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更短亭

互联网 0
导读:方德明女士对女儿的男朋友几个月来的考察结果是:堪为良配。她一向自认为是深明大义的母亲,对李然去西藏的事,打一开头就表示支持。私下里,她教训女儿:“男同志嘛,有事业心是好事,就是你们以后结婚了,在事业上你也要支持李然。再说,去一趟西藏,回来不管是评职


李然竭力控制自己的脾气,这时候,她还要睡觉?能睡着?

“你要我现在就走?”

她不说话。李然站起来,她又说了:

“你走呀!”

关键时刻,方德明女士开门进来了,看到他们两个挺意外的。

“跳舞这么早就回来了?李然这就回去吗?行李都收拾好了?”

李然不知所云地支应了两声,周蒙僵僵的,方德明女士都没有往心里去,小两口还能有个不吵架的?

她在他身后无声地替他掩上门,门就要关上的时候,像上次一样,他拖住了她的手,把她拖到了门外。

李然从口袋里掏出戒指试图给她戴上。

“蒙蒙,你忘了我说的,摘下来是不吉利的。”

她闪开了手。他垂下头,看看她,终于什么也没有说,走了。

下了楼,刚走出门道,他又急急地折回来了。等他再回到刚才那个位置,她已经进去了。李然举起手,不是去

敲门,只是滑过刚才她靠过的一截墙壁。在昏暗的楼梯灯映照下,他手心里有一点极耀眼的光,是那枚戒指。

他一直以为她是洒脱的,他一直以为不管怎样她都会原谅他的。

那个时候,李然也年轻,他不相信自己会定不下来。

那个时候他是想定下来的,急切地想定下来,不然他不会忙着买戒指,如果那个时候他可以和蒙蒙结婚,他就

结了。

可是从另一个方面说,也许是心虚,他就怕自己会定不下来。

第二天是个周六,早上八点多,方德明女士刚刚在阳台上打完太极拳,李然就来了。

“哟,周蒙还没起来呢,我去叫她。”

李然拦住了:“别,阿姨,我也没什么事儿,让她睡吧。”

方阿姨也没有坚持:“那也行,我现在出去买点儿菜,等周蒙起来你一定让她把牛奶喝了。”

李然应着,方阿姨又亲切地嘱咐他中午留下来吃饭,李然没吭声,心里不是滋味。

等方阿姨走了,李然下意识地从兜里掏出烟,刚想点,又停住了。他把烟放回兜里,望了望紧闭着的房门,蒙

蒙应该听到他来了吧?他不相信她真能睡那么死。

敲一下她的房门,过了一会儿,传来她的声音:

“进来。”

她已经拥着被子坐起来了,头发一丝不乱,眼睛有点儿肿。

她,哭过了吗?

看到他,她万分委屈:

“你不是走了吗?你……”

李然想说,是你让我走的。可是他说不出一个字来,完全丧失了语言功能。

他走过去,一言不发地抱住了她,那种重回怀抱的感觉啊,是什么快乐也比不了的。

他亲她的时候她抱怨了:

“你没有刮胡子。”

然后,她看到他眼里的血丝。

“你怎么了?”她摸摸他的脸,“你从哪里来?你睡觉了吗?”

他凝视她,许久,移开了视线,说了一句:“你都不要我了,我还睡得着吗?”

“我没有,没有不要你。”她哽咽着说。

“吻我一下。”他要求道。

她吻他,从来没有这样地细致温柔甜蜜地吻过他,可昨天她对他真狠啊,就算是他错了,她也不应该随便摘戒

指。

他拉过她的手给她戴戒指。

“蒙蒙,答应我,不再摘下它。”

“不答应,你从来都不说一句软话,你都没有求过我。”

“原谅我原谅我,如果你不原谅我,我就……”

“你怎么样?”

“蒙蒙,你知道的,别逼我。”

“我不原谅你,我爱你。”

泪水一下子冲出了李然的眼眶,他掩饰地把脸藏进她的柔发里。

不错,他低估了她的敏感度,他同样低估了她对他爱的深度。

“蒙蒙,我一定会对你忠实的。”他拉过她戴着戒指的小手放到自己唇上:“相信我。”

他一直要她相信他,而这一次,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再相信他了。可是,她爱他,因为爱他,她不忍怀疑他。怀

疑李然就是怀疑她现在唯一拥有的爱情,周蒙没有这个勇气。

她听到自己对他说:“我相信。”

等李然跟周蒙手拉手地来到宿舍,小宗、张讯、李越三个已恭候多时了。

李越看到李然就叫:“嘿,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四点的飞机,这都三点了,我的李然同志,你就一点儿不着

急上火啊?”

小宗溜一眼周蒙手上的戒指,带笑不笑地说:“没事儿,来得及,拿行李吧,车在下面
等着呢。”

张讯心思缜密,问李然:“机票你拿好没有?还有身份证。”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