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太子真赝难分 权尚书锋芒太露

互联网 0
导读: 仲冬时节雨初收,新日罩重楼。闲中翻驳金陵事,情悄悄、双锁眉头。南鸟孤飞尽处,长江重里悠悠。 山河非故使人愁,往迹为谁留。奸雄事业都成梦,又何曾、茅土公侯。明晢拂衣归去,绿波一叶扁舟。 右调《风入松》 凭人捉线自徘徊,愍悼桓灵尽可哀。 只死潜龙果非谬,便愁翼虎复成灰。
仲冬时节雨初收,新日罩重楼。闲中翻驳金陵事,情悄悄、双锁眉头。南鸟孤飞尽处,长江重里悠悠。 山河非故使人愁,往迹为谁留。奸雄事业都成梦,又何曾、茅土公侯。明晢拂衣归去,绿波一叶扁舟。
右调《风入松》
凭人捉线自徘徊,愍悼桓灵尽可哀。
只死潜龙果非谬,便愁翼虎复成灰。
引类证非真主至,露章说是假王来。
椇真假假原难定,据实披寻莫浪猜。
话说国事如此,就有那许多奇事生出来了。那妖僧大悲冒称定王争立一事,弘光命刑部拷讯,系是诈伪。复批九卿科道都在都城隍庙会审,一毫影响也没有,口里牵连吴郡两乡宦,越越露出诈冒的破绽来。合词上本,登时斩首西市,这桩事体纔完。又闻得有太子遁居浙江地方,弘光甚以为骇。阮大铖知道了,献策与马士英,须天子密遣内官召来南京,好作商议;又须批在礼部,先将先帝太子并永、定二王俱赐谥,以绝众望。弘光忻然允行。
正在行事,有旧太监高起潜侄序班高梦箕,密奏太子在浙。弘光遂差东宫旧内官李继周,春御礼召来。李继周领了旨意,前至杭州遍访,听说已往金华府垿。连夜赶到金华,寻见了那太子在一观音寺里。李继周细认了一番,却有六七分相像,只得跪下,口称"奴婢叩小爷头"。那太道:"我认得你,只是忘记你姓名了。"李继周道:"奴婢唤做李继周。奉新皇爷旨,迎接小爷进京。"那太子道:"迎接我进京,让皇帝与我做不让皇帝与我做?"李继周道:"这事奴婢不知。"遂把出御札送上。此时哄动了金华府,大小官员都来朝见,送供给,送嗄程。忙乱了两日,不敢停留,拨大船送到杭州。巡抚张秉贞一般也来朝见,同文武大小官员,支应那太子过去。李继周星夜往南京进发,到石城门住下。进城先禀了马士英,随即奏闻弘光弘光两个北京内官迎他入城,权住与善寺。张、王两内官一见了那太子,便抱足恸哭,连那太子也知何故,又叫唤不出姓名。弘光听见说了,不觉大怒道:"真假未辨,何得便做出这模样来!就是真了,让位不让位还凭我主意。这厮好大胆!"遂赐张、王两官和李继周死。正是:
伤情不觉垂双泪,触忌同时赴冥途。
且说那太子在与善寺里,文武官投职名帖的络绎不绝。最后有督营卢太监至,端相了一番,真假难辨。那太子叱斥道:"你为何不叩头!"卢太监只得跪下,道:"奴婢叩头。"那太子道:"你隔不多几时,却这等胖了,可见在南京受用。"那太监又叩头道:"小爷保重。"遂出了寺门,向众人道:"咱不曾伏侍东宫,如何这般说?看来有些相像,是真是假认不真。"分付本营的兵道:"你们好好看守。真太子不消说该护卫了;若是假的,定不是小小神棍,也要防他逃去。"正说着,忽奉旨文武官不许私谒。自此迟些来见的,都不得见而去。黄昏时候,又奉旨移那太子入宫。
