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狄公案
  • 狄公案 清 佚名
  • 第一回-入官阶昌平为令 升公堂百姓呼冤
  • 第二回-胡地甲诬良害己 洪都头借语知情
  • 第三回-孔万德验尸呼错 狄仁杰卖药微行
  • 第四回-设医科入门治病 见幼女得哑生疑
  • 第五回-入浴室多言露情节 寻坟墓默祷显灵魂
  • 第六回-老土工出言无状 贤令尹问案升堂
  • 第七回-老妇人苦言求免 贤县令初次问供
  • 第九回-陶土工具结无辞 狄县令开棺大验
  • 第十回-恶淫妇阻挡收棺 贤县令诚心宿庙
  • 第十一回-求灵签隐隐相合 详梦境凿凿而谈
  • 第十二回-说对联猜疑徐姓 得形影巧遇马荣
  • 第十三回-双土寨狄公访案 老丝行赵客闻风
  • 第十四回-请庄客马荣交手 遇乡亲蒋忠谈心
  • 第十五回-赵万全明言知盗首 狄梁公故意释奸淫
  • 第十六回-聋差役以讹错讹 贤令尹将盗缉盗
  • 第十七回-问路径小官无礼 见凶犯旧友谎言
  • 第十八回-蒲萁寨半路获凶人 昌平县大堂审要犯
  • 第十九回-邵礼怀认怀认供结案 华国祥投县呼冤
  • 第二十回-胡秀士戏言召祸 狄县令度情审案
  • 第二十一回-善言开导免验尸骸 审口供升堂讯问
  • 第二十二回-想案情猛然省悟 听哑语细观行踪
  • 第二十三回-访凶人闻声报信 见毒蛇开释无辜
  • 第二十四回-假消息假言请客 为盗贼大意惊人
  • 第二十五回-以假弄真何恺捉贼 依计行事马荣擒人
  • 第二十六回-见县官书生迂腐 揭地窑邑宰精明
  • 第二十七回-少年郎借助供认不讳 淫泼妇忍辱熬刑
  • 第二十八回-真县令扮作阎王 假阴官审明奸妇
  • 第二十九回-狄梁公审明奸案 阎立本保奏贤臣
  • 第三十回-赴杀场三犯施刑 入山东二臣议事
  • 第三十一回-大巡抚访问恶棍 小黄门贪索赃银
  • 第三十二回-元行冲奏参小吏 武三思怀恨大臣
  • 第三十三回-狄仁杰奏参污吏 洪如珍接见大员
  • 第三十四回-接印绶旧任受辱 发公文老民伸冤
  • 第三十五回-审恶奴受刑供认 辱奸贼设计讥嘲
  • 第三十六回-敲铜锣游街示众 执皮鞭押令念供
  • 第三十七回-众豪奴恃强图劫 好巡捕设计骗人
  • 第三十八回-投书信误投罗网 入衙门自入牢笼
  • 第三十九回-求人情恶打张昌宗 施国法怒斩周卜成
  • 第四十回-入早朝直言面奏 遇良友细访奸僧
  • 第四十一回-入山门老衲说真情 寻暗室道婆行秽事
  • 第四十二回-王虔婆花言骗烈妇 狄巡抚妙计遣公差
  • 第四十三回-王进土击鼓鸣冤 老奸妇受刀身死
  • 第四十四回-金銮殿狄仁杰直言 白马寺武三思受窘
  • 第四十五回-搜地窖李氏尽节 升大堂怀义拷供
  • 第四十六回-金銮殿两臣争奏 刑部府奸贼徇私
  • 第四十七回-众百姓大闹法堂 武三思哀求巡抚
  • 第四十八回-武承业罪定奸僧 薛敖曹夜行秽事
  • 第四十九回-薛敖曹半途遭擒 狄梁公一心除贼
  • 第五十回-查旧案显出贺三太 记前仇阉割薛敖曹
  • 第五十一回-薛敖曹哭诉宫廷 武则天怒召奸党
  • 第五十二回-怀宿怨诬奏忠良 出愤言挽回奸计
  • 第五十三回-用非刑敬宗行毒 传圣诏伟之尽忠
  • 第五十四回-狄仁杰掌颊武承嗣 许敬宗勾结李飞雄
  • 第五十五回-太行山王魁送信 东京城敬宗定谋
  • 第五十六回-李飞雄兵下太行山 胡世经力守怀庆府
  • 第五十七回-安金藏剖心哭谏 狄仁杰奉命提兵
  • 第五十八回-开战事金城送命 遇官兵吴猛亡身
  • 第五十九回-访旧友计入敌营 获胜仗命攻大寨
  • 第六十回-四面出兵飞雄中计 两将身死马荣回营
  • 第六十一回-李飞雄悔志投降 安金藏入朝报捷
  • 第六十二回-庐陵王驾回怀庆 高县令行毒孟城
  • 第六十三回-见母后太子还朝 念老臣狄公病故
  • 第六十四回-张柬之用谋除贼 庐陵王复位登朝
  • 附录-校点后记
  • 第五十一回-薛敖曹哭诉宫廷 武则天怒召奸党

    互联网 0
