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市长”的末日

互联网 0
导读:倚仗父荫,广交权贵,拉帮结伙,称霸一方,八面威风,敛财近千万。此案惊动公安部,被列为全国第三号A级逃犯,侥幸逃脱两年后,这只狡兔终于落网,发出最后一声悲鸣。曾号称“黑市长”和当地“第6大班子”的梅河口市黑社会势力团伙首犯田波被公捕后,广大群众拍手称快!黑蒙
倚仗父荫,广交权贵,拉帮结伙,称霸一方,八面威风,敛财近千万。
此案惊动公安部,被列为全国第三号A级逃犯,侥幸逃脱两年后,这只狡兔终于落网,发出最后一声悲鸣。曾号称“黑市长”和当地“第6大班子”的梅河口市黑社会势力团伙首犯田波被公捕后,广大群众拍手称快!
黑蒙蒙的夜,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逶迤的盘山公路上,两辆警车闪着两道亮光风驰电掣般穿行。车上是吉林省公安厅刑警总队负责人刘伟带领的“打黑”特别行动队。他们此行是去辽宁省东港市执行一项紧急任务:抓捕潜逃两年之久的公安部通缉全国第三号A级逃犯——梅河口市黑社会势力犯罪团伙首犯田波。警车箭一样犁向远方,与一掠而过的山风汇成一种狂飙般的长啸。
1999年7月7日晚7时许。梅河口市古楼街金阳光浴村。居民石健的老岳父来到这里想洗澡,看看门票两元钱一张,心想不贵便欣然进去了。一个小时后老人洗完澡悠然自得地往出走,却被守门的拦住了!
“交10元钱。”
“不是两元钱门票吗?”老人纳闷儿地问。
“除了门票,还有毛巾、香皂、牙膏……”守门的掰着指头说。
“那也不行,必须交,这是规矩。”守门的强硬地说。
老人不服,找来姑爷石健。石健不容分说,带领一帮人照洗浴村的玻璃一顿猛砸,然后扬长而去。
洗浴村是田波的堂兄田宝年开的。田的媳妇惊吓之余给田宝年打电话。田宝年找来王岩、姜斌、李春友,开一辆车,拿两支猎枪,满街寻找石健,在高丽街附近他们将石健的一辆凌志车堵住,向车连射五枪,将司机和车内的人打伤。
奇怪的是,在事隔一个月的1999年8月18日早,一个叫李家勇的把黑龙江省绥化市杀人在逃犯徐成贵找到梅河,指使他和杨勇继续报复石健。8点45分,两人拿两支猎枪开一红色捷达无牌照轿车,在台湾城附近将石健开的一辆地平线右舵轿车别住。徐成贵端枪下车,用枪管将石健车前方玻璃杵碎,将枪管杵到车内。石健看枪管冲脑门杵来,急忙躲闪。枪响了,密集的枪砂射人石健肺部和右胸膛。为“缉黑”就是打仗
逃命,石健一脚油门将车起动,忍痛开到医院。经手术,虽保住性命,但胸腔内100多粒枪砂至今尚未取出。
通化市公安局接到梅河口市公安局报案后,刘鹏伟局长亲临两起枪战现场。他敏锐地察觉到“8?18”案和“7?07”案有必然联系,这是两个组织的武装团伙在持枪械斗。为什么两个团伙发展到如此嚣张程度?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这两个团伙跟梅河社会治安状况是什么关系?梅河口在今后稳定全区社会治安中如何发挥龙头作用?作为肩负一方平安神圣使命的公安局长,他不能不对这座山城中的重点市作出比一般干部更多的思考……
抓住战机,严惩不贷。果断善谋的刘鹏伟局长回到通化,马上把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潘学章找到办公室。潘学章是刑侦战线的一员老将,他正直无私肯吃苦,精通熟悉刑侦业务,沉着而有谋略。刘鹏伟局长开门见山:
、老章,我派你带几名侦查员进驻梅河口市,以搞社会调查名义,重点查“7?07”、“8?18”案两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再看看那里还有没有其他犯罪团伙。不要周一去周六回来,双休日正好找人谈话。你最好半个月回来一次,调查进展情况直接向我汇报。”
1999年8月19日下午,潘学章带领刑警支队侦查员艾兴、王文友、曲志鹏,司机赵希权秘密进驻梅河口。他们找了一个不起眼儿的招待所住下后,第二天,便开始分两条线开展工作。
通过一个月的走访调查,他们查出“7?07”和“8?18”枪战实际是田波和石健两伙黑势力互相倾轧火并的结果。
“7?07”金阳光浴村案发时,田波正陪同某领导在日本游玩。即使在千里迢迢的异国他乡,田波也马上知道了家里发生的这起枪战,当时就火冒三丈。他认为石健砸他堂兄浴场是冲他来的。他回想起以前石健为和自己争夺势力,多次聚众斗殴,打输后那悻然不服的样子,心想:“这次一定消灭他!”7月13日,田波从日本回来,立即召集参加“7?07”金阳光浴村械斗的几名手下姜斌、李春友、王岩等,给他们每人发两万元钱,并说:“这阵子我不在家,你们为我能够冲锋陷阵,我田某表示谢意!”随后便问起得力干将李家勇,小喽啰们告诉他李家勇现在深圳。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