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干,不就是酒吗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宝石顶子岂能与八品官的素金顶子混淆?同样使用安眠药,刘铭传得以金蝉脱壳,监视者可没那么幸运了。中法女郎在同一艘兵轮上用同一种手段藏身,结果却大相径庭,茫茫海流,将把她漂向何方?
夜幕降临在上海淞江一个偏僻的小渔村,渔舟拢岸,从黑幽幽的海面上驶来一艘大船,正是海晏号,它不鸣笛,悄然穿行在渔船之间,靠在了港口,船上陆续熄灭了所有的灯,使它整个溶进黑暗们中。
刘铭传从天津带的人早已在船上,此时刘广、刘朝带正引领早已等候在红树林里的二百多棍僧登船。