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意哥传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谭意哥传 谭意哥小字英奴,随亲生于英州。丧亲,流落长沙,今潭州也,年八岁,母又死,寄养小工张文家。文造竹器自给。 一日,官妓丁婉卿过之,私念苟得之,必丰吾屋。乃召文饮,不言而去。异日复以财帛贶文,遗颇稠叠。文告婉卿曰:"文廛市贱工,深荷厚意。家贫,无以为报。不识子欲何图也?子必有告,幸请言之。愿尽愚图报,少答厚意
谭意哥传
谭意哥小字英奴,随亲生于英州。丧亲,流落长沙,今潭州也,年八岁,母又死,寄养小工张文家。文造竹器自给。
一日,官妓丁婉卿过之,私念苟得之,必丰吾屋。乃召文饮,不言而去。异日复以财帛贶文,遗颇稠叠。文告婉卿曰:"文廛市贱工,深荷厚意。家贫,无以为报。不识子欲何图也?子必有告,幸请言之。愿尽愚图报,少答厚意。"婉卿曰:"吾久不言,诚恐激君子之怒。今君恳言,吾方敢发。窃知意哥非君之子。我爱其容色。子能以此售我,不惟今日重酬子,异日亦获厚利。无使其居子家,徒受寒饥。子意若何?"文曰:"文揣知君意久矣,方欲先白。如是,敢不从命。"是时方十岁,知文与婉卿之议,怒诘文曰:"我非君之子,安忍弃于娼家乎?子能嫁我,虽贫穷家,所愿也。"文竟以意归婉卿。过门,意哥大号位曰:"我孤苦一身,流落万里,势力微弱,年龄幼小。无人怜救,不得从良人。"闻者莫不嗟恸。
婉卿日以百计诱之:以珠翠饰其首,轻暖披其体,甘鲜足其口,既久益勤,若慈母之待婴儿。晨夕浸没,则心为爱夺,情由利迁。意哥忘其初志,末及笄,为择佳配。肌清骨秀,发绀眸长,荑手纤纤,宫腰搦搦,独步于一时。车马骈溢,门馆如市。加之性明敏慧,解音律,尤工诗笔。年少千金买笑,春风惟恐居后;郡官宴聚,控骑-迎之。
时运使周公权府会客,意先至府,医博士及有故至府,升厅拜公。及美髯可爱,公因笑曰:"有句,子能对乎?"及曰:"愿闻之。"公曰:"医士拜时须拂地。"及未暇对答,意从旁曰:"愿代博士对。"公曰:"可。"意曰:"郡侯宴处幕侵天。"公大喜。意疾既愈,庭见府官,多自称诗酒于刺。蒋田见其言,颇笑之。因令其对句,指其面曰:"冬瓜霜后频添粉。"意乃执其公裳袂,对曰:"木枣秋来也著绯。"公且惭且喜,众口噏然称赏。
魏谏议之镇长沙,游岳麓时,意随轩。公知意能诗,呼意曰:"子可对吾句否?公曰:"朱衣吏,引登青障。"意对曰:"红袖人,扶下白云。"公喜,因为之立名文婉,字才姬。意再拜曰:"某,微品也。而公为之名字,荣逾万金之赐。"刘相之镇长沙,云一日登碧湘门纳凉,幕官从焉。公呼意对。意曰:"某,贱品也。安敢敌公之才。公有命,不敢拒。"尔时迤通望江外湘渚间,竹屋茅舍,有渔者携双鱼入脩巷。公相曰:"双鱼入深巷。"意对曰:"尺素寄谁家。"公喜,赞美久之。他日,又从公轩游岳麓,历抱黄洞望山亭吟诗,坐客毕和。意为诗以献曰:
真仙去后己千载,此构危享四望赊。
灵迹几迷三岛路,凭高空想玉云车。
清猿啸月千岩晓,古木吟风一径斜。
鹤驾何时还古里,江城应少旧人家。
公见诗愈惊叹;坐客传观,莫不心服。公曰:"此诗之妖也。"公问所从来,意哥以实对。公怆然悯之。意乃告曰:"意入籍驱使迎候之列有年矣,不敢告劳。今幸遇公,倘得脱籍为良人箕帚之役,虽死必谢。"公许其脱。
异日,诣投牒,公诺其请。意乃求良匹,久而未遇。会汝州民张正字为潭茶官,意一见谓人曰:"吾得婿矣。"人询之,意曰:"彼风调才学,皆中吾意。"张闻之,亦有意。一日,张约意会于江亭。于时亭高风怪,江空月明。陡帐垂丝,清风射牖,疏帘透月,银鸭喷香。玉枕相连,绣裳低覆,密语调簧,春心飞絮。如仙葩之并蒂,若双鱼之同泉,相得之欢,虽死未已。
翌日,意尽挚其装囊归张。有情者赠之以诗曰:
才识相逢方得意,风流相遇事尤佳。
牡丹移入仙都去,从此湘东无好花。
后二年,张调官,复来见,意乃治行,饯之郊外。张登途,意把臂嘱曰:"子本名家,我乃娼类,以贱偶贵,诚非佳婚。况室无主祭之妇,堂有垂白之亲。今之分袂,决无后期。"张曰:"盟誓之言,皎如日月,苟或背此,神明非欺。"意曰:"我腹有君之息数月矣。此君之体也,君宜念之。"相与极励,乃舍去。意闭户不出,虽比屋莫见意面。既久,意为书与张云:
阳老春回,坐移岁月。羽伏鳞潜,音问两绝。首春气候寒热,切宜保爱。逆旅都辇,所见甚多。但幽远之人,摇心左右,企望回辕,度日如岁。因成小诗,裁寄所思。兹外千万珍重。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