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家乡在望了

互联网 0
导读:火车宛如一条游龙,一会儿潜入深隧的山洞,一会儿在碧翠的山腰上腾进。车过娘子关,家乡在望了。想起离开家乡,离开母怀的时候,评梅是带着多么天真烂漫的梦,何等美妙的憧憬!而今,落花流水,春逝秋去,只剩得几许残梦!我在古老的京城奔波,我在荆棘丛生的人生旅途上踽踽独行,我巴经感到疲惫了。我没有一刻

火车宛如一条游龙,一会儿潜入深隧的山洞,一会儿在碧翠的山腰上腾进。

车过娘子关,家乡在望了。

想起离开家乡,离开母怀的时候,评梅是带着多么天真烂漫的梦,何等美妙的憧憬!而今,落花流水,春逝秋去,只剩得几许残梦!

我在古老的京城奔波,我在荆棘丛生的人生旅途上踽踽独行,我巴经感到疲惫了。我没有一刻不思念你,——家乡,母亲!我每一根情丝,都系在家乡山山水水的腰间,都系在母亲温柔敦厚的怀里。生我养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母亲,我唯有期待你们的爱,来抚慰我痛苦的灵魂!

啊!娘子关!

峻峨雄伟,巍然高耸的娘子关;峭壁如云,奇峰叠起的绵山;飞珠溅玉,直流倾泻的大瀑布;烟雾飘渺的苇泽关;平阳公主扼守雄关的英姿,娘子军横扫千军的伟业;……还有,还有吴天放的侃侃而谈,风流倜傥,曾经激起我多少抒不尽的情怀呵!

可惜!岁月蹉跎,人生倥惚,如今只化作了烟雨苍莽之中牧童的笛声,村妇的微笑。六年前,十七岁少女天真的幻想,美妙的憧憬,如今早已溅上了人生的斑斑血痕!

家中的园丁,挑着一担木水筲,刚刚走到门前的桃花潭边,站住了。看着评梅提着小皮箱,老远地走过来。

老园丁一时没有认出是评梅,手搭眼罩,遮住夕阳刺眼的光亮,抹搭着昏花的老眼,等到评梅到了跟前,他终于认出来了。忙放下水筲,给评梅鞠了一躬,朝大门里喊道:

“小姐回来了!”

听见喊声,第一个跑出来的是侄女昆林。

“梅姑!”昆林喊着,接过了评梅手中的皮箱。

昆林已经十三岁了,浓密的黑发,把她原本俊俏的脸膛,衬托得更加抚媚动人;两只会说话的眼睛,仿佛是门前的桃花潭水,清澈,明亮,显得聪颖慧敏。

评梅离家那年,昆林不过七八岁。转眼之间,昆林也出脱得像是个大姑娘了。

都说侄女像姑。昆林确实像评梅小时候一模一样。评梅想起自己走过的人生坎坷的路,看看眼前天真烂漫的侄女,不禁从小底里哀叹了一声,——不知昆林将来的命运如何!

评梅走进大门,看见父亲正在葡萄架下看报,嫂嫂在花架下洗手,妈妈正在堂屋灶边蒸饭。

评梅站在大门口,见到家,见到爸妈,没有往里走,也没有喊。只是眼泪先自落了下来。

跟着进来的昆林,喊了句:

“爷爷,梅姑回来了!”

石铭这才拾起头,先是一怔,放下手中的报纸,慢慢端详,着,朝评梅走过来。

这时,浥清嫂子把手上的水甩甩,抄起花架上的毛巾,一边擦着,一边笑吟吟地也朝评梅走过来。看着银须飘拂的老父,还在端详评梅,浥清说:

“爸,这不是我妹妹回来了嘛!”

父亲这才“噢”了一声:

“是心珠回来了吗?”

评梅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一下扑到父亲跟前:

“爸,是心珠回来了!你的女儿,回来了!”

然后,叫了声“嫂子”,便扭身抱住浥清。

“珠儿,怎么提前回家了?”父亲问。

评梅看着父亲,没有回答,泪如雨下。

石铭愣愣怔怔地看着她。每年寒暑假回山城,女儿事先都有信来,父亲搬着指头算天日,站在大门口手搭凉蓬望呵,盼。今年咋事先没有信来,就突然回家了呢?

这时,昆林已经提着评梅的皮箱进了屋,把梅姑回来的消息,报告给了奶奶。

母亲两手还沾着面,便摩挲着手,颤颤巍巍地小跑着出来。

“是珠儿回来吗?是珠儿回来了吗?”母亲边喊着说,边跑过来。

评梅一见母亲,激动夹杂着些痛楚,思念掺和着些悲苦,一块涌上了心头。

“妈——!”

她喊了一声,便扑到母亲的怀里,跪在母亲的膝下,抱着母亲的双腿,哭起来。

“珠儿,”母亲叫着,“在外头,生病啦?你的脸色咋这么难看,憔悴?”

评梅仰脸看着母亲,不敢回答;父亲苍老了许多,比父亲年少二十岁的母亲,脸上也添了不少皱纹。评梅只是跪在母亲面前,抱着母亲的双腿哭。

石铭在一边叹着气,那一部煞白的银须,似乎在轻轻地抖动着。

浥清把评梅搀起来,扶到屋里,打了水,让她洗洗脸。

晚饭是在一种沉闷的气氛中进行,谁也不说话。评梅伯父母伤心,极力咽泪装欢,说些逗趣的话。然而.说者惨苦,听者惨笑。只有不谙世事的昆林,时时地天真地笑着。

晚饭后,评梅帮助嫂子洗碗时,嫂子悄声告诉评梅,说是昆林二舅说的:三月底,太原召开高君宇追悼大会,爸也去了,是特意赶去的,爸是老泪横流,说君宇是他最得意的门生,今日先他而做古,他只有洒上几滴老泪了!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