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穆春血溅双峰庙 扈成计败三路兵

互联网 0
导读:话说穆春因平日气愤,打死姚瑰,放火烧了房屋,与蒋敬在路上商量到何处安身。蒋敬道:“前日会着戴院长,他说李应、裴宣在饮马川,阮小七、孙立在登云山,重复起事。饮马川在河北,一时难到。登云山就在山东,我和你到哪里何如?”穆春道:“山寨里住惯了,在家里甚是不服,不去赌钱便是闯事。如此甚好!”竟取登云山的路。行

话说穆春因平日气愤,打死姚瑰,放火烧了房屋,与蒋敬在路上商量到何处安身。蒋敬道:“前日会着戴院长,他说李应、裴宣在饮马川,阮小七、孙立在登云山,重复起事。饮马川在河北,一时难到。登云山就在山东,我和你到哪里何如?”穆春道:“山寨里住惯了,在家里甚是不服,不去赌钱便是闯事。如此甚好!”竟取登云山的路。

行不上五十里,蒋敬因前日雪天跳江受了寒气,又辛苦了,觉道身子不快,头疼身热,着实狼狈。说道:“兄弟,我有些病发,走不动了。”穆春道:“这怎么处?这里还是江州界内,倘事发起来,就了不得!哥哥勉强前进,寻客店歇住了,觅个医生,赎贴散寒的药吃,自然好了。”蒋敬只得捱去。又走四五里,见一座庙宇,扁额上写着“双峰山神之庙”,要在门槛坐一坐,忽打个寒噤,仆倒在地。穆春慌忙扶起,道:“哥哥,你病势沉重,去不得了。且靠在这门槛上,待我进去问过庙祝,借间房睡着,好寻医生来看。”蒋敬点头。穆春走进前殿,转到厨房,见一香火在那里烫酒,穆春道:“我是过往客商,有个哥哥在路上染了病,行走不动,要借贵庵权时歇息,寻医生赎贴药来,好了就行。重重把香金奉送。”香火道:“我做不得主,要问师父。”穆春道:“师父在哪里?你请出来,我自对他说。”香火提了一杯热酒,到房里好一会,有个道土慢慢的踱出来。穆春看那道土,赤眼胡髯,身长面阔,穿一领镶边香皂鹤氅,戴一顶黑毡纯阳巾。穆春向前施礼,又把方才对香火的话说了,道士手捋髭髯,说道:“只恐有病的人不便。”穆春道:“我这哥哥不过感冒些寒气,没甚大病,求老师父方便。”道土对香火把嘴一努:“教他西廊下住着。”又踱了进去。

香火引穆春到西廊下,却是报应司的神座。地上卑湿,门窗破败,又无关闭。没奈何,只得走出,扶了蒋敬,背上行李,到西廊下。掇扇破门放在地上,将被窝打开,伏侍蒋敬睡好。缠袋里取出二钱多重一块银子,到厨房递与香火道:“这块银子,把你买酒吃。有姜汤与我泡一碗,我去赎药来,劳你看觑,还要重重相谢。”香火接了银子,觉道沉重,欢天喜地的道:“有,有,客官你去,我就送出来。”穆春转得身,那香火泡一大碗浓浓的姜汤来。蒋敬勉强坐起,一气吃下,重复睡倒。穆春道:“兄长且安心睡着,我去赎药就来。”香火道:“下北五里路便是双峰镇,那镇上有名的太医叫作贾杏庵,细说病缘,对症发药,一贴就好,远近闻名的。这客官还要汤水,我自送来。”穆春取了银子,刚要出门,见里面走出个人来:

身材瘦小,性格凶顽。数茎钤口须,衬着雀斑凹脸;一双彄颅眼,耸出鹰嘴鼻头。行业没有专门,姓名不时改换。惯要吹毛求黑痣,无非浅水起洪波。

那人带六七分酒意,踉踉跄跄,携着一个小舍出来解手。那小舍见了穆春,叫道:“小郎!”穆春为赎药心忙,竟不听得,一直去了。那个人姓竺,名大立,是江州一无赖子弟。倚着母亲有些姿色,有人帮贴,略读几行书。只是唇枪舌剑,覆雨翻云,扎火囤,开天窗,做刀笔讼师,无所不为;更兼好淫,不论男女。那小舍与他邻居,是开赌坊的池大眼的儿子,乳名芳哥,生得眉清目秀,面白唇红,年纪十五六岁,性好顽耍,不肯读书。先生要责他,一时害怕,被竺大立哄到双峰庙里,干那没要紧的事务。这道士又是不守本分的,唤做焦若仙,与村中保正袁爱泉交好,就联络了竺大立,拜为兄弟,三个人一串。焦道士察听地方事故,袁爱泉便申报上司,竺大立把持衙门。有些油水,三股均分。当地人无不切齿,叫做双峰三虎。那竺大立骗池芳哥到庵中,与道士公用,这不消说得。

当日在房内饮酒,竺大立听得有客人与道士借寓,也不放在心上。半酣之后,携了芳哥的手出来小解,见芳哥叫穆春声“小郎”,便问:“甚么小郎?”芳哥道:“长在我家赌钱的穆小郎。”竺大立关了心,道:“前日柳塘湾杀了两个人,酒坛中又有个碎尸,胡撇古报官说是穆小郎同一个不识姓名的人,定是他了。现今出一千贯赏钱,何不通知袁保正拿去解官领赏?”走到前廊下,见蒋敬把被蒙着头睡,头边堆两个大包裹。急回房道:“老焦,上门买卖到了!”焦道士不解其故,正要相问,忽有三个人撞进房来。大家坐下,竺大立道:“袁保正,我正要使人请你,来得却好!”问:“这二位何人?”袁爱泉道:“是本府公差,来讨地方盗贼的甘结。”指左边坐的道:“有名的朱泼天,官名唤做朱元。这位是他的伙计。闻得竺相公大名,下乡来特来一会。”竺大立大喜,道:“人有善愿,天必从之。”叫道士取三个大碗来,每人吃三大碗:“有一桩美事在此,你们吃了方才说出。”三个真勾吃了,竺大立道:“江州柳塘湾杀了两个人,一男一妇,地邻胡撇古报官,一个不识姓名,一个是穆小郎。这事有的么?”朱元接口道:“我同伙计正为此讨甘结,恐怕地方窝藏。”竺大立道:“先把这一千贯赏钱大家均分再处。”袁保正道:“竺相公又来取笑。影也没有,怎的便分赏钱?”竺大立道:“这两个人我已捉在便袋里了。老焦,就是那问你借寓的。”道士道:“一向认得的么?”竺大立道:“我不认得,芳哥见他出门,叫声小郎,问起来,说长在他家赌钱的穆小郎,岂不是他!”保正道:“他出门去了,哪里寻他?”竺大立道:“有个害病的在西廊下,他到镇上赎药,自然就回。”朱元跳起身道:“先拿了那害病的,问知真实,方可行事。”齐道有理。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