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儒林外史
  • 前言
  • 第一回-说楔子敷陈大义 借名流隐括全文
  • 第二回-王孝廉村学识同科 周蒙师暮年登上第
  • 第三回-周学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户行凶闹捷报
  • 第四回-荐亡斋和尚契官司 打秋风乡绅遭横事
  • 第五回-王秀才议立偏房 严监生疾终正寝
  • 第六回-乡绅发病闹船家 寡妇含冤控大伯
  • 第七回-范学道视学报师恩 王员外立朝敦友谊
  • 第八回-王观察穷途逢世好 娄公子故里遇贫交
  • 第九回-娄公子捐金赎朋友 刘守备冒姓打船家
  • 第十回-鲁翰林怜才择婿 蓬公孙富室招亲
  • 第十一回-鲁小姐制义难新郎 杨司训相府荐贤上
  • 第十二回-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 第十三回-蘧駪夫求贤问业 马纯上仗义疏财
  • 第十四回-蘧公孙书坊送良友 马秀才山洞遇神仙
  • 第十五回-葬神仙马秀才送丧 思父母匡童生尽孝
  • 第十六回-大柳庄孝子事亲 乐清县贤宰爱士
  • 第十七回-匡秀才重游旧地 赵医生高踞诗坛
  • 第十八回-约诗会名士携匡二 访朋友书店会潘三
  • 第十九回-匡超人幸得良朋 潘自业横遭祸事
  • 第二十回-匡超人高兴长安道 牛布衣客死芜湖关
  • 第二十一回-冒姓字小子求名 念亲戚老夫卧病
  • 第二十二回-认祖孙玉圃联宗 爱交游雪斋留客
  • 第二十三回-发阴私诗人被打 叹老景寡妇寻夫
  • 第二十四回-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 第二十五回-鲍文卿南京遇旧 倪廷玺安庆招亲
  • 第二十六回-向观察升官哭友 鲍廷玺丧父娶妻
  • 第二十七回-王太太夫妻反目 倪廷珠兄弟相逢
  • 第二十八回-季苇萧扬州入赘 萧金铉白下选书
  • 第二十九回-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
  • 第三十回-爱少俊访友神乐观 逞风流高会莫愁湖
  • 第三十一回-天长县同访豪杰 赐书楼大醉高朋
  • 第三十二回-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
  • 第三十三回-杜少卿夫妇游山 迟衡山朋友议礼
  • 第三十四回-议礼乐名流访友 备弓旌天子招贤
  • 第三十五回-圣天子求贤问道 庄征君辞爵还家
  • 第三十六回-常熟县真儒降生 泰伯祠名贤主祭
  • 第三十七回-祭先圣南京修礼 送孝子西蜀寻亲
  • 第三十八回-郭孝子深山遇虎 甘露僧狭路逢仇
  • 第三十九回-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 第四十回-萧云仙广武山赏雪 沈琼枝利涉桥卖文
  • 第四十一回-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 第四十二回-公子妓院说科场 家人苗疆报信息
  • 第四十三回-野羊塘将军大战 歌舞地酋长劫营
  • 第四十四回-汤总镇成功归故乡 余明经把酒问葬事
  • 第四十五回-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 第四十六回-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
  • 第四十七回-虞秀才重修元武阁 方盐商大闹节孝祠
  • 第四十八回-徽州府烈妇殉夫 泰伯祠遗贤感旧
  • 第四十九回-翰林高谈龙虎榜 中书冒占凤凰池
  • 第五十回-假官员当街出丑 真义气代友求名
  • 第五十一回-少妇骗人折风月 壮士高兴试官刑
  • 第五十二回-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 第五十三回-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
  • 第五十四回-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 第五十五回-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 第五十六回-神宗帝下诏旌贤 刘尚书奉旨承祭
  • 第四十二回-公子妓院说科场 家人苗疆报信息

    互联网 0

    话说两个婊子才进房门,王义安向洗手的那个人道,“六老爷,你请过来,看看这两位新姑娘。”两个婊子抬头看那人时,头戴一顶破头巾,身穿一件油透的元色绸直裰,脚底下穿了一双旧尖头靴,一副大黑麻脸,两只的溜骨碌的眼睛。洗起手来,自己把两个袖子只管往上勒。又不像文,又不像武。

    那六老爷从厨房里走出来,两个婊子上前叫声“六老爷”!歪着头,扭著屁股,一只手扯着衣服衿,在六老爷跟前行个礼。那六老爷双手拉着道:“好!我的乖乖姐姐!你一到这里就认得汤六老爷,就是你的造化了!”王义安道:“六老爷说的是。姑娘们到这里,全靠六老爷照顾。请六老爷坐。拿茶来敬六老爷。”汤六老爷坐在一张板凳上,把两个姑娘拉着,一边一个,同在板凳上坐着。自己扯开裤脚子,拿出那一双黑油油的肥腿来搭在细姑娘腿上,把细姑娘雪白的手拿过来摸他的黑腿。吃过了茶,拿出一袋子槟榔来,放在嘴里乱嚼,嚼的滓滓渣渣,淌出来,满胡子,满嘴唇,左边一擦,右边一偎,都偎擦在两个姑娘的脸巴子上。姑娘们拿出汗巾子来揩,他又夺过去擦夹肢窝。

