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川綦江县附近大杀青年

互联网 0
导读: 这一天是最高国防委员会,在军事委员会的会议厅开会。那天的主席是孔祥熙,头一个报告的是何应钦,他说: "有很确实的密报,‘沈钧儒、沙千里、邹韬奋等,要在重庆暴动。’而且这种暴动有很大的政治阴谋。" 何应钦刚一说完,我就说: "凡事
这一天是最高国防委员会,在军事委员会的会议厅开会。那天的主席孔祥熙,头一个报告的是何应钦,他说:
"有很确实的密报,‘沈钧儒、沙千里、邹韬奋等,要在重庆暴动。’而且这种暴动有很大的政治阴谋。"
何应钦刚一说完,我就说:
"凡事须论情论理,像沈钧儒先生那些文人,除了笔管以外,什么都也没有,他们拿什么来暴动?这一定是有人造谣言陷害他们。"
我又说:
"沈钧儒先生国民党党员,我们能不能派人去和他谈一谈,为什么有这样的谣言?若不能,可以不可以请沈等到党部来谈一谈?我们张口说同志,闭口说同志,同志就是仇敌么?况且没有一个知道我和沈钧儒、邹韬奋、沙千里都是好朋友,今天有人在这个会议上说他们这些话,我不说话实在对不起这些朋友;假若有人说这种谣言的话,我不起来说话,以后谁还跟我交朋友?"
我刚说完这话,于右任说:"有了这种谣言,我们可以自己杀自己,自己打自己,不要日本人亡我们,我们自己就亡了我们。"接着孔祥熙说到美洲,由美洲说到欧洲,又说到中国,我记得很清楚的,孔祥熙说过这两句:"我们把法西斯快收起来吧!美国人不喜欢那一套。"
陈果夫坐在那里,把头向右一歪,脸向上一翻,眼看着我说:"冯先生你不知道沈钧儒,我是知道的,那家伙糊里糊涂,共产党预备好了,他是干的。"我说:"你的眼睛认不出人来的,沈钧儒是正人君子,他怎么会这样办呢?"
散会后我回到巴县中学,一进门正看见沈钧儒先生。我说:"很好,今天有个消息跟你说。"我就把今天何应钦报告关于沈先生的一段向他说了,并把大家所谈的告诉他。沈先生说:"好,我去找何应钦。"后来我听沈先生说,他见了何应钦,说请何把他下监,不是说他要暴动么?何说:"没有的事,全是谣言。请坐,喝茶,不要生气。"
不多两天,我见到江西一位姓徐的,少将阶级,他在綦江附近训练团当高级政治教官。因为他是李协和(烈钧)最好的朋友,他知道我同协和先生也是好朋友,他特意来见我说,他们的团长姓桂(永清),接到特务的报告说他这几千学生里,有共产党还有汉奸。桂就惊慌失措地抓起很多青年,除了乱打以外,又把火筷子烧红了烫他们,这种严刑之下要什么口供没有呀!已经有一二百人被枪决了。
他看到有几个青年拉出来的时候,姓桂的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暴动?"那青年们说:"为的要杀你。"姓桂的说:"你们为什么要杀我?"青年们说:"你无缘无故杀了这么多青年,你丧尽了天良,我们还不该杀你!"姓桂的大怒:"推出去枪决!推出去枪决!"这样枪决的又有一二百个人,还有六七百人关到监狱里。
后来有些青年的家长知道了,就写信给蒋介石说:"我的儿子为了抗战为了敌人,到了你那里受训。现在你把他们杀的杀死,关在监狱里的关在监狱里,你要是不把他们的罪说出来,我们要起诉你。"这样的信有六七十封,因此蒋才派了几个法官,来审判这些坐监的青年到底是为什么
法官提出了一位青年来问:"你的口供上说沈钧儒、沙千里、邹韬奋,他们要暴动,你怎么会知道?"青年说:"我知道。"法官就把自己来的事告诉他们:"我是政府派来的,你们有什么冤屈告诉我,我不是特务。"青年回答说:"他们拿出火筷子烫我,我没有法子,不能不说。"
法官问一个青年:"你认识沈钧儒么?"青年说:"我在报上看见过他的名字。"
法官又问另一个青年:"你的口供说,你同南京通无线电,你把无线电抛在江里头啦!你只留下一个钢圈,这是你的钢圈么?"青年说:"不错,是我的。"法官说:"我看这不像无线电上的,你在哪里弄的钢圈,你说实话。"青年说:"他们天天用针刺我的手指头,用火筷子烫我的两胁,我没有办法,只可给他们找一个凭据。"法官问:"这个凭据哪里来的?"青年说:"值班的表上的。"法官问:"表在哪里?"青年说:"表我掷在茅厕里,我只拿这个当证据。"这样法官就领着人掏茅厕,掏到最底下,把个破表找出来了。就这样全都证实冤枉了这些青年,错杀了这些青年。
1 2
相关热词搜索:孔祥熙 何应钦 沈钧儒 邹韬奋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