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屡疏筹国 阮大铖明谋翻案

互联网 0
导读: 从新问起,世事同流水。崔、魏博权说未已,又见奸掉尾。 忠良阁部撑天,赤心草疏便便。若使新君醒悟,江山可保依然。 右调《清平乐》 山河未改事全非,淮上孤臣叹式微。 水水满朝如鼎沸,翩翩梁燕向谁飞。 话说乙西这一年弘光改元,正月初一日日辰又是乙酉,闻说太岁值事,原不是
从新问起,世事同流水。崔、魏博权说未已,又见奸掉尾。 忠良阁部撑天,赤心草疏便便。若使新君醒悟,江山可保依然。
右调《清平乐》
山河未改事全非,淮上孤臣叹式微。
水水满朝如鼎沸,翩翩梁燕向谁飞。
话说乙西这一年弘光改元,正月初一日日辰又是乙酉,闻说太岁值事,原不是吉兆。弘光上殿,受了朝贺。阁老马士英也不管元旦,奏给尚书张捷、太监卢九德敕书,又奏除杂职官九十五,员又奏升丁允元为吏科给事中,杨允升为兵科给事中,冯志京、张茂梧、袁弘勋、周昌晋为御史、余扬为吏部稽勋司员外。这里面也有君子,也有奸逆;君子是士英结识他,奸逆是士英得贿赂。弘光件件允行,个个推用。分明一个皇帝,竟像和马阁老合做的一般,弘光不过拱手听命的主人翁。正是:
空名也好为天下,提线由人不费心。
初八日立了春,初九日忽然大雷闪电,雨雹交作。适值阁部史可法有一短疏进上,道:"河南巡按陈潜夫所报,清豫王自孟县渡河,约五六千骑,步率尚在覃怀。欲往潼关,皆李际遇接引长驱而来,刻日可至。据此,李际遇附清确然矣。况攻邳者未返济宁,岂一刻忘淮北哉!请命高杰提兵二万,与张缙彦直进开、雒,据虎牢,刘良佐贴防邳、宿,以各不虞。即如御史陈荩,往调点兵,何以半载杳然?乞皇上催之早到。"弘光依了马士英票本,俱从之。又命给闽铳三千军前听用,不在话下。
且说高杰未投降明朝时节,曾劫许定国一村,杀其全家老幼,只定国一身逃脱。后来许定国与高杰同为列将,秘不提起,外面假意两相莫逆。到了元年正月,高杰奉旨冒雪防河,有本请联络河南总兵许定国。定国正在睢州,听得高杰前来,乃教人下书道,睢州城池坚固,器械精良,愿以睢州让他屯兵。高杰只道和他相好,坦然不疑。初十日抵睢州,许定国来拜见过了,高杰也就回拜,各道渴想的意思。许定国请高杰十一日赴席接风,高杰欣然来赴。彼此安了席,传杯弄盏。吃酒到半夜,厅后伏兵四起,把高杰出其不意乱砍死了。跟随的亲兵被了二三十人,走得快的逃出州城,报高杰夫人邢氏,报那公子高元爵去了。许定国既杀了高杰,怕朝廷加罪,领部下兵将竟投清朝去讫。这也是气运当然,有诗为证:
高帅固难云大将,独当一面亦称雄。
杀身乃在传觞日,百战余生一旦空。
高杰被杀的消息,氏急急遣人先报了阁部史可法,教他先上本奏闻,才好随后也上一本,请设提督,以杰部将李本身为之。弘光批道:"与平有子,朕岂忍以兵马、汛地遽授他人。前着伊妻统辖,卫胤文料理,何必又立提督。"其时黄得功尝与高杰争扬州大哄,闻杰已死,欲来侵夺。史可法奏闻,弘光批旨道:"大臣当先国事而后私憾。得功若向扬州攻高营,兵将弃汛东顾,敌国乘隙渡河,罪将谁任?诸藩当恪守臣节,不得任意。"史可法再三谕解,始得黄、高罢兵。黄、高并起卑微,列为藩镇;朝里奸佞充满,君子难容在位,寡不敌众,海内谁不叹息。有诗为证:
效颦南渡话酸凄,风色萧骚白日低。
莫道猎场趋放犬,谁怜江夜舞闻鸡。
武臣御寇曾为寇,朝士扶犁早自犁。
淮北淮南空涕泪,炊烟何处日频西。
且说江北史阁部与那四镇,兵粮如风火之急,户部尚书张有誉应接不暇,驻浦口督饷,申侍郎多方催趱各处钱粮,急切不能应手。忽一日,两淮运司解银二万两渡江,都督郑彩截住,不许解督部。因此申绍芳上本道:"钱粮解部派发,一定之例。且盐运司解部,非解镇也,不应阻挠,以乱朝廷规则。"奉旨谕彩,以后勿擅截留取咎。郑彩洋洋不以为意,反据本部苏州浒墅关钱粮,以乞兵饷。马士英不敢不从,票本准给其半。自此各镇纷纷乞饷。
史可法没奈何了,只得上一本道:"当建置四藩,恢复难期,而军粮最乏。在淮扬有税可榷,而庐、凤独否,得功、良佐所以有偏若之嗟也。臣每饷银有本折六十万,数内五万养徐州兵,一万养四州兵,官兵间有犒赏。议将淮、扬两关征,臣与得功、良佐三股均分。此时北道不通,每季不过五千。若能守住江北,则税归泗州,否则地且难存,何从榷税。"本上了,马士英道他要君,竟不票发。户部张有誉等再三上本道:"有兵须有饷,死玫激变。"弘光才准行了。史可法又上一本道:"北使陈弘范之旋,和议已无成矣。向以全力御寇而不足,今复分以御清矣。唐、未门户之祸,与国终始。以意气相激,他成恩仇,有心之士,方以为危身之场,而无识之人,转以为快意之计。世孰有大于戕我君父,覆我邦家者?不此之之,仇而修睚眦之隙,真不知类矣!此臣之所望于庙堂也。先帝之待诸镇,何等厚恩;皇上之封诸镇,何等隆遇;诸镇之能救难,何等罪过!释此不问,而自寻干戈,于心忍乎!和不成,惟有战。战非诸将之事,而谁事也!阃外视庙堂,庙堂视皇上。尤望深思痛愤,无染泄沓。古人言:‘不本人情,何由恢复。’今日庙堂之人情,大可见矣。"这一本明明为阁部。马士英原是贵州粗直的人,平昔好奉承,恃聪明,却被阮大铖迷惑了,反把讲学的正人君子为仇,魏党的佥邪小人为恩,坏了朝纲大事。虽然也起用了好些贤良,如刘宗周、黄道周,邹之麟、张玮、王心一、申绍芳、葛寅亮一班儿,何止三十余人,那里当得起阮大铖纠合了张捷、杨维垣几个有辣手的人做了一伙,日日讲翻案,夜夜算报仇,弄得马士英一些主意也没了。见了史可法的本,只是个不票不批,反听了阮大铖教导,日夜把童男女引诱弘光,且图目前快活。忽传旨天财库召内竖五十三人,进宫演戏吃酒。弘光醉后淫死童女二人,乃是旧院雏妓,马、阮进去的,抬出北安门,付与鸨儿埋了,谁敢则声。从此六院妓女,被马、阮搜个罄尽。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史可法 阮大铖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