗暗吃惊,连说"不好!"只得高声嚷道:"姓蒋的,偷算你偷去,看你如何送来?"蒋爷也不答言。
柳青在灯下赏玩那枝假簪,越看越象自己的,心中暗暗罕然,道:"此簪自从在五峰岭上,他不过月下看了一看,如何就记得恁般真切?可见他聪明至甚。而且方才他那安安详详的样儿行所无事,想不到他抵换如此之快。只他这临事好谋,也就令人可羡。"复又一转念,猛然想起:"方才是我不好了!绝不该合他生气,理应参悟他的机谋,看他如何设法儿才是。只顾暴躁,竟自入了他的术中。总而言之,是我量小之故。且看他将簪子如何送回。千万再不要动气了!"等了些时不见动静,便将火盆拨开,温暖了酒,自斟自饮,怡然自得。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柳青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