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髯伯艺高服五鼠 白玉堂气短拜双侠

互联网 0
导读:且说白玉堂见汤生主仆已然出庙去了,对那大汉执手道:"尊兄请了。"大汉道:"请了。请问尊兄贵姓?"白玉堂道:"不敢。小弟姓白,名玉堂。"大汉道:"暧哟!莫非是大闹东京的锦毛鼠白五弟么?"玉堂道:"小弟绰号锦毛鼠。不知兄台尊姓。"大汉道:"劣兄复姓欧阳名春
且说白玉堂见汤生主仆已然出庙去了,对那大汉执手道:"尊兄请了。"大汉道:"请了。请问尊兄贵姓?"白玉堂道:"不敢。小弟姓白,名玉堂。"大汉道:"暧哟!莫非是大闹东京的锦毛鼠白五弟么?"玉堂道:"小弟绰号锦毛鼠。不知兄台尊姓。"大汉道:"劣兄复姓欧阳名春。"白玉堂顿时双睛一瞪,看了多时,方问道:"如此说来,人称北侠号为紫髯伯的就是足下了。请问到此何事?"北侠道:"只因路过此庙,见那小童啼哭,问明,方知他相公不见了,因此我悄悄进来一看,原来五弟在这里窃听我也听了多时。后来五弟进了屋子,劣兄就在五弟站的那里,又听五弟发落两个贼尼。劣兄方回身,开了庙门,将小童领进,使他主仆相认。"玉堂听了,暗道:"他也听了多时,我如何不知道呢?再者我原为访他而来,如今既见了他,焉肯放过。须要离了此庙,再行拿他不迟。"想罢,答言:"原来如此。此处也不便说话,何不到我下处一叙?"北侠道:"很好。正要领教。"
二人出了板墙院,来到角门。白玉堂暗使促狭,假作逊让,托着北侠的肘后,口内道:"请了。"用力往上一托,以为能将北侠搡出。谁知犹如蜻蜒撼石柱一般,再也不动分毫。北侠却未介意,转一回手,也托着玉堂肘后,道:"五弟请。"白玉堂不觉不由,就随着手儿出来了,暗暗道:"果然力量不小。"
二人离了慧海妙莲庵。此时雨过天晴,月明如洗,星光朗朗,时有初鼓之半。北侠问道:"五弟到杭州何事?"玉堂道:"特为足下而来。"北侠便住步问道:"为劣兄何事?"白玉堂就将倪太守与马强在大理寺审讯、供出北侠之事说了一遍,说:"是我奉旨前来,访拿足下。"北侠听玉堂这样口气,心中好生不乐,道:"如此说来,白五老爷是钦命了。欧阳春妄自高攀,多多有罪。请问钦命老爷,欧阳春当如何进京?望乞明白指示。"北侠这一问,原是试探白爷懂交情不懂交情。白玉堂若从此拉回来,说些交情话,两下里合而为一,商量商量,也就完事了。不想白玉堂心高气傲,又是奉旨,又是相谕,多大的威风,多大的胆量;本来又仗着自己的武艺。他便目中无人,答道:"此乃奉旨之事,既然今日邂逅相逢,只好屈尊足下,随着白某赴京便了。何用多言。"欧阳春微微冷笑道:"紫髯伯乃堂堂男子,就是这等随你去,未免贻笑于人。尊驾还要三思。"北侠这个话虽是有气,还是耐着性儿,提拨白玉堂的意思。谁知五爷不辨轻重,反倒气往上冲,说道:"大约合你好说,你决不肯随俺前去,必须较量个上下,那时被擒获,休怪俺不留情分了。"北侠听毕,也就按捺不住,连连说道:"好,好,好!正要领教,领教。"
白玉堂急将花氅脱却,摘了儒巾,脱下朱履,仍然光着袜底儿,抢到上首,拉开架式。北侠从容不迫,也不赶步,也不退步,却将四肢略为腾挪,只是招架而已。白五爷抖擞精神,左一拳,右一脚,一步紧如一步。北侠暗道:"我尽力让他,他尽力的逼勒,说不得叫他知道知道。"只见玉堂拉了个回马势,北侠故意的跟了一步。白爷见北侠来的切近,回身劈面就是一掌。北侠将身一侧,只用二指看准胁下轻轻的一点。白玉堂倒抽了一口气,顿时经络闭塞,呼吸不通,手儿扬着落不下来,腿儿迈着抽不回去,腰儿哈着挺不起身躯,嘴儿张着说不出话语,犹如木雕泥塑一般,眼前金星乱滚,耳内蝉鸣,不由的心中一阵恶心迷乱,实实难受得很。那二尼禁不住白玉堂两手,白玉堂禁不住欧阳春两指。这比的虽是贬玉堂,然而玉堂与北侠的本领究有上下之分。
北侠惟恐工夫大了,必要受伤,就在后心陡然击了一掌。白玉堂经此一震,方转过这口气来。北侠道:"恕劣兄莽撞,五弟休要见怪。"白玉堂一语不发,光着袜底,呱咭呱咭,竟自扬长而去。
白玉堂来到寓所,他却不走前门,悄悄越墙而入,来到屋中。白福见此光景,不知为着何事,连忙递过一杯茶来。五爷道:"你去给我烹一碗新茶来。"他将白福支开,把软帘放下,进了里间,暗暗道:"罢了,罢了!俺白玉堂有何面目回转东京?悔不听我四哥之言!"说罢,从腰间解下丝综,登着椅子,就在横楣之上,拴了个套儿。刚要脖项一伸,见结的扣儿已开,丝绦落下;复又结好,依然又开,如是者三次。暗道:"哼!这是何故?莫非我白玉堂不当死于此地?"话尚未完,只觉后面一人手拍肩头,道:"五弟,你太想不开了。"只这一句,倒把白爷吓了一跳,忙回身一看,见是北侠,手中托定花氅,却是平平正正,上面放着一双朱履,惟恐泥污沾了衣服,又是底儿朝上。玉堂见了,羞的面红过耳,又自忖道:"他何时进来,我竟不知不觉。可见此人艺业比我高了。"也不言语,便存身坐在椅凳之上。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