    却说禁卒取着尖刀对定薛敖曹阳具根上一刀下去,贺三太深恐伤了他卵蛋,赶着说道:"小心一点,莫送了他的性命。那反不好。"禁卒道:"你慌什么,前日我见人割那驴子,便是如此。"说着又见他将刀执定,由上而下,四围一旋,顷刻之间,只见薛敖曹在板凳上,半截身子,跳上跳下,知是他疼痛万分,两眼不住的流泪,嘴里只说不出话来。贺三太又恐他身子肥大,将宽凳跳翻过来,赶着上前,将他纳住。又见禁卒将周围旋开,惟有中间那个溺管未断,尚挂在上面,此时两手血流不止,将一簸箕的石灰,全行染得鲜红。贺三太虽是恨他前仇,到了此时,也觉有点不忍,赶着向禁卒说道:"你用刀尖子,将他溺管割断,从速用末药,代他敷好了。遥想这厮,罪已受足,若耽延工夫,恐他昏死过去,那时便费了大事。"禁卒果然依他所言,将溺管割断,将阳具摔在地上,然后用好药在四下敷满,果神效非常,顷刻将血止住。又在贺三太衣衿上面,撕下一块绸子,将伤痕扎好,始行取过木盆,倒了冷水,将手上血迹洗去。贺三太方将薛敖曹脸上草纸一揭,只见他已不能言语,贺三太忙道:"你手脚太慢,致将他闷死过去,只是如何是好?"禁卒道:"你莫要慌乱,他如死去,我来偿命。"说着将他扶坐起来,禁卒出去,取了一支返魂香燃着,送在他鼻孔前,抽了一会。没有顿饭工夫,但见薛敖曹有了进出的生气,又停了一会,忽然将脸一苦,将口一张,大叫一声:"疼煞我也!"禁卒骂道。"你这乌种子,早知有此疼痛,为何从前犯法?舒服得好,便叫你疼得利害,以后看你还能放肆了!"说着在地下,将阳具拾起,用水洗了几次,抓在手中,向薛敖曹道:"也不知你这狗头,如何生长的,你自己看看,可像个敲门的槌子?"说着摔起来,便在他头上打了一下。
    薛敖曹此时,方疼痛稍定,低头向下身一望,一个威威武武的丈夫,变作了坑坑凹凹的女子!这一急非同小可,比送他的性命,格外伤心,高声骂道:"你这两个伤心的杂种,下这毒手,我姓薛的,与你誓不甘休!除非将我治死,不然叫你家破人亡。你把这长具取去,想必是送你老婆送你妹妹去了!"禁卒哪里容得他辱骂,他骂一句,便将那件怪物,在他嘴上打一下,于是你骂我打,愈骂愈打,两人闹作一团。贺三太实是好笑,赶着向禁卒拦住道:"你我已报了前仇,既割下来了,也不能复行合上,骂自然要骂。我且问他的言语,你莫要在此胡闹。"禁卒道:"我实气他不过,你有何话问他?"贺三太向薛敖曹道:"我两人,虽然报自己前仇,可知为国家除了大患,也免得日后露出破绽,有那杀身之祸。可知你此时恨骂,没有益处,我两人既摆布你到此,还怕你怎么?你倚仗不过那个兴隆庵的尼姑,受你这怪物,封你为如意君,此时既已割去,成了废物,还能如从前得宠么?即使你进宫哭诉,将我两治罪,我们也不是死的,难道不会逃走?告诉你句实话,顷刻与他逃走他方,看你有何本领害得我两家?莫说你借了太监,说不出,受我两人恶苦,便那个尼姑,也是不能彰明较著的,奈何我两人?你要骂便骂,我们是出去了。"说着拖了禁卒,飞奔出狱。薛敖曹要想去追,他无奈两脚锁了铁镣,不得动弹,心下越想越气,看看下面,格外伤心,想贺三太所说的言语,也是不错。只恨自己不应出宫来看怀义,反送了自己的性命,一人只是在监中啼哭。
    且说武三思到宫中,说明此事,武则天命人到辕门去要薛敖曹,反为巡捕回说狄大人尚未回家,不敢信以为实,将人交出。武则天接着此信,自己也悔恨不已,心下想道:"薛敖曹为狄仁杰捉去,尚是小事,他两人为他擒去,设或露出破绽,彻底根究,岂不令人愧死!"一人在宫中翻来覆去,只是想不出主意,到了四鼓之时,只得上朝理事。众人齐在殿首,只见狄仁杰出班奏道:"臣奉旨拆毁白马寺地窖,昨日已经完毕,特来复命。并奏明圣上,在半途寻获了两名穿宫太监,与那无赖小薛在外胡行,臣已带回辕门。查出小薛的案件,全是不法之事,理合依例处治。适因回辕之后,又闻传旨要此三人,不知真伪,特来启奏陛下。内侍阉宦,何能与无赖为伍,在外胡行,此中关系甚大,求陛下拟定罪名,如何究办,臣好遵旨施行。"武则天听了此言,心中不禁胆寒:此人实是铁面冰心!寡人之事,竟敢如此启奏,无奈你太认真了。若再为你说出实情,孤家颜面何在?乃道:"卿家所奏,寡人已早尽知。但此三人,是孤家宫中内监,私逃出外,固罪不容宽,也不能令外官审问。卿家口行,立刻押转宫中,寡人亲自发落。"狄公当时只得遵旨,心下暗道:"我昨日若非赶先审问一堂,打了一百重板,岂不为他逃过!"说罢众人散朝。
    1 2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