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扫黄打非

互联网 0
导读:庄子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能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文化就如同“能攻坚强”的水一样,已经渗透到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思想和情感之中。自然环境保护的道理,很多人都懂。挖山、毁林,开垦草原种粮食,导致土地沙化,追求眼前利益的结果是破坏了生态系统的环境。今年北方饱受沙尘暴之苦,就是大自然的报复。可对扫黄打非认识不足,实际上,如果听任盗版猖獗,作者就不会甘心给盗版者&ldqu
目录
口袋书——挡不住的诱惑?
毒害向小学生扩散
“扫黄打非”面临的严峻形势
复杂的国际国内背景
新时期出版物市场分析
新时期非法出版活动的特点
音像业复苏与发展的瓶颈
一折书“猫腻”知多少
艰巨的监管任务
手机色情游戏悄“爬”上孩子手机
网上随处可见下载不受限制
中学生的新时尚?
家长、老师防不胜防
监管缺位法律空白
打非斗争侧记
金光辉等非法经营覆灭记
非法经营受法律严惩
广州“音像联合舰队”阻击盗版者
健全零售网络防盗版
国内唱片维权处境尴尬
深圳:边防官兵查获走私光碟34万张
四大盗版盗印《辞海》案背景资料:
山东东营市新华印刷厂盗版案
2000年6月初,接多人举报,上海专案组抵山东广饶县,在山东有关部门的协助下,于6月16日晚在该厂轮转机车间尽头的废料坑内发现了盗版《辞海》缩印本的PS版,破获此案。该厂盗版《辞海》缩印本5000册。委印人在警方的工作下,携款投案自首,售余盗版《辞海》1000余册被收缴。
陕西汉中印刷厂盗印案
2000年5月底,接举报。6月初,上海专案组抵汉中,该厂领导抵制,专案组撤回,但已确定委印人。12月初,在全国扫黄”办的领导下,上海专案组对汉中印刷厂进行了查处:该厂盗版《辞海》普及本5000套,未售盗版《辞海》2600余套,被查封收缴了盗版软片。参与盗版的书商哈翎于2001年6月被南京和上海警方联手抓获,另一陕西书商李清渭于2001年11月到上海向警方投案自首。
北京通县通北装订厂盗版案
此案2000年5月被北京新闻出版局市场处查获。该厂加工拆装的《辞海》普及本1500套,4500册。
河北邯郸峰峰新华印刷厂盗版案
2000年6月至2001年5月不断接举报,发现河北邯郸成安图书市场出现一种新的《辞海》盗版本,即将《辞海》普及本拆装成四卷。在河北省新闻出版局、邯郸文化局、成安警方的联合打击下,破获此案。邯郸峰峰新华印刷厂盗版《辞海》普及本1300余套,印刷厂经理及书商被抓获。
上海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酒店背景音乐不再免费
高档酒店播放背景音乐无需付费的状况,正在上海发生改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近日在上海启动了大规模四、五星级酒店背景音乐收费项目,已完成签约的酒店有14家。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上海办事处工作人员方芳说:“协会将力争在2004年年内完成对所有60家四、五星级酒店的背景音乐收费的工作。”方芳所在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成立于1992年12月17日,是由国家版权局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共同发起成立的目前中国大陆唯一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是专门维护作曲者、作词者和其他音乐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非营利性机构。
据方芳介绍,根据国家版权局发布的《使用音乐作品进行表演著作权许可使用费标准》,饭店背景音乐月收费标准为1.75元/床位。此次协会与酒店及上海旅游协会饭店业分会协商确定的费用支付标准是每间房每月2.8元人民币。以拥有439间客房的四季酒店为例,每月支付的背景音乐使用费实为1229.2元。
中国的酒店播放‘免费’背景音乐已经成为长久以来的习惯。很多饭店并不是不愿支付背景音乐的使用费,而是根本不知道有支付费用的义务。”方芳说:“目前工作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一些酒店将这项费用视为‘乱收费’。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普法宣传。”
上海市法学会科技法与知识产权法研究会总干事、上海大学法学院教授蒋坡说:“《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规定,在公共场合公开使用音乐作品必须按照规定缴纳一定的使用费或得到他人同意,未经许可随便播放他人作品将构成侵权。随着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加强,酒店等单位如果播放背景音乐却拒付使用费,就有可能被牵涉入著作权侵权诉讼。”
方芳介绍说,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收到酒店缴纳的费用后,将按照酒店提供的音乐使用清单,分配给各音乐作品的作者。但如果酒店无法提供详细的清单,协会则会根据各地抽查的音乐作品使用概率来分配这笔费用。
酒店背景音乐收费在全国范围内也已经全面展开。北京、江苏、天津、湖南等地已先后启动或准备启动大规模酒店背景音乐收费项目。据了解,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上海办事处已经把使用背景音乐的商场作为下一个目标,并就此展开调研。

金光辉等非法经营覆灭记

2002年末,故事片《英雄》正在各大影院热映。与此同时,一些不法音像商贩也盯上了《英雄》。12月,上海市文化稽查总队获悉,上海徐汇区有一个名叫金光辉的人非法批发盗版《英雄》VCD活动。上海市“扫黄打非”办公室接到报告后,立即发函至上海市公安局经济侦查总队,要求立案侦查。
只有一个嫌疑人的名字,别无其他线索。在这种艰难的情形下,侦查员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辛侦查,基本上摸清了案件的来龙去脉:自2000年始,金光辉未申办国家有关行政部门颁发的“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就擅自从广州等地购进大量违法音像制品,雇佣夏明军、巴胜发等人,在上海从事非法批发、销售活动。为了遮人耳目,金光辉在桂林路、苍梧路和周沈巷三个不引人注目的地点精心营造了三个地下窝点。三个窝点之间的距离都在一公里范围内,往来方便,隐蔽性强。期间,金光辉曾两次被上海市文化稽查总队行政处罚。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