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造假”的抗战兵,新闻应该尊重事实

互联网 0
导读:近来,网上关于国民党抗战老兵受不公正待遇的问题闹得很厉害,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尘土网将采集网上有争议的历史给以揭露,还原真正的历史,我们不放过一个真正抗日的英雄,也不放过任何一个骗子,否则对不起那些真正的抗日英雄。
目录
"公厕老兵"
"公厕老兵"事实真像
"八百勇士"杨根奎

"公厕老兵"

公厕老兵
公厕老兵
这两天引发了热烈讨论的一则消息--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优抚抗战老兵的提案获得了民政部积极的反馈。媒体注意到这则消息,源头是来自香港全国人大代表王敏刚先生7月2号在微博里贴出了两张图片,显示的是一份来自民政部的文件,全称叫《民政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8260号建议的答复》。原来,在今年两会期间,王敏刚联合香港特区多位人大代表提交了"关于优抚抗战老兵的建议案",希望抗战胜利68年后的今天,对那些年事已高、生活困苦的老兵们给予应有的照顾和关怀。提案中说,此前,受到历史原因的影响,有部分原国民党抗日老兵生活贫困,甚至孤苦一人,老无所依,因此建议由民政部牵头,民间机构作为补充,为这些老兵提供更多的帮助。提案上交三个月后,民政部给予了正式回复,表示近期已下发通知,将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社会福利保障范围,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将优先照顾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同时建议各地党委、政府在重大节日邀请老兵参加纪念活动并予以慰问。
既然说到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生活今后可能会获得进一步的改善,那我们就要来看一看现在他们生活的状况了,第一站,云南,昨天,在民政部回复人大代表建议的消息被热烈讨论的同时,我们也看到,在云南昆明有一条消息让人唏嘘不已,93岁的抗战老兵陈士麟,60年前,曾凭独特的"听风"本领干掉了敌占区武汉的伪市长。但此后长达30余年的时间内,都蜗居在昆明一个公厕旁的幽暗小屋里,直到最近,才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住进老年公寓。
记者:搬过来住还适应吗?
陈士麟:其是还不习惯。
记者来到昆明知青老年工作室,工作人员正准备帮陈爷爷从一楼搬到二楼,一间更亮堂的房间,陈爷爷的新家在公寓的四栋自理区,除了桌椅床等家具外还有一个彩电,全新的被褥挂着蚊帐,陈爷爷最珍贵的就看着英雄字样的绶带挂在墙上。
记者:没来这个地方吃什么呢?自己做?
陈士麟:吃,该咱吃自己做,习惯了。我们以前有50块钱用不了。
记者:儿女来看望您吗?
陈士麟:我姑娘们在宁江,回不来。儿子们来。
记者:陈爷爷叫陈士麟,抗战期间曾经国民党重庆军队警备司令部情报组组长。
陈士麟:当天我是知识青年参军的,有的头衔。
记者:您这么干掉武汉的伪市长呢?
陈士麟:干那个市长是市长的侄子,我是搞情报的,他是搞行动的。
记者:抗战结束后,离开部队的他一直任职于昆明蓄电池厂,为千家万户亮上电灯。但由于历史原因,老人一直没有分到住房。
陈士麟:因为我的身份不好,盖房子这些没有我的份。
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陈爷爷和老伴一直蜗居在昆明一个公厕旁的一间小屋,前些年老伴去世了,陈爷爷就一直一个人住,如今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够台湾去看一看。
记者:您有什么心愿呢?
陈士麟:想要去一趟台湾
记者:想要去一趟台湾
陈士麟:就是台湾居住了,台湾还有我的老二哥。
记者:还有您的亲人在那边。
爱心人士武思奇(音)告诉记者,陈爷爷入住养老院的所有费用都由志愿者分免担负,现在还有很多爱心人士都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陈爷爷今后的生活衣食无忧,知情老年公寓院长谢会英(音)告诉记者,陈爷爷身体还硬朗,性格独立,所以先安排他在自理区。老人除了需要自己洗鞋子、袜子外,其他都由工作人员来大理。
陈会英:陈士麟老人入住我们知青老年公寓,我们一定尽我们的能力,为抗战英雄做好每一件事,让他们安度晚年。

"公厕老兵"事实真像

这个自称曾在抗战期间担任国民党重庆军队警备司令部情报组组长的昆明老人陈世麟一度被媒体报道炒作后突然暴名声大噪渲染成被迫害的遭遇不公正的"人民功臣。记者称,现年93岁的陈世麟在60年前"曾凭独特的‘听风’本领"刺杀了敌占区的汪伪政权武汉市长。抗战胜利后,"离开部队的他"一直任职于昆明蓄电池厂,为千家万户亮上电灯。"报道同时说,陈世麟自1975年起在昆明定居,至今蜗居于公厕旁边的一处小房间里。
然而,普通有常识的人只需掌握一些基本常识就可以断定,陈世麟的所谓事迹完全不属实;几乎每一处假定事实都千疮百孔,炒作的新闻从业者的求证水平也近乎为零。且不论蓄电池与千家万户的电灯是否有关,60年前的1953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四年,敌占区和汪伪政权早已灰飞烟灭。武汉1938年10月陷于日军之手。从1939年到1945年,在此出任伪政权市长的仅有张仁蠡和石星川两人。张仁蠡于1951年被新中国人民政府处决,石星川则在1948年死于国民政府狱中;陈世麟与二人中任何一人的死都毫无关系(后来又改成刺杀未遂),施展所谓"听风"等神鬼妖魔本领更是纯属臆造(多半抗日神据看多了的结果)。那么,这名听"风老"人在抗战之后又做了些什么呢? 于是,在各家中央媒体报道里语焉不详的历史事实,就这样逐渐浮出水面了:陈世麟,男,原籍四川,历任国民党军统情报组组长、保密局特务人员、第八军随军调查组成员,曾随军统局局长戴笠赴各地工作,1949年12月云南解放后潜至凤庆县,并长期藏匿。1975年3月,全国人大决定对全部在押战犯实行特赦释放,给予公民权后,陈便被安置到昆明市蓄电池厂工作,直至1993年退休。1983年,全国政协委员、原国民党保密局云南省站长沈醉曾为陈开具证明希望有关部门予其投诚人员待遇,未果。试问这样一份"抗战老兵"的履历,还能博取多少同情呢?该不该享受国家优抚?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抗日战争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