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马国主游春逢羽客 共丞相访道遇番僧-水浒后传第三十一回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却说李应、栾廷玉的兵马战船到了清水澳,就该狄成接住,送到金鳌岛与李俊相会了。还有一个缘故,因笔墨不闲,只好把中原多事,众好汉无地容身,弃了登云山,夺海鳅船开洋,盼得到清水澳,已经无数曲折。那暹罗国内变故,只好丢在一边。如今要接上了。那暹罗国王马赛真,秉性仁柔,守成之主,国内并无忠臣良将,招了花逢春为驸马少年英勇。又得李俊在金鳌岛,犄角声援,故此外
却说李应、栾廷玉的兵马战船到了清水澳,就该狄成接住,送到金鳌岛与李俊相会了。还有一个缘故,因笔墨不闲,只好把中原多事,众好汉无地容身,弃了登云山,夺海鳅船开洋,盼得到清水澳,已经无数曲折。那暹罗国内变故,只好丢在一边。如今要接上了。
那暹罗国王马赛真,秉性仁柔,守成之主,国内并无忠臣良将,招了花逢春为驸马少年英勇。又得李俊在金鳌岛,犄角声援,故此外邦不敢侵犯,二十四岛尽来朝贡。连年五谷丰登,人民乐业,百物皆贱,盗贼不生,可以夜户不闭。正当清明节近,花香柳媚。倾城百姓都到郊外踏青,就行扫墓,挈榼携壶,男女共坐,尽醉而归,算是一年乐事。这个风俗天下皆然,虽是海外之邦,那喜怒哀乐,人情是一样的,不过言语不同,衣服有异。
一日,国主在宫中与国母、玉芝公主、花驸马宴饮,见天气熙和,百花开放,国主道:“寡人蒙祖宗世泽,得为暹罗国之主。虽是海邦,却也富贵非常。前日唯虑外邦窥伺,国内少忠良之臣,边上无智勇之将,二十四岛叛伏不常,甚是忧心。天幸得招驸马成就了玉芝孩儿百年大事驸马又且英才练达,孝敬备至,甚惬我心。大将军虎踞在金鳌岛,将勇兵强。不唯二十四岛尽皆慑伏,就是占城、日本诸国,畏威怀德,不敢侵凌。真是天佑本邦,可以高枕无忧!寡人见倾城士女都去踏青扫墓,以展孝思,兼寻乐事。祖陵频年遣官致祭,今要自去设奠,兼到丹霞山游玩,卿意如何?”花逢春道:“展孝,国之大典。孔子说‘吾不与祭,如不祭’,若龙驾自去,足见恪诚。古有巡幸之礼,丹霞山近在郊甸,亦无不可。”国主大喜,即传令旨:“钦天监择日,礼部备祭仪。卿可同国母、公主也去赏玩一遭。”花逢春领旨。钦天监奏准三月初三为上已,临流袚楔,又是黄道吉日,正宜出巡。
到是日,礼部准备祭仪祝文,羽林军整理半朝銮驾,兵马司洁净街道,各色齐备。国主、国母、公主、世子俱乘玉辇,花驸马骑紫骝马,丞相共涛与文武各官侍驾。先是兵马司警跸所过地方,辰时启行。是日天气新晴,熏风和畅,旌旗夹道,花柳纷披。国主在玉辇上见一座江山如锦绣团簇,万民乐业,百物蕃庶,心中欢悦。道:“亏祖功宗德,挣下基业,使寡人安享,真是难得!只是世子尚幼,恐千秋之后,不能无虑。幸有花驸马勋戚贵臣可以辅佐。”一路想来。侍臣奏道:“已到万寿山。”国主看道:“几年不来,林木一发畅茂,洵是兴隆之地,自然百世永固!”那座万寿山果然灵秀。怎见得:
山峦环绕,水势迤逶。地脉千里结来,砂气万重环结。龙飞凤舞,一齐朝拱营前;象伏师蹲,几处分排墓侧。乔木参天,上罩祥云瑞霭;瑞芝满地,下滋白石清泉。美玉砌成甬道,良金筑就灵台。驯兽伏藏,珍禽翔舞。真是:万年佳域,荫出帝子王孙;千古名区,永镇雄封海甸。
