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梁公审明奸案 阎立本保奏贤臣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却说狄公扮作阎罗天子,将周氏口供吓出,得了实情,然后退入后堂,向马荣道:“此事可算明白,惟恐她仍是不承认,便又要开棺检验,那时岂不又多此周折。你明日天明,骑马出城,将唐氏同那哑子,一并带来。本县曾记得古本医方,有耳屎药哑子,用黄连三钱,入黄钱五分,可以治哑。因此二物乃是凉性,耳屎乃是热性,以凉治热,故能见效。且将她女儿治好,方令她心下惧怕,信以为真,日间在堂下供认。”马荣答应下来,便在街中安歇一会,等至天明,便出城而去。狄公当时也不坐堂,先将夜间周氏的口供,看了一会。
直至下昼时分,马荣将唐氏同她孙女二人带回,来至后堂。狄公先向毕顺的母亲说道:“你儿子的伤处治命,皆知道了,你且在此稍等一刻,先将这孩子哑病治好,再升堂对质。惟恨你这老妇,是个糊涂人,儿子在日,终日里无端吵闹,儿子死后,又不知其中隐情,反说你媳妇是个好人。”当时便命刑房,将徐德泰的口供,念与她听。老妇人听完,不禁痛哭起来:“媳妇终日静坐闺房,是件好事,谁知她有此事多月,另有出入的暗门呢。若非太爷清正,我儿子虽一百世也无人代他伸之冤仇。”狄公道:“此时既然知道,则不必噜苏了。”随即命人去买药煎好,命那哑子服了。约有一二个时辰,只见那哑子作哎非凡,大吐不止,一连数次,吐出许多淡红鲜血在地下。狄公又令人将她扶睡在炕,此时如同害病相似,只是吁喘。睡了一会,旁边差人送上一杯浓茶,使她吃下,那女孩如梦初醒,向着唐氏哭道:“奶奶,我们何以来至此地?把我急坏了!”老妇人见孙女能开言说话,正是悲喜交集,反而说不出话来。狄公走到她面前,向女孩说道:“你不许害怕,是我命你来的。我且问你,那个徐德泰徐相公,你可认得他么?”女孩见问这话,不禁大哭起来,说道:“自从我爹死后,他天天晚间前来。先前我妈令我莫告诉我奶奶,后来我说不出话来,她也不瞒我了。你们这近来的事,虽是心里明白,却是不能分辩。现在我妈到哪里去了?我要找妈去呢。”狄公听了这话,究竟是个小孩子,也不同她说什么,但道:“你既要见你妈,我带你去。”随即取出衣冠,传命:“大堂伺候!”
当时传令出去,顷刻之间,差役俱已齐备。狄公升了公堂,将周氏提出,才到堂口跪下,那个小女孩,早已看见,不无总有天性,上前喊道:“妈呀,我几天不见你了!”周氏忽见她女儿前来,能够言语,就这一惊,实是不小,暗道昨夜阎罗王审问口供,今日她何以便会说话?这事我今日不能抵赖了。只见狄公问道:“周氏,你女儿本是一个哑子,你道本县何能将她治好?”周氏故意说道:“此乃太老爷的功德。毕顺只有一女,能令她言语通灵,不成残废,不但小妇人感激,谅毕顺在九泉之下,也是感激的。”狄公听了笑道:“你这利口,甚是灵敏,可知非本县的功劳,乃是神灵指示。因你丈夫身死不安。控了阴状,阎罗天子,准了阴状,审得你女儿为耳屎所哑,故指示本县,用药医治。照此看来,还是你丈夫的灵验。但是他遭汝所害,你既在阴曹吐了口供,阳官堂上,自然无从辩赖。既有阴府牒文在此,汝且从实供来,免得再用刑拷问。”
周氏到了此时,心下已是如冷水一般,向着上面禀道:“大爷又用这无稽之言,前来哄骗。女儿本不是生来就哑,此时能会说话,也是意中之事。或说我阴曹认供,我又未曾死去,焉能得到阴间?”狄公听毕,不禁连声喝叫,拍案骂道:“掌嘴!”众差役答应一声,当时数一数十打毕,狄公复又怒道:“本县一秉至公,神明感应,已将细情明白指示。难道你独怕阎王,当殿供认,到了这县官堂上,便任意胡言么?我且将实据说来,看你尚有何说!你丈夫身死伤处,是头顶上面;女儿药哑,可是用的耳屎?这二件本县何从知道?皆是阴曹来的移文,申明上面,故本县依法行事,将这小女孩子治好。你若再不承认,则目下要用官刑,恐不能半夜三更,难逃那阴谴了。不如此时照前供认,本县或可从轻治罚。”这派话早已将周氏吓得魂飞天外,自分抵赖不过,只得将如何谋害,如何起意,如何成奸,以及如何药哑女儿的话头,前后在堂上供认了一遍。狄公命刑房将口供录就,盖了手印,仍命入监收禁。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