    王义安才接过茶杯,站着问道:“大老爷这些时边上可有信来?”汤六老爷道:“怎么没有?前日还打发人来,在南京做了二十首大红缎子绣龙的旗,一首大黄缎子的坐纛。说是这一个月就要进京。到九月霜降祭旗,万岁爷做大将军,我家大老爷做副将军。两人并排在一个毡条上站着磕头。磕过了头,就做总督。”正说着,捞毛的叫了王义安出去,悄悄说了一会话。王义安进来道:“六老爷在上,方才有个外京客要来会会细姑娘,看见六老爷在这里,不敢进来。”六老爷道:“这何妨?请他进来不是,我就同他吃酒。”当下王义安领了那人进来,一个少年生惫人。

    那嫖客进来坐下,王义安就叫他称出几钱银子来,买了一盘子驴肉,一盘子煎鱼,十来筛酒。因汤六老爷是教门人,买了二三十个鸡蛋,煮了出来。点上一个灯桂。六老爷首席,那嫖客对坐。六老爷叫细姑娘同那嫖客一板凳坐,细姑娘撒娇撒痴定要同六老爷坐。四人坐定,斟上酒来,六老爷要猜拳,输家吃酒赢家唱。六老爷赢了一拳,自己哑着喉咙唱了一个《寄生草》,便是细姑娘和那嫖客猜。细姑娘赢了。六老爷叫斟上酒,听细姑娘唱。细姑娘别转脸笑,不肯唱。六老爷拿筷子在桌上催着敲,细姑娘只是笑,不肯唱。六老爷道:“我这脸是帘子做的,要卷上去就卷上去,要放下来就放下来!我要细姑娘唱一个,偏要你唱!”王义安又走进来帮着催促,细姑娘只得唱了几句。唱完,王义安道:“王老爷来了。”那巡街的王把总进来,见是汤六老爷,才不言语。婊子磕了头,一同入席吃酒,又添了五六筛。直到四更时分,大老爷府里小狗子拿着“都督府”的灯笼,说:“府里请六爷。”六老爷同王老爷方才去了。嫖客进了房,端水的来要水钱,捞毛的来要花钱。又闹了一会,婊子又通头、洗脸、刷屁股。比及上床,已鸡叫了。

    次日,六老爷绝早来说,要在这里摆酒,替两位公子饯行,往南京恭喜去。王义安听见汤大老爷府里两位公子来,喜从天降,忙问:“六老爷,是即刻就来,是晚上才来?”六老爷在腰里摸出一封低银子,称称五钱六分重,递与王义安,叫去备一个七盘两点的席,“若是办不来,再到我这里找。”王义安道:“不敢!不敢!只要六老爷别的事上多挑他姐儿们几回就是了。这一席酒,我们效六老爷的劳。何况又是请府里大爷、二爷的。”六老爷道:“我的乖乖,这就是在行的话了。只要你这姐儿们有福,若和大爷、二爷相厚起来,他府里差甚么?——黄的是金,白的是银,圆的是珍珠,放光的是宝!我们大爷、二爷,你只要找得着性情,就是捞毛的,烧火的,他也大把的银子挝出来赏你们。”李四在旁听了,也着实高兴。吩咐已毕,六老爷去了。这里七手八脚整治酒席。

    到下午时分,六老爷同大爷、二爷来。头戴恩荫巾,一个穿大红洒线直裰,一个穿藕合洒线直裰,脚下粉底皂靴,带着四个小厮,大青天白日,提着两对灯笼:一对上写着“都督府”,一对写着“南京乡试”。大爷、二爷进来,上面坐下。两个婊子双双磕了头。六老爷站在旁边。大爷道:“六哥,现成板凳,你坐着不是。”六老爷道:“正是。要禀过大爷、二爷:两个姑娘要赏他一个坐?”二爷道:“怎么不坐?叫他坐了。”两个婊子,轻轻试试,扭头折颈,坐在一条板凳上,拿汗巾子掩着嘴笑。大爷问:“两个姑娘今年尊庚?”六老爷代答道:“一位十七岁,一位十九岁。”王义安捧上茶来,两个婊子亲手接了两杯茶,拿汗巾揩干了杯子上一转的水渍,走上去,奉与大爷、二爷。大爷、二爷接茶在手,吃着。六老爷问道:“大爷、二爷几时恭喜起身?“大爷道:“只在明日就要走。现今主考已是将到京了,我们怎还不去?”六老爷和大爷说着话,二爷趁空把细姑娘拉在一条板凳上坐着,同他捏手捏脚,亲热了一回。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