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宝误用几惹大祸 金针发去立奏奇功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却说锺离权淘气性急,一面献出妖人所给的剑盒,一面就迫不及待的将盒子开了个口子,一霎时众剑齐放。费长房被伤腰股,立刻晕去。仙姑也伤了手膀,大叫一声向后面跌下,幸得背后正立着锺离权,将他搀扶住了。只有铁拐先生神色不变,身上受剑至七八处,却一些血痕也没有,也不觉得苦痛,好像一点儿不曾觉察似的。此时锺离权已惊骇失色,畏惧惭愧,几乎无地容身,慌忙伏在地上叩头不已,面上吓得青转白,白变青,忽又现出血一般的红色,敢则他自出世以来从未经过的第一惊怖之事。铁拐先生喝道:“还不起来扶起你长房师兄?”锺离权这才兢兢战战地爬起身儿,将费长房抱了起来。铁拐先生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声“疾”,手指着长房绕了三个圆圈,但听长房“啊唷”一声,喊醒转来。仙姑本来已醒,却面如纸白,不住喊疼。铁拐先生笑对他说:“你藏着神丹作什么用?还不快快取来一用。”仙姑顿然醒悟,慌忙从口袋中取出玄女所赐丹丸。铁拐先生命二人各取一丸,半用开水吞下,半用口涎化开,搽于伤处,哪消顿饭工夫,都已创痕平服,痛楚毫无。
大家见铁拐先生受伤最多,竟能一些不痛,真觉万分惊服羡慕。铁拐先生笑道:“这不算希奇,所贵于仙人者,要在无人相、无我相:无人相,故世无可畏之人;无我相,则世无害我之物。因为我都没有,尽你什么刀、什么剑,以至前日老妖所放的毒火萤儿,你们明明瞧见群集我身,反被我一阵寒光消得无影无踪。何师妹还不受其害,长房却也吃了他一个小亏儿,这都是有我无我的分别啊!”二人都感服称颂。
因见锺离权还直挺挺跪着,忙代求道:“他虽孩子心重,究属无心之过,好在承师尊道法、玄女神丹,弟子辈痛苦全消,还乞师尊赦而教之。”铁拐先生命起来。锺离权先谢了师父,再向二人赔话。铁拐先生少不得一番训斥,又道:“如今却好将计就计,明儿即着你回去见那老妖,说我们受伤甚重,不能见阵,以安他们之心。他要肯来攻劫我们,那是最好的事情。再者,老妖所用毒火乃是收集万千萤火,用四海最毒之药,最凶之咒制念而成,那天你费师兄受他之害,几乎性命不保,幸得我在旁边倒出葫芦之水,淹灭其光,才得无事。我虽不被其害,却还不能消灭他。你可如此如此将这东西偷来,算你将功赎罪罢。须要小心,莫再贪玩误事。”锺离权一一应命。铁拐先生把那剑盒仍交与他,吩咐道:“此盒一经用过,却须再加一番咒语,方能再阖重启,你可拿了回去,交还那炎道人,也好坚他们的信用。”那知锺离权听了这话,却有些不大愿意起来,忽问道:“师父,这东西害得弟子好苦,弟子正想留了它预备玩儿,就这么容易还与人家么?”铁拐先生大笑道:“你一个出家修道之人,如此贪爱人家东西,还成什么话儿?老实对你说了罢,他们所有的宝物早晚终归我们所有,你急什么?”何仙姑也笑抚其背道:“师弟只顾前去立功,这等妖物有甚稀罕,休说将来都归我们,就要照式另炼一件,在他们是非常烦难,在师尊只一举手而已,何足道也。”锺离权方欣然遵旨。
到了次日,锺离权回至蒙恬营内,老道和炎、冷二妖已都迎了出来,贺他立了大功。锺离权先还愕然,后来经冷深说明,才知他们当自己去后,因不大放心,特由炎、冷二妖亲去那边察探动静,后来听得启匣之声,又有一道剑光自室中透上云霄。
二妖先自一惊,再经查考,方悉铁拐等三人都已受伤,虽不曾死,一时难望平复,以为锺离权立了此功,必当立刻回营,哪知候了半天,毫没动静,大家猜解不出,只得快怏而归。过了一宵,大家方才商议。正在此时,忽报锺离权到来,因此大家相贺,又问昨天不来之故。锺离权笑道:“我的手法非常灵妙,老实告诉你们,他们三妖至今还不晓是我弄的玄虚,只道是你们派人前去,伏在窗外飞剑相伤,哪里会疑到我身上来。我还趁他们一个个痛晕之际,把剑和匣一起收了回来。你们不信,快来看,这宝贝不是都已用过了么?不过现在却不能再阖起来了。那是什么道理呢?”老道和二妖听了,果然非常欢喜,忙说:“不要紧,这东西原只能用一次,二次要用,须得重念一遍咒语方行。”冷深接了过去,口中胡捣了几句什么,果然这匣子又阖好了,和先前一般样了。当下锺离权献计道:“禀告三位师尊,现在铁拐等师徒三人已被弟子刺伤,旦暮动弹不得,不如趁此机会赶快去劫他们的住处,把三个妖道一起捉了来,或就用师尊那毒火烧死他们,岂不大妙?”老道也点头道:“你这计策正合吾意,我们准今晚前去罢。”又对锺离权说:“你还是仍回那边去,因铁拐那厮颇有道行,前次毒火不能害他,可见处置这人甚不容易,但我却料定此人本领虽大,若于无意之中,乘其不备而取之,必能伤他性命。为今之计,不如仍将剑匣拿去,等我们到时,铁拐正忙于应付前方,你却从后面暗暗害他,必无差池。”锺离权忙道:“那可不行,剑匣虽凶,却非铁拐所畏;毒火虽被铁拐避脱,但他最怕的还是此宝。弟子在那边亲听他说到此物,连面上都是变色,而且再三告诫我们,如逢毒火发来,即须赶快各自逃生,可知他不但甚怕毒火,直至如今他还没有防避毒火的法儿咧。不如请祖师将此物交与弟子,等得双方交手,他们正忙于应战,我却贴近他们身边,把毒火发出,将许多萤虫全都丢在要害之处,务要致命所在,他们便有彻天本领,终难逃此大厄也。”老道听了,先时也颇沉吟,因自己所恃只有此宝,万一有个疏虞,为祸却是不小,但想此计真巧,非此真不能治死铁拐,况见锺离权年纪尽管小,做事却还老练,料道没甚差池,方才答应了他,把那个毒萤瓶儿战战兢兢地付与锺离权,再三叮嘱他:“须要十二分的小心,若是此物有损,我的性命就去一半了也。”锺离权听了,心中又喜又好笑,又看得他可怜,恨不得说出“正要你性命全送才好”那句话来。因竭力忍住笑,假装特别慎重的样子,领了瓶儿,别了三妖,回至铁拐先生处请功。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金针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