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合

互联网 0
导读: 赵合 裴铏 进士赵合,貌温气直,行义甚高。大和初,游五原,路经沙碛,睹物悲叹。遂饮酒,与仆使并醉,因寝于沙碛。中宵半醒,月色皎然,闻沙中有女子悲吟曰。”云鬟消尽转蓬稀,埋骨穷荒无所依,牧马不嘶沙月白,孤魂空逐雁南飞。”合遂起而访焉。果有一女子,年犹未笄,色绝代,语合曰:“某姓李氏,居于奉
赵合
裴铏
进士赵合,貌温气直,行义甚高。大和初,游五原,路经沙碛,睹物悲叹。遂饮酒,与仆使并醉,因寝于沙碛。中宵半醒,月色皎然,闻沙中有女子悲吟曰。”云鬟消尽转蓬稀,埋骨穷荒无所依,牧马不嘶沙月白,孤魂空逐雁南飞。”合遂起而访焉。果有一女子,年犹未笄,色绝代,语合曰:“某姓李氏,居于奉天,有姊嫁洛源镇帅,因往省焉。道遭党羌所虏,至此挝杀,劫其首饰而去。后为路人所悲,掩于沙内,经今三载,知君颇有义心,倘能为归骨于奉天城南小李村,即某家枌榆耳,当有奉报。”合许之,请示其掩骼处;女子感泣,告之。合遂收其骨,包于囊中,伺旦。俄有紫衣丈夫跃骑而至,揖合曰:“知子仁而义,信而廉,女子启祈,尚有感激。我李文悦尚书也。元和十三年曾守五原,为犬戎三十万围逼,城池之四隅,兵各厚十数里。连弩洒雨,飞梯排云,穿壁决壕,昼夜攻击;城中负户而汲者,矢如猬毛。当其时,御捍之兵才三千,激厉其居人,妇女老幼,负土而立者,不知寒馁。犬戎于城北造独脚楼,高数十丈,城中巨细,咸得窥之。某遂设奇计定,中其楼立碎,羌酋愕然,以为神功。又语城中人曰:“慎勿拆屋烧,吾且为汝取薪。”积于城下,许人钩上。又太阴稍晦,即闻城之四隅,多有人物行动声,言云:“夜攻城耳。”城中慑栗,不敢暂安。某曰:“不然。”潜以铁索下烛而照之,乃空驱牛羊行,胁其城,兵士稍安。又西北隅被攻摧十余丈,将遇昏晦,群胡大喜,纵酒狂歌,云:“候明晨而入。”某以马弩五百,张而拟之,遂下皮墙障之,一夕并工暗筑,不使有声,涤之以水;时寒,来日冰坚,城之莹如银,不可攻击。又羌酋建大将之旗,乃赞普所赐,立之于五花营内;某夜穿壁而夺之如飞,众羌号位、誓请还前掳掠之人而赎其旗,纵其长幼妇女百亲人,得其尽归,然后掷旗而还之。
时邠、泾救兵二万人临其境,股票不进。如此相持三十七日,羌酋乃遥拜曰:“此城内有神将,吾今下敢欺。”遂卷甲而去,不信宿,达宥州,一昼而攻破其城,老少三万人、尽遭掳去。以此利害,则余之功及斯城不细。但当时时相使余不得仗节出此城,空加一貂蝉耳。余闻钟陵韦大夫旧筑一堤,将防水潦,后三十年,尚有百姓及廉问周公感真功,而奏立德政碑峨然。若余当时守壁不坚,城中之人,尽为羌胡之贱隶,岂存今日子孙乎?知子有心,请白其百姓,讽其州尊,与立德政碑足矣。”言讫,长揖而退。
合既受教,就五原以语百姓及刺史,俱以为妖,不听;惆怅而返。至沙中,又逢昔日神人,谢合曰:“君为言五原,无知之俗,刺史不明。此城当有人灾,方与祈求幽府。吾言于五原之事不谐,此意亦息,其祸不三旬而及矣。”言讫而没。果如期灾生,五原城馑死万人,老幼相食。合挚女骸骨至奉天,访得小李村而葬之。明日,道侧,合遇昔日之女子来谢,而言曰:“感君之义,吾大父乃贞元中得道之士,有《演参同契》、《续混元经》,子能穷之,龙虎之丹,不日而成矣。”合受之,女子已没,合遂舍举,究其玄微,居于少室。烧之一年,皆使瓦砾为金宝;二年,能起毙者;三年,饵之能度世。今日有人遇之于嵩岭耳。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