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扫黄打非

互联网 0
导读:庄子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能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文化就如同“能攻坚强”的水一样,已经渗透到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思想和情感之中。自然环境保护的道理,很多人都懂。挖山、毁林,开垦草原种粮食,导致土地沙化,追求眼前利益的结果是破坏了生态系统的环境。今年北方饱受沙尘暴之苦,就是大自然的报复。可对扫黄打非认识不足,实际上,如果听任盗版猖獗,作者就不会甘心给盗版者&ldqu
目录
口袋书——挡不住的诱惑?
毒害向小学生扩散
“扫黄打非”面临的严峻形势
复杂的国际国内背景
新时期出版物市场分析
新时期非法出版活动的特点
音像业复苏与发展的瓶颈
一折书“猫腻”知多少
艰巨的监管任务
手机色情游戏悄“爬”上孩子手机
网上随处可见下载不受限制
中学生的新时尚?
家长、老师防不胜防
监管缺位法律空白
打非斗争侧记
金光辉等非法经营覆灭记
非法经营受法律严惩
广州“音像联合舰队”阻击盗版者
健全零售网络防盗版
国内唱片维权处境尴尬
深圳:边防官兵查获走私光碟34万张
口袋书对小学生的蛊惑日趋严重,校方也束手无策。“除了没收、教育和通知家长,没有更好的办法。但因为口袋书很隐蔽,家长对它的危害性往往估计不足。”龙翔小学教师丰永新对口袋书入侵痛心疾首,他认为小学阶段是“养成教育”的关键期,这一阶段的孩子更是无法拒绝怪异奇幻的口袋书,如接触过多,后果不堪设想。最近两年来的显著事实是,热衷口袋书孩子的年龄段越来越低,学校没收的口袋书越来越五花八门。“应该予以那些小书铺严打,比如出台类似网吧管理的法规,学校附近200米内不准经营书铺;家长应该经常检查孩子的书包。”他说。中学的情况似乎更糟,昆明23中政教处主任朱跃利激动地历数口袋书危害:不少迷恋于此的初中学生几乎丧失了汉语写作能力,那些简单、粗暴的“咿、呀、嚯、嘿”经常充斥在作文里,一些新词语让教师根本不知所云;受口袋书、网络游戏影响,暴力、自私、早恋倾向在中学生身上已经越来越严重。最危险的是,很多学生还私自传阅一些内容极其下流、淫秽的口袋书。“我不敢说中学生性行为完全与此有关,”朱跃利说,“但他们一定会受口袋书影响。”
如何杜绝?
这似乎是一个文化入侵略的时代:铺天盖地的网络游戏、内容低级的口袋书、下流庸俗的粗口歌……未成年德育正在接受巨大挑战。
“口袋书难题”同网络游戏一样让人沮丧——我们至今无法拿出可以将其取代的文化消费品和课外读物。现在的青少年必须面对着诸多“成长的烦恼”:课业负担、家长不解、老师苛责、发育期的惶惑不安及成人社会的种种道德困扰,但不能否认,目前的经典和高雅读物与青少年生活现状有极大距离;近年哈利波特的热销一再讽刺了我们青少年读物的严重滞后,昆明第五中学初二年级教师徐小原认为,“原创乏力”是口袋书泛滥的根源,如果我们能拿出自己的精品,培养自己的读者群,就可以从容应对口袋书的侵袭;她认为,即便经典的优秀童话、神话也过于注重宣传教化而忽略“娱乐”,而且经典价格不菲,这使学生越来越难以提起兴致;面对口袋书的围攻,经典们也鲜有出彩的促销和宣传方式。
昆明连环画收藏家陈昌明认为,口袋书的形式完全可以借鉴:用中国传统艺术或现代漫画技法包装精彩的原创或经典故事,相信口袋书仍会重拾连环画时代的辉煌;李胡平也赞成这样的观点:经典的儿童读物可以使用鲜活甚至好玩的方式让青少年乐于接受。同时,学校应该积极开展各种读书活动,以优秀的经典抵制低级口袋书侵袭。
当然,李胡平承认杜绝口袋书是一个长期过程,它不仅需要优秀原创读物的大量涌现,也需要学校、家庭的监督和引导,需要文化市场稽查部门的不懈努力,在完善法规、加大执法力度的前提下对口袋书出版、贩卖、出租者予以严惩。

“扫黄打非”面临的严峻形势

在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中,出版以其独有的魅力,放射着璀璨的光芒。作为造纸和印刷术发祥地的中国,作为出版业发展最早的国家之一的中国,许多令世界为之惊叹的传统文化,多以出版物的形式彰显其非凡的魅力。出版物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对整个人类的全方位构建,对科技文化的积累传播无时不在发挥着重要作用。其对人类的文明发展,无疑具有长久的深层次的影响。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的出版事业发展迅猛,出版物总量、发展速度,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中国已进入出版大国之列。一个竞争、开放的出版物市场体系逐渐形成。各种门类的出版物以其空前的规模和数量进入流通市场,各种形式的出版物经营点遍布中华大地。极大地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文化需求,促进了两个文明建设,并正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管理是一种政府行为,也标志着一个国家文明程度,对出版物市场进行有效的管理,是各级新闻出版行政管理部门职责。改革开放20年来,伴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出版物市场上的新问题、新情况层出不穷,管理任务也日益繁重,如何面对新的形势,做好新时期的出版物市场管理,始终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统领工作全局,已成为各级领导和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复杂的国际国内背景

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变化,制黄贩黄、非法出版活动从性质、内容、形式上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出现了国际背景与国内背景,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政治斗争与经济斗争相互交织、相互渗透的复杂状况。政治性非法出版物、淫秽色情出版物、侵权盗版出版物和传播政治谣言、宣扬歪理邪说的非法出版物,毒化社会风气,摧残青少年身心健康,扰乱市场经济秩序,诱发刑事犯罪,阻碍民族文化产业的发展,与“三个代表”的要求背道而驰,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严重对立。尤其是政治性非法出版物和盗版、盗印等非法出版活动,越来越成为敌对势力对我进行政治攻击、经济破坏的重要渠道和手段,直接危及到我们的思想、政治基础和国家政权的巩固。我们必须时时保持高度的政治敏感,清醒地认识到“扫黄打非”和出版物市场监管工作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必须有长期斗争的思想认识。既要在战术上打“速决战”,又要在战略上打“持久战”。出版物是一种特殊商品,只要有利可图,就必然会发生盗版行为,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扩大,这种现象有时会更加严重,我们对此既不能大惊大怪,更不能熟视无睹、掉以轻心。“扫黄打非”斗争是动态的,是波浪式的,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我们必须提高认识水平和分析水平,做到未雨绸缪,以变应变,防患于未然。及时发现问题,将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