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万全明言知盗首 狄梁公故意释奸淫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却说赵万全说他不是正凶,那个犯事之人,地方名姓,他皆知道,狄公听了此言,“心下甚是疑惑,暗道:“看他这身材膂力,实不是个善类,莫非他故意诳言,希冀逃走,那可就费事了。”当时一个人对答不来。马荣知道他的意思,乃道:“大人不必疑惑,既然蒋大哥说出这原故,想必他不是这案内人犯。既他口称知道,但请他说明,同小的前去便了。”蒋忠也就说道:“赵三哥,你就在大人前言明,何以知道案件。你我行事,也须光明正大的方好。若照这姓邵的丧心害理,无论官法不容,即使你我碰见这厮,也不能饶了他的狗命。究竟现在何处,你若碍于交情,不便动手,我这管下与昌平是邻对,同去捉获,也是分内之事。”赵三道:“说来也是可恼,连我都为所骗了。这人姓邵名礼怀,是湖南土著人氏,一向与他来往。每年新春蚕见市,他也带着丝货到各处跑码头,只要谁地方价好,他就前去卖货,虽无一定的地方,总不出这山东山西两省。前月我在湖州时,他是在我先动身的,并同了一个邻行的小官一并前来,日前在半途上碰见,但见他一人推着一轮车儿,在路上行走。我见他是孤客年轻,不知行道规矩,故上前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此,徐相公到何处去?’他向我大哭不止,说那伙伴在路途暴病身亡,费了许多周折,方才买棺收殓,现在暂居在一个地方。就此一来,货又误了日期,未能卖出,自己身旁,路费又完,正是为难之际,总是为朋友起见,不然早已回去了。’我见情真语切,问他到何处去,他说暂时不能转杭州,怕徐家家属问他要人,那就费事了。当时就同我借了三百银子,将姓徐的丝货交我代卖,他说到别处码头售货去了。谁知他做了这没良心的坏事,岂不是连我受他之愚吗?”
狄公听了此言,忙道:“照你如此说法,他已是远走去了,你焉能知他的所在?”赵万全道:“大人有所不知,这人有个师兄,先前以为礼怀是个诚实的后生,将女儿就给他为妻,谁知过门之后,夫妻不睦,就将这妻子气死。后来听说,他又在外路结识了一个有夫之女,住在这左近一带,叫做什么齐团菜地方。彼时因不关我事,故而未曾追求,现在他既犯了这案,只要将这地方访出来,那就好办了。虽说他跟我师兄学了数年棍棒,纵有点本领,谅也平常,只要我去寻获,无不获之理。”狄公听他所言也就深信不疑,向着众人说道:“本县到任以来,也私访过许多地方,这齐团菜地名从未听人说过,你们可曾晓得么?”此时陆长波,见他们各道真言,知狄公是地方上父母官,真是意想不到,赶忙过来叩头,说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虎威,统求恕罪。”狄公道:“你乃贸易之人,与本县本无大小,生意场中,理应如此,何得谓之冒犯?但你是土著的人氏,方才赵壮士所说这个地名,你可知道么?”陆长波细想不出来,说道:“大人要知这地段,除非移文到各处府州县,将府县志查看,或者可知。不然这偌大的山东省,从何处访问?”此时天已黑暗,小官掌上灯来,马荣道:“大人现在也不必久坐了,沿途受了风霜,也该安欧安歇,既有赵万全同小人在此,还怕日后这案不破么?我看乔太在寓内,也是望得心焦,不如前去店中吃了晚饭,大众计议个章程,以便分头办事。或者张老板知道齐团菜地名,也未可知。”狄公见他说得在理,当即起身,向赵万全说道:“壮士且至敝寓,共饮一杯,以使彼此谈论。”赵三也不推辞,当时也就起身一同出了陆长波家的门,来至张六房店内。
蒋忠就将狄公前来访案的话,向张六说明,大众直吓得鼓舌摇唇,说道:“我等在寨内,听往来人说,昌平县狄太爷,是个好官,真是名不虚传。由彼处到此,也有数百里路程,居然不辞劳苦,前来访案,实不愧民之父母了。”当时也就入里面,复又叩头已毕。当晚备了酒肴,众人也不分什么主仆,上下一齐人席饮酒。乔太见赵万全帮同捉案,更是欢喜非常,向着狄公道:“大人在上,虽得了一位壮士,依小人愚见,还是明早一同回去,暗暗的访问这地方,方可有益于事。若要在此地,将人缉获,恐暂时未必如愿。就此一来,这案内正是人人知道,若再耽搁数日,南北往来的客商,传到别处,露了捉拿要犯的风声,反而令他得信。而且毕顺家那案,不知访缉得如何。那人胆量又小,即使有了事件,一人也未必能动手,岂不是顾此失彼?不如回去,两件事皆可兼顾得到。”狄公也以为然,当时上了几件美肴,撒去残杯,大众安歇,一宿无话。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