国主、国母、公主、世子、驸马先进了享殿,候礼部人役摆设齐整,然后赞拜行礼。初奠、亚奠、三奠已毕,礼官读了祝文,焚化币帛,忽结起一团火飞上九霄,不端不正,落下来却在国王肩上,内监慌忙拂下,那衮龙袍上已有一个大窟笼。国主大愠,就脱下了。再到享殿设宴,将胙肉分给从官、卫士、内监、宫娥,无不沾饱。传旨启驾,到丹霞山。
那丹霞山为暹罗国的镇山,方圆百里,天生奇秀,幽泉古洞,深邃莫测。有几座琳宫梵宇,多有高人隐逸。三春时候,游玩的不绝。当日圣驾亲到,那游山仕女纷纷散去。传令旨:“与民同乐,不必回避。”从官卫士俱远远摆开,国主、国母、公主、世子、驸马都是步行,内监将日月掌扇遮了日色,宫娥簇拥着,各处玩赏。有一道瀑布泉,如白虹一般,从高峰上冲下石潭,喷起雪浪,如珍珠乱洒。流出石潭,甃成长渠,环回旋转,作流觞曲水。国主教张了锦幄,铺翠裀绣褥,席地坐下。取一捧雪的玉杯,插了羽翎,斟满了酒,从上流放下流,到哪位面前,宫娥就取来跪着奉上。吃了一回,玉芝公主命宫娥采各色花片,也从上流撒下,如锦浪飘漾。那珍禽幽鸟,在山岩中、绿树上和鸣睆睆。国主大悦,卷起龙袖,向清泉盥手漱齿,应了上已拔禊故事
又到玲珑古洞边闲步,那绿茸茸芳草上,只见铺个棕团。一个道士头戴薄冠,衣穿鹤氅,相貌清臞,精神炯照,双膝跌坐。见国主、国母到来,动也不动。内监喝道:“圣驾已到,还不站起!”道士慢慢起身,打个问讯:“贫道稽首了。”国主道:“从哪处来?是甚姓名?”道士道:“普天游行,随地跌坐,说不得从何处来。胞胎浑沌,四大皆空,没甚姓名。”国主道:“出家有何好处?”道士道:“出家也无甚么好处。只是在家受不得那爱欲牵缠,生老病死,世态炎凉,人情险恶,更有饥寒切迫,富贵腥膻,官刑杀戮,户役差徭,因此出了家。”国主道:“既出了家,可真有长生不老的真诀么?点石为金的妙法么?”道士道:“有生必有死,三教圣人,俱所不免。有少必有老,草木尚且凋枯,要甚长生不老!石自为石,金自为金,要点他何用!”国主道:“从古及今,都说有神仙,可以神游八极,白日飞升。据你说来,尽是虚妄的了?”道士道:“虚妄不虚妄,若识得机关,彭殇一理,金土同价,一点灵光自是炯然不灭。若不晓得关窍,如蜣螂转丸,如飞蛾赴火,无非苦趣,黄面瞿昙、青牛老子与那伛偻曲躬、终日奔走的孔圣人,都不是到家汉。我看你享受王位,锦衣玉食,自谓快乐无比,岂知扰扰茫茫,活地狱一般。早些随我出家罢!”国主道:“寡人承祖宗之基业,世子尚幼,不能莅事。与你筑一道院,供养在这里,待十年之后传位世子,方可随你出家。”道士道:“可托孤与花驸马,此人忠贞可辅。哪里等得十年?只怕日下就有大祸!况我朝游北海,暮宿苍梧,哪里肯住在这里?你不信,我取应验与你看。”袖中取出一石镜,方圆三寸,漆黑无光。在掌上磨了一磨,放出光来,抬了与国主看。只见里面山河广阔,宫殿巍峨,一个人冲天巾,衮龙袍,卧在地下。国主见了,不胜骇异。他人看时,原是一块黑石,并不见一些光景。共涛大怒,启奏道:“此是妖妄之徒。国主是一国之尊,怎么被他欺诳?可令卫士拿下该管衙门问罪!”道士笑道:“我有何罪?只怕你要问罪哩!”国主道:“他是方外之士,不听便罢,何必问罪。”道士起身说道:“我有四句偈语,国主可牢记着: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