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狂风暴雨的夜晚

互联网 0
导读:冒着狂风暴雨,高君宇来到古庙荒斋,和他眷恋日久的姑娘告别。评梅正惊诧这深夜不速之客到底是谁,高君字已经揭去脸上的假须。评梅惊喜地喊道:“呃,君宇!……是你?真的是你吗,君宇?”玉玲笑了,悄悄地退了出去。&

冒着狂风暴雨,高君宇来到古庙荒斋,和他眷恋日久的姑娘告别。

评梅正惊诧这深夜不速之客到底是谁,高君字已经揭去脸上的假须。评梅惊喜地喊道:

“呃,君宇!……是你?真的是你吗,君宇?”

玉玲笑了,悄悄地退了出去。

“君字,”评梅仍旧处在愕然之中,“你为什么这样化妆?你为什么在这狂风暴雨的夜晚,还跑到我这里来?”

高君宇没有立时回答她,只是苦笑着。雨水顺着他的黑呢帽沿儿,还在往下滴;雨衣流下的水,在他的脚边已经形成了一洼水滩,洇湿了一大片。

“君宇,告诉我,出了什么事?”评梅急切地问。

她一边问,一边帮助高君宇脱下雨衣,回手又递给他一块毛巾擦脸。她细细的眉峰,微微颦蹙着,明显地流露出她的焦急和担忧。

高君宇告诉她,腊库胡同16号有人已经被捕,现在,北洋政府的军警们还藏在那里,等候捕他。他要去山西办事,今夜十一点的火车离开北京。这样的风雨之夜,军警们大约都回家休息了,街面很安全,他是特意来向她辞行的。

高君宇说得很轻松,语气也相当缓和,他怕造成一种紧张恐怖的气氛,使她害怕。他看着评梅那副炯娜风流的体态,那张苍白然而很是忧郁的脸庞,他不忍心把实情告诉她,让她替自己担忧。

尽管这样,评梅听了,仍旧感到阵阵的恐惧,阵阵的战栗,脸也变得愈发的惨白了。

高君宇坐到一张藤椅上,评梅给他倒了杯水。

高君宇观察到,评梅递来水杯的手,发出轻微地颤抖。

“评梅,”他柔声说,“不要怕!没什么要紧!他们是抓不到我的。即使被他们抓去坐牢,或是杀头,也没有什么可怕!假如伯,我就不干革命事业了!”

说完,他看着评梅微微一笑。

一刹那,在评梅的心里,蓦然闪现出一个高大的、威武不屈的英雄形象。这英雄,一手执宝剑,一手执火把,冲向黑暗照亮了黑暗,挥剑砍杀妖魔鬼怪;这英雄,不是别人,就是一直深爱着她的高君宇!……

然而,这只是一刹那,而且是极其短暂的一刹那!那位手执宝剑火把的英雄,在她的脑海里只那么一闪,便又倏忽而逝了。她定睛细瞅,高君宇坐在藤椅上,手里拿着一杯水,虽然沉稳持重,可到底看不出有什么英雄气概;虽然面带刚毅英武的神色,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和挥剑腰斩群魔的英雄大侠,联系在一块儿。

评梅站起身,走到窗前,掀开碧纱窗幄,看到外面的世界,已然是黑暗沉沉,风狂雨骤。古城,被黑暗包围着,吞没了;被狂风暴雨袭击着,笼罩了。这黑云压顶的古城,难道用君宇的革命就能焕然一新?这北洋军阀统治的古城,难道能荡涤,军阀能打倒?

评梅放下窗幄,颓然坐到桌前那把藤椅上。她在病中感到悲哀的时候,也曾想从病榻上一跃而起,向世界大呼:不如意的世界,要用我们自己的力量去粉碎!可她在这举目无亲的世界上,在危机四伏的人海漂泊里,挣扎着,奋力前行。如今,她已经感到,她是人生旅途上的一个疲倦旅客。这次得病,也是不幸中之有幸,——她乐得在病神密织的绿萌下,求得暂时的憩息。

“评梅,”高君宇看她情绪有些低落,便关切地说道,“你的病体还没有痊愈,你大概很累,快上床躺下歇歇吧。”

“不,坐着得说话。”

“躺下也一样可以说话。”

“还是坐着的好。”

高君宇劝她一定要珍重保养初愈的病体,然后又把给她配药用的药方,从衬衣里掏出来,交给她。让小鹿,或者别的朋友去配。君宇还告诉她,他趁这次回山西,要到老家看看一别十年的母亲,顺便解决本身的婚姻纠葛。

评梅听得出,君字对她的关心,对她的体贴,都是极其真诚,极其真心实意的。他对她的关心和爱,他要回老家解决封建礼教压迫下产生的不幸婚姻,都是无可厚非的,都应该得到社会的同情和支持。

但是,评梅同时也觉得君宇的心一定很苦。——这不只因为他的革命茫无尽头,不只因为他在狂风暴雨中、在枪口刀丛中奔波,还因为他得不到她的爱,所产生的一种怅惘抑郁的悲苦。

“评梅,”高君宇说,“你我之间,难道真的就……”

“呃,君宇,”她打断他的话,岔开他的话题,“君宇,如果外面危险,风声太紧,你就暂时留在我这儿吧。我让玉玲在外屋给你安个床,让她进来陪我。”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