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方貂误救朱烈女 贪贺豹狭逢紫髯伯

互联网 0
导读:且说倪继祖又听朱烈女唤转来,连忙说道:"姐姐还有什么吩咐?’朱绛贞道:"一时忙乱,忘了一事。奴有一个信物,是自幼佩戴不离身的。倘若救出我爹爹之时,就将此物交付我爹爹,如同见女儿一般。就说奴誓以贞洁自守,虽死不辱,千万叫我爹爹不必挂念。"说罢,递与倪继祖。又道:"大老爷务要珍重。"倪继祖接来,就着灯笼一看,不由的
且说倪继祖又听朱烈女唤转来,连忙说道:"姐姐还有什么吩咐?’朱绛贞道:"一时忙乱,忘了一事。奴有一个信物,是自幼佩戴不离身的。倘若救出我爹爹之时,就将此物交付我爹爹,如同见女儿一般。就说奴誓以贞洁自守,虽死不辱,千万叫我爹爹不必挂念。"说罢,递与倪继祖。又道:"大老爷务要珍重。"倪继祖接来,就着灯笼一看,不由的失声道:"暧哟!这莲花……"刚说至此,只见倪忠忙跑回来道:"快些走吧!"将手往胳肢窝里一夹,拉着就走。倪继祖回头看来,后门已关,灯火已远。
且说朱绛贞从花园回来,芳心乱跳,猛然想起,暗暗道:"一不作,二不休。趁此时,我何不到地牢将锦娘也救了,岂不妙哉?"连忙到了地牢。恶贼因这是个女子,不用人看守。朱小姐也是佩了钥匙,开了牢门,便问锦娘有投靠之处没有。锦娘道:"我有一姑母离此不远。"朱统贞道:"我如今将你放了,你可认得么?"锦娘道:"我外祖时常带我往来,奴是认得的。"朱绛贞道:"既如此,你随我来。"两个人仍然来至花园后门。锦娘感恩不尽,也就逃命去了。
朱小姐回来静静一想,暗说:"不好!我这事闹的不小。"又转想:"自己服侍郭氏,他虽然嫉妒,也是水性扬花。倘若他被恶贼哄转,要讨丈夫欢喜,那时我难保不受污辱。哎!人生百岁,终须一死。何况我爹爹冤枉已有太守搭救,心愿已完。英若自尽了,省得耽惊受怕。但死于何地才好呢?--有了!我索性缢死在地牢。他们以为是锦娘悬梁,及至细瞧,却晓得是我。也叫他们知道是我放的锦娘,由锦娘又可以知道那主仆也是我放的。我这一死,也就有了名了。"主意已定,来到地牢之中,将绢巾解下,拴好套儿,一伸脖颈,觉的香魂缥缈,悠悠荡荡,落在一人身上。渐渐苏醒,耳内只听说道:"似你这毛贼,也敢打门棍,岂不令人可笑。"
这话说的是谁?朱绛贞如何又在他身上?到底是上了吊了?不知是死了没死?说的好不明白,其中必有缘故,待我慢慢叙明。
朱绛贞原是自缢来着。只因马强白昼间在招贤馆将锦娘抢来,众目所观,早就引动了一人,暗自想道:"看此女美貌非常,惜乎便宜了老马。不然时,我若得此女,一生快乐,岂不胜似神仙?"后来见锦娘要刺马强,马强一怒,将他下在地牢,却又暗暗欢喜道:"活该这是我的姻缘。我何不如此如此呢?"
你道此人是谁?乃是赛方朔方貂。这个人且不问他出身行为,只他这个绰号儿,便知是个不通的了。他不知听谁说过东方朔偷桃,是个神赋。他便起了绰号叫赛方朔。他又何尝知道复姓东方名朔呢。如果知道,他必将"东"字添了,叫"赛东方朔"。不但念着不受听,而且拗口,莫若是赛方朔吧,管他通不通,不过是赋罢了。
这方貂因到二更之半,不见马强出来,他便悄悄离了招贤馆,暗暗到了地牢。黑影中正碰在吊死鬼身上,暗说:"不好。"也不管是锦娘不是,他却右手揽定,听了听喉间尚然作响,忙用左手顺着身体摸到项下,把巾帕解开,轻轻放在床上。他却在对面将左手拉住右手,右手拉住左手,往上一扬,把头一低,自己一翻身,便把女子两胳膊搭在肩头上;然后一长身,回手把两腿一拢往上一颠,把女子背负起来,迈开大步,往后就走。谁知他也是奔花园后门,皆因素来瞧在眼里的。及至来到门前,却是双扇虚掩,暗暗道:"此门如何会开了呢?不要管他,且自走路要紧。"一气走了三四里之遥,刚然背到夹沟,不想遇见个打问棍的,只道他背着包袱行李,冷不防就是一棍。方貂早已留神,见棍临近,一侧身把手一扬,夺住闷棍往怀里一带,又往外一耸,只见那打门棍的将手一撒,哈哈一声栽倒在地,爬起来就跑,因此方貂说道:"似你这毛贼,也敢打门棍,岂不令人可笑。"可巧朱绛贞就在此时苏醒,听见此话。
谁知那毛贼正然跑时,只见迎面来了一条大汉拦住,问道:"你是作什么的?快讲!"真是贼起飞智,他就连忙跪倒,道:"爷爷救命呵!后面有个打闷棍的,抢了小人的包袱去了。"原来此人却是北侠,一闻此言,便问道:"贼在那里?"贼说:"贼在后面。"北侠回手抽出七宝钢刀,迎将上来。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