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秦行纪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周秦行纪 韦瓘 余贞元中举进士落第,归宛叶间。至伊阙南道鸣皋山下,将宿大安民舍。会暮,不至。更十余里,一道,甚易。夜月始出,忽闻有异香气;因趋进行。不知近远。见火明,意谓庄家。更前驱,至一大宅。门庭若富豪家。黄衣阍人曰:"郎君何至?"余答曰:"僧孺,姓牛,应进士落第往家。本往大安民舍,
周秦行纪
韦瓘
余贞元中举进士落第,归宛叶间。至伊阙南道鸣皋山下,将宿大安民舍。会暮,不至。更十余里,一道,甚易。夜月始出,忽闻有异香气;因趋进行。不知近远。见火明,意谓庄家。更前驱,至一大宅。门庭若富豪家。黄衣阍人曰:"郎君何至?"余答曰:"僧孺,姓牛,应进士落第往家。本往大安民舍,误道来此。直乞宿,无他。"中有小髻青衣出,责黄衣曰:"门外谁何?"黄衣曰:"有客。"黄衣入告。少时,出曰:"请郎君入。"余问谁氏宅。黄衣曰:"第进,无须问。"入十余门,至大殿。殿蔽以珠帘,有朱衣紫衣人百数,立阶陛间。左右曰:"拜殿下。"帘中语曰:"妾汉文帝母薄太后。此是庙,郎不当来,何辱至?"余曰:"臣家宛下。将归,失道。恐死豺虎,敢乞托命。"太后遣轴帘,避席曰:"妾故汉室老母,君唐朝名士,不相君臣,幸希简敬,便上殿来见。"太后着练衣亡,状貌瑰伟,不甚年高。劳余曰:"行役无苦乎?"召坐。食顷间,殿内有笑声。太后曰:"今夜风月甚佳,偶有二女伴相寻。况又遇嘉宾,不可不成一会。"呼左右:"屈两个娘子出见秀才。"良久,有女二人从中至,从者数百。前立者一人,狭腰长页,多发不妆,衣青衣,仅可二十余。太后曰:"高祖戚夫人大。"余下拜,夫人亦拜。更一人,柔肌隐身!",貌舒态逸,光彩射远近,多服花绣,年低薄太后。后曰:"此元帝王嫱。"余拜如戚夫人,王嫱复拜。各就坐。
坐定,太后使紫衣中贵人曰:"迎杨家潘家来。"久之,空中见五色云下,闻笑语声渐近。太后曰:"杨潘至矣。"忽车音马迹相杂,罗绮焕耀,旁视不给。有二女子从云中下。余起立于侧。见前一人纤腰修眸,容甚丽,衣黄衣,冠玉冠,年三十来。太后曰:"此是唐朝太真妃子。"予即伏谒,拜如臣礼。太真曰:"妾得罪先帝,(先帝,谓肃宗也。)皇朝不置妾在后妃数中,设此礼,岂不虚乎?不敢受。"却答拜。更一人厚肌敏视,小,质洁白,齿极卑,被宽博衣。太后曰:"齐潘淑妃"余拜之,如妃子。既而太后命进馔。少时,馔至,芳洁万端,皆不得名字。但欲充腹,不能足。食已,更具酒。其器用尽如王者。太后语太真曰:"何久不来相看?"太真谨容对曰:"三郎(天宝中官人呼玄宗多曰三郎)数幸华清宫,扈从不得至。"太后又谓潘妃曰:"子亦不来,何也?"
潘妃匿笑。不禁,不成对。太真视潘妃而对曰:"潘妃向玉奴(太真名也)说,懊恼东昏侯疏狂,终日出猎,故不得时谒耳。"太后问余:"今天子为谁?"余对曰:"今皇帝,先帝长子。"太真笑曰:"沈婆儿作天子也,大奇!"太后曰:"何如主?"余对曰:"小臣不足以知君德。"太后曰:"然无嫌,但言之。"余曰:"民间传圣武。"太后首肯三四。太后命进酒加乐,乐妓皆少女子。酒环行数周,乐亦遂辍。
太后请戚夫人鼓琴。夫人约指以玉环,光照于座。(《西京杂记》云:高祖与夫人环,照见指骨也。)引琴而鼓,声甚怨。太后曰:"牛秀才邂逅逆旅到此,诸娘子又偶相访,今无以尽平生欢。牛秀才固才士。盍各赋诗言志,不亦善乎?"遂各授与笺笔,逡巡诗成。
薄后诗曰:"月寝花宫得奉君,至今犹愧管夫人!"。汉家旧是笙歌处,烟草几经秋复春。"
王嫱诗曰:"雪里穹庐不见春。汉衣虽旧泪垂新。如今最恨毛延寿,爱把丹青错画人。"
戚夫人诗曰:"自别汉宫休楚舞,不能妆粉恨君王。无金岂得迎商叟,吕氏何曾畏木强。"
太真诗曰:"金钗堕地别君王,红泪流珠满御床。云雨马嵬分散后,骊宫不复舞霓裳。"
潘妃诗曰:"秋月春风几度归,江山犹是邺宫非。东昏旧作莲花地,空想曾披金缕衣。"
再三邀余作诗。余不得辞,遂应命作诗曰:"香风引到大罗天!",月地云阶拜洞仙。共道人间惆怅事,不知今夕是何年。"
别有善笛女子,短发,丽服,貌甚美,而且多媚,潘妃偕来。太后以接坐居之,时令吹笛,往往亦及酒。太后顾而问曰:"识此否?石家绿珠也。潘妃养作妹、故潘妃与俱来。"太后因曰:"绿珠岂能无诗乎?"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