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回-拒王师周昂设毒计 审奸细元帅探军惰

互联网 0
导读:话说杨元帅将徐鸣皋留守巩昌,即日拔队直望兰州进发。在路行程不过两日,已至兰州境界,杨元帅即传令离城三十里下寨。各营得令,当即放炮安营已毕。早有细作报入兰州,寘鐇即聚众议道:“今杨一清又提兵到来,当以何策拒之,使他不能长驱直入?”当下周昂说道:“主公勿虑,末将早已设下计策准备擒他了。”寘鐇道:&ldquo

话说杨元帅将徐鸣皋留守巩昌,即日拔队直望兰州进发。在路行程不过两日,已至兰州境界,杨元帅即传令离城三十里下寨。各营得令,当即放炮安营已毕。

早有细作报入兰州,寘鐇即聚众议道:“今杨一清又提兵到来,当以何策拒之,使他不能长驱直入?”当下周昂说道:“主公勿虑,末将早已设下计策准备擒他了。”寘鐇道:“不知将军有何妙计,可胜敌人?”周昂道:“今杨一清以战胜之兵直抵我境,彼必以为战无不克,攻无不利,未将即以此二意败之。明日被必来索战,我兵只可败,不可胜,先骄其志,使彼毫不防备,然后城上虚设旌旗,著作弃城而走之状。一面再密令细作扮作工人模样,布散谣言,就说城中不足一千人马,且皆老弱无用,诱彼前来攻城。第二日便诈称主公等知势不敌,已于夜间率领各将出城,轻骑间道,潜投安化。敌军虽闻此言,断不敢轻信,须使细作进城探听。主公等可急急移驻北城外十里玉泉营屯扎;末将再与温将军二人,分兵前往东城外五里凤尾坡埋伏;刘将军、高将军二人,亦即分兵前往西城外七里三家甸埋伏。一面飞檄调取仇钺,火速提兵前来,以厚兵力。等杨一清来取兰州,即便放他大队入城,然后我以大兵围之。兰州粮草本不丰足,我再将所有搬运出城,彼困城中,粮尽必死,此不战而自胜也。”寘镭闻言大喜,当下夸奖道:“将军之计,可谓高出萧何、远胜诸葛矣。”于是密传号令,使各营预备。又于营中挑选老弱小军千余名,以为诱敌之用。诸事已毕,专等敌军前来索战不表。

且说杨元帅安下大营,即聚众商议道:“兰州一城本不难破,惟周昂智勇过人,谋略深远,尔等众位临阵时务要小心,万万不可轻视,如违令者立斩。”众将唯唯听令。暂息一日。次日,即命各军前赴城下讨战。当下众将皆是全身披挂,随着杨元帅齐赴阵场。只听大炮三声,出了营门,一字儿排开阵势,直望兰州城下而去。

不一刻已至,杨元帅便命三军列成队伍,射住阵脚,当令一枝梅前去讨战。一枝梅答应,即便带领精兵二千,飞马跑至城下,大声喊道:“尔等听着:速报道藩寘鐇知道,叫他早早开城,纳降受缚。倘再执迷抗拒王师,一旦大兵踏破城池,必致玉石不分,生灵涂炭,那时可悔已无及了。”话又未完,只听一声炮响,城门开处,早冲出一枝兵来。当先马上坐着一员大将,手执方天画戟。一枝梅抬头一看,但见他盔甲歪斜,身躯疲惫,满脸的委顿之气。再看后面那些兵卒,个个皆是老弱无能之辈,所有的旗帜器械亦复东倒西歪,毫不齐整。

一枝梅看罢,心中暗道:“闻得周昂谋略兼人,智勇足备。今观如此,只是一个卑不足道之辈:岂有如此老弱,可以敌得战胜的王师?莫非此人不是周昂,即不然其中或有诡诈,倒要小心试验他一阵。”正自暗道,忽听马上那员大将高声说道:“来者何人,胆敢口出大言,目空一切?快快通过名来,待俺老爷擒你。”一枝梅见问,便大怒道:“贼将听了:俺乃总督兵马右都御使杨元帅麾下行军运粮都指挥慕容贞老爷是也,尔可是周昂么?”那马上贼将道:“既闻老爷大名,还不快快下马受缚!”一枝梅大怒,随即飞舞镔铁点钢刀,冲杀过来。周昂即将画戟接着,二人搭上手,便交战起来。周昂故意毫不用力,只得与一枝梅慢慢的厮杀。战了不足十合,便卖个破绽,虚刺一戟,拨马就逃,回头向一枝梅说道:“俺老爷战不过你,毋得追赶。今且回城,明日再战罢。”说着,已回到本城去了。一枝梅看见那种光景,也不追赶,当即鸣金收军。

回至大营,杨元帅问道:“尔观今日敌将之情形乎?”一枝梅道:“便是末将也甚疑惑。若以周昂而论,断非如此军械不明,队伍不整。但与交战,遂将又毫不着力,不足十合,便自败回本阵,莫非其中有诈么?”杨元帅道;“以本帅观之,其中必然有诈。某料这将周昂必然料我以战胜之兵来攻此城,一定内含骄意,毫不防备。彼即故示委顿,以诱我军前去追赶,他再出奇兵胜之,此骄敌之法也。以后将军等出阵,务要小心防备,不可中了他计,慎之慎之!”

一枝梅道:“元帅所见极是,末将等当临阵时格外谨慎,偏不叫中他计便了。但有一件,似此旷日持久,则兰州何日可得呢?”杨元帅道:“本帅却有一计在此,明日可急急飞檄驰往安化。调取仇钺,使他星夜前来,诈称探悉寘鐇败退兰州,提兵前来助战,寘鐇必不疑虑。可于那时使仇钺出其不意,以擒逆藩。逆藩既擒,周昂便不足虑,我等可不战而定矣。”一枝梅等皆道;“此计甚是高明,但遣何人前去?”杨元帅道:“说不得还要劳徐将军辛苦一趟才好。”徐庆答道;“末将愿往。”罗季芳也便喊道:“末将也愿与徐庆兄弟同往。”徐庆正要拦他,杨元帅当即止道:“军中毋得乱言。此去用你不着,尔在军中,本帅自有差遣。如违军令,定按军法从事。”罗季芳见元帅如此威严,也就不敢开口,只得唯唯退下。当下杨元帅即写了书札,付与徐庆,饬令前去不表。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