过了两日,是三月初三,阮大铖在江北有密书与马士英,士英密奏了弘光,把那太子及从行的高成穆等,俱下中城兵马司狱里。至一更后,把轿子抬那太子到中城狱来,时已大醉,狱里设一大圈椅,那太子坐在椅上,便呼呼睡去。到了天明,中城副兵马侍立在傍,那太子开眼见了,问道:"这是何处?你是何人?"副兵马道:"这是中城兵司,小官是中城兵马。"那太子道:"你自去,我还要睡睡儿。"又闭眼睡。睡不多时,开眼见副马还在,问道:"你何故不去?"副兵马道:"是走道儿的。"那太子道:"既是走道儿,为何都这般蓝缕?我知道了。"副兵马找铜钱一串放在桌下道:"恐爷要用。"那太子道:"我不要用,你拿了去。"副兵马道:"怕要买小东西,留在这里不妨。"副兵马纔走去,四个校尉走来,叩头道:"校尉们伏事爷的。"那太子道:"你们把钱去买香烛来,剩了的,你四人拿去分了。"校尉买香独至,那太子问了南北向,便叫点了香烛,拜倒在地,大叫太祖皇帝、皇考皇帝,放声大哭了一场,纔立起身来,尚哭个不止。人人为他掉泪。正是:
不知真赝堪凭吊,铁石肝肠亦惨然。
且说通政杨维垣已转升了左都御史,南市那些轻薄的秀才就造一谣言道:"马、阮、张,杨,国势速亡。"本是满京人不服的了。维垣见有那太子一节,不管真假,忽扬言道:"驸马王昺侄子王之明,状貌与先太子无二。"兵科给事中戴英就把这话做了证据,上一本道:"奸人王之明假冒太子,须敕多官会审。"初六日,会审那太子,在于大明门外,众官先后都到。那太子东向踞坐,一官取禁城图放在他面前,问道:"这可是北京宫殿?"那太子指承华宫说:"这是我住的所在。"又指坤宁宫说:"这是我娘娘住的所在。"一官问:"公主今在何处?"那太子道:"不知,想是死了。"一官问:"公主同宫女早叩周国舅门?"那太子道:"同宫女叩国舅门就是我。"刘中允问道:"我是东宫讲官,认得我么?"那太子看了一看,只不言语。问他讲书在何处,说在文华殿。问他仿书,说是诗句。问写几句,说不拘。刘中允又问别事。那太子笑道:"你道是假的,就做假罢了。我原不曾向皇伯夺做皇帝。"众官商议,依旧把轿子送入中城狱,具疏将口词录奏。给事中戴蕃俊上一本,道:"王之明假冒太子,质以先帝曾携之中左门,亲鞠吴昌时于廷,东宫立何地,而不能答一语。问以嘉定伯姓名,而亦茫然不知。其伪无疑。然稚年何能辨此,必有大奸人挟为奇货,务在根究。宜敕法司严究。"初七日,有内官把密疏进上道:"东宫足骭于常形,每骭则双,莫之能诬。"弘光命卢太监拿至阁老马士英寓房,问是如何。士英具一本道:"臣病在寓,皇上令监臣以密示臣。臣细阅之,其言虽似,而疑处甚多。既为东宫幸脱虎口,不即到宫说明,而走绍兴,可疑一也。东宫厚质凝重,此人机辨百出,二可疑也。公主现养周奎家,而云已死,三可疑也。左懋第在北,北中亦有假太子事,懋第密书贻蔡奕琛,今奕琛抄誊进览,是太子不死于寇,即死于北矣。原日讲官方拱干在苏州,容密谕来京辨之。如其假冒,当付法司,与臣民共见而弃之;如真东宫,则祈取入深宫,留养别院,不可分封于外,以启奸人之心。"弘光看了士英本,把穆虎、高成同王之明会同九卿科道,什门会审。适值方拱干从苏州来,为从逆一案未明白,与马士英密疏巧凑。初八日,各官会审那太子,毕集午门。各役喝那太子跪,那太子仍前面西踞坐。众簇拥方拱干上前,问,:"这是何人?"那太子道:"方先生。"拱干退入人后,不复辨其真假。张孙振道:"汝是王之明?"那太子道:"我南来从不曾自认做东宫,你们不认罢了,何必坐名改姓。况且李继周拿皇伯谕帖来召我,不是我自来的。"刑部尚书高倬、兵部给事中戴英一齐道:"既认是王之明了,何须再问,也不须动刑,回奏圣上便了。"把那太子依旧监在刑部牢里。有不识姓名人题诗在皇城壁上,道: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