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被解放的副总理

互联网 0
导读: 进入1967年,中国政治风云急剧变化,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1月初,江青、关锋等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公然到处放风:陈毅等老帅去年11月份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对军事院校师生的两次讲话是大毒草。 这些讲话没有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反而指责革命群众,压了左派的锐气,长了保守派的威风,流毒全国,应该批倒批臭。
进入1967年,中国政治风云急剧变化,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1月初,江青、关锋等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公然到处放风:陈毅等老帅去年11月份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对军事院校师生的两次讲话是大毒草。
这些讲话没有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反而指责革命群众,压了左派的锐气,长了保守派的威风,流毒全国,应该批倒批臭。
这些对老帅的恶意污蔑很快收到了效果。
40多所在京和外地军事院校的部分学生在有些人的蛊惑下,把斗争矛头指向几位老帅,很快拼凑起一个“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筹备处”,并定于1月5日召开“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咄咄逼人地指令陈毅叶剑英元帅到会“接受教育”。
由于周恩来及时发现了这些危害几位老帅的活动,亲自出面干预,这一阴谋才没能得逞。
林彪江青一伙还唆使一些人在北京街头贴“打倒朱德”的大标语,大字报。
在中南海朱德住所附近,也铺天盖地地贴满“打倒朱德”、“朱德滚出中南海”等内容的大字报,地上用石灰刷了“炮轰朱德”、“朱德是黑司令”等刺眼的大字。
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态愈演愈烈,后来竟发展到在北京灯市西口墙上布置“朱德罪行”专栏、成立“批朱联络站”的地步,肆无忌惮地向德高望重的一代元勋朱德元帅泼脏水,还准备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万人大会进行批斗,只是由于毛主席周恩来的干预,才没有批斗成。
林彪江青一伙还千方百计地打击、陷害贺龙元帅
江青一次群众大会上煽动说:贺龙有问题,你们要造他的反。
林彪一次会上说,现在很重要的一件大事就是要把“贺龙的问题端出来”,说他“到处搞夺权”,是个“刀客”,甚至无中生有地诬陷他搞“二月兵变”。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所有这一切,陈毅看在眼里,使他不寒而栗,无比愤慨。
1月4日深夜,陈毅出席完中央的一次碰头会踏上归途,途经中南海西门附近时,听到红墙外传来一阵阵“打倒陶铸”的口号声,他大为吃惊。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给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富春打电话询问:“打倒陶铸”是否政治局常委会的决定?李富春听了这话也非常吃惊,说这事一点不知道政治局常委会根本没有讨论过这件事。
陈毅无比痛心地说:一位副总理,现任的党内第四把手,又是这样不经中央集体领导决定,随随便便点名批判,还有什么党纪国法可言?!触目惊心的事件接连不断,陈毅寝食不安。
1月6日,刘少奇主席接到女儿婷婷打来电话,说姐姐遭遇不幸,腿已摔断,没有父母签字不能住院接受手术。
他们不知道这是造反派做就的圈套,结果王光美去医院途中被劫持到批斗会场。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一伙造反派竟翻墙入室,抄了贺龙元帅的家。
奇怪的是这伙人熟门熟路,一切都干得得心应手,重要的文件、电报、信件、笔记等等被劫掠一空。
幸亏事前周恩来已把贺龙元帅接到自己中南海的家中,才使他幸免于难。
后来又是周恩来的亲自干预,迫使那伙人把抄家中抢去的部分东西物归原主。
一伙又一伙造反派,在有些人的指使下,接连冲击党中央和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
南海西门、东门等处频频告急,先后五次被冲开。
周恩来不顾疲劳和危险,亲自来到造反派中间做工作,向他们晓以利害,才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1月6日,在张春桥、姚文元的策划指挥下,以王洪文为头头的上海“造反派”夺取了上海市的党政大权,刮起了“一月风暴”。
毛主席很快作出反应。
说“这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这是一场大革命。”
“上海革命力量起来,全国就有希望
它不能不影响华东,影响全国各省市。”
《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相继发表社论,肯定和支持上海的夺权,号召全国“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夺权。”
此后,全国各地刮起了夺权之风,许多省市委书记首当其冲。
中共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阎红彦,受到造反派的围攻,留下“我是陈伯达江青逼死的”纸条后,含冤而死。
煤炭工业部部长张霖之死在造反派的鞭杖下,惨不忍睹。
分管几个重要经济部门工作的谷牧、余秋里被造反派劫持而去,周恩来多次派人去要而毫无结果。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