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庄客马荣交手 遇乡亲蒋忠谈心

互联网 0
却说狄公在陆家行内,等吴小官去请赵客人前来,不多一会马荣已看见前日在路上推车的那个大汉,一同进门,当时不敢鲁莽,望着狄公丢个眼色。狄公会意,便将那人一望,只见他身长一丈,生来黑漆面庞,两道浓眉,一双虎眼,足穿薄底靴儿,身穿短襟窄袖,无色小袄,丢当叉裤。那种神气,倒像绿林中朋友。狄公上下打量一番,暗暗想道:此人明是个匪头,哪里是什么贩丝的客人,而且浙湖的人形,皆是气格温柔,衣衫齐整,你看他这种行为神情,明是咱们北方气概。且等他一等,看他如何。只见陆长波见他进来,当时起身来笑道:“常言买鸡找不到卖鸡人,你客人投在小行,恨不得立刻将货脱去,得了丝价,好回贵处,一向要卖,无这项售户,今日有人来买,你又打牌去了。这位梁客人,是北京威仪缎庄上的。往年皆到你们贵处坐庄,今因半途抱病,听说小行有货,故此在这里收卖。所有存下的货物,皆一齐要买,但不过要价码克己。小行怕买卖不成,疑惑我等中间作梗,因此将你请来,对面开盘,我们单取行用便了。”那人听了陆长波这番话,转眼将狄公上下望了一回,坐下笑道:“我的货,卖是要卖,怕的这客人有点欺人。我即便肯卖与他,他也未必真买。”陆长波见他这番话,说得诧异,忙道:“赵客人你休要取笑,难道我骗你不成?人家很远的路程来投小行,而且威仪这缎号牌子,谁人不知。莫说你这点丝,即便加几倍,他也能售。你何以反说他欺人?倒是你奇货可居了。”
狄公见了这大汉说了这两句话,心下反吃了一惊,说道:“此人眼力,何以如此利害?又未与他同在一处,何以我不是客商?莫非他看出什么破绽?如果为他识破,这人本事就可想了。虽有马荣在此,也未必能将他获住。”当时还故示周旋,起身作了揖,说:“赵客人请了。”大汉见他起身,也忙还了一揖道:“大人请坐,小人见谒来迟,望祈恕罪。”这一句,更令狄公吃惊不小,分明是他知道自己的位分,复又做作惊异道:“尊兄何出此言,咱们皆是贸易中人,为何如此称呼?莫非有意外见么?还不识尊兄台甫何名,排行几位?”大汉道:“在下姓赵名万全,自幼兄弟三人,第三序齿。不知大人来此何干,有事但说不访。若这样露头藏尾,殊非英雄本色。俺虽是贸易中人,南北省份,也走过许多码头,做了几件惊人出色的事件,今日为朋友所托,到此买卖,不期遇尊公。究竟尊姓何名,现官居何职,俺这两眼相法,从来百不失一。尊公后福方长,正是国家栋梁,现在莫非做哪里县丞么?”狄公被他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反而深愧不是,停了半晌,乃道。“赵兄,你我是为买卖起见,又不同你谈相,何故说出这派话来?你既知我来历,应该倾心吐胆,道出真言,完结你的案件。难道你说了这派大话,便将俺哄吓不成?”说着望马荣丢了个眼色,起身站在陆长波背后。
马荣到了此时,也由不得再不动手,当即跳出门外,高声喝道:“狗强盗,做了案件,想往哪里逃走!今日俺家太爷,亲来捉汝,应该束手受缚,归案讯办。可知那高家洼的事,不容你逃遁了。”说着两手摆了架落,将门挡住,专等他出来动手。陆长波看见言语不对,忽然动起手来,如同作梦一般,不知是素来有仇,也不知无故起衅,摸不着头脑,只呆呆的在那里呼喊说:“你们可不要动气,生意场中,以和平为贵,何以还未交易,就说出这尴尬话来,莫非平时有难过么?”还未说完,见大汉掀去短袄,露出紧身小衣,袖头高卷,伸开两手,一个箭步,踊出门外,向马荣骂道:“你这厮也不打听打听,来至太岁头上动土。俺立志要除尽这班贪官污吏,垄断奸商,你竟敢来寻死!不要走,送你到老家去!”只见左手一抬,用个猛虎擒羊的架落,对定马荣胸口一拳打来。狄公见了这样,吓得面如土色,深恐马荣招架不住。只见他将身向左边一偏,用了个调虎下山的形势,右手伸出两指,在大汉手寸上面一按,望下一沉,果然赵万全将手一缩回,不敢前去。原来马荣也是会手,这一下撞在他血道上面,因此全膀酥麻,不能再进。马荣见他中了一下,还不就此进步?登时调转身子,起势在他肋下一拳打去。赵万全见他手足灵便,就不敢轻视,一手护定周身,一手向前习他的手掌。马荣哪里容他得手,随即改了个鹏鸟展翅的格式,将身一纵,约有一二尺的高下,提起左足欲想踢他的左眼。谁知道一来正中赵万全之计,但见他望下一蹬,两手高起,说声:“下来吧!”早将马荣的腿兜住,但听“咕咚”一声,摔在地下。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