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婚礼那天阳光普照。一切都已就绪,医生却紧闭了房门在屋里跟查尔斯·达尔内谈话,大家在门外等着。美丽的新娘、罗瑞先生和普洛丝小姐都已作好去教堂的准备。经过了一个适应过程,普洛丝小姐已逐渐接受了那无法逃避的事实,这桩婚事对她只剩下绝对的欢乐了,尽管她仍然恋恋不舍,希望当新郎的是她的弟弟所罗门。 “原来,”罗瑞先生说,他对
婚礼那天阳光普照。一切都已就绪,医生却紧闭了房门在屋里跟查尔斯·达尔内谈话,大家在门外等着。美丽的新娘、罗瑞先生和普洛丝小姐都已作好去教堂的准备。经过了一个适应过程,普洛丝小姐已逐渐接受了那无法逃避的事实,这桩婚事对她只剩下绝对的欢乐了,尽管她仍然恋恋不舍,希望当新郎的是她的弟弟所罗门。
“原来,”罗瑞先生说,他对新娘总是崇拜个不够,一直围着她转圈,欣赏着她那素净美丽的服装的每一个细节,“原来我把你抱过海峡来是为了今天呀,你那时可是那么个小娃娃呢,我可爱的露西!上帝保佑!我那时认为自己办的事多么渺小呀!我为我的朋友查尔斯先生效了劳,可我对它的作用估计得多么不足呀!”
“那时你恐怕是不会有这种打算吧,”实心眼的普洛丝小姐说,“你怎会知道呢?废话!”
“废话?好,那你就别哭呀,”温和的罗瑞先生说。
“我没有哭,”普洛丝小姐说,“你才哭了呢。”
“我么,我的普洛丝?”(这时罗瑞先生已经敢于偶然跟她开开玩笑了)
“你刚才就哭了的,我看见的,可我也不觉得奇怪。你送的那套银餐具谁见了也免不了流泪的。昨天晚上礼品盒送到的时候,”普洛丝小姐说,“盒里的叉子和羹匙没有一件不放我流过泪,我哭得都看不见东西了。”
“我非常满意,”罗瑞先生说,“不过,我以我的荣誉担保,我可没有存心让人看不见我那小小的礼品的意思。天呐!现在倒是我估计一下自己所失去的一切的时候了。天呐,天呐,天呐!想想看,差不多五十年来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一个罗瑞太太呢!”
“没有那么回事!”普洛丝小姐说。
“你认为从来就不可能出现个罗瑞太太么?’叫罗瑞的那位先生问。
“呸!”普洛丝小姐回答,“你在摇篮里就打光棍呢!”
“不错,这也好像非常可能,”罗瑞先生说,笑嘻嘻地调整着他的小假发。
“你还没有进摇篮,”普洛丝小姐接下去说,“就已经注定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那样我就觉得,”罗瑞先生说,“对我的处理太不公平了。我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应当有权选择和发表意见的。够了!亲爱的露西,”他用手安慰地搂着她的腰,“我听见他们在隔壁房里有响动了。普洛丝小姐和我都是正牌的业务人员,我们都不愿意失去最后机会对你们说点你们喜欢听的话,亲爱的,你可以把你的父亲交到跟你一样真诚挚爱的人手里,你们能想象出什么样的照顾,他就能得到什么样的照顾。你们到华列克郡和附近地区旅游的两周里,就连台尔森银行也得服从他的要求(比较而言)。等到两个礼拜过去,他跟你和你亲爱的丈夫一起去威尔士时,你准会说我交给你们的是个身体最健康、心情最愉快的他。现在我听见脚步声来到门口了。让我在某人宣布她属于他之前吻吻我亲爱的站娘,并给他一个老派单身汉的祝福吧!”
他捧住那美丽的脸儿,推到一定的距离,观察她额上那令人难忘的表情,然后带着真诚的温柔和体贴把她那明亮的金发跟自己那褐色的小假发搂到了一起。如果这样做应当叫作老派的话,那么它就老得跟亚当一样了。
门开了,医生和查尔斯·达尔内走了出来。医生脸色惨白,一丝血色也没有——他俩进屋去时他并不如此。但是,他态度镇定,神色如常,不过罗瑞先生精明的目光却也看出了一些模糊的迹象,表明过去的回避与畏惧的神气又曾如一道寒风在他身上刮过。
他把手臂伸给了女儿,带她下了楼,进了罗瑞先生为祝贺这一天雇好的四轮轻便马车,其他的人坐在另一部车里随后。不久之后,查尔斯·达尔内和露西·曼内特便在附近的教堂里举行了幸福的婚礼,没有陌生的眼睛看热闹。
除了婚礼完成时在众人微笑的眼中有泪花闪耀之外,还有几粒非常晶莹耀眼的钻石也在新娘的手上闪耀。那是新近才从罗瑞先生口袋的黑暗角落里解放出来的。这一行人回家吃早饭,一切顺利。不久之后,曾在巴黎阁楼上跟可怜的鞋匠的白发混在一起的金发又在上午的阳光中跟那白发混在一起了。那是他们在门槛上的告别
别离虽不长,分别却很苦。但是她的父亲却鼓励了她。他轻轻地摆脱了她拥抱他的双臂,说,“接过去吧,查尔斯,她是你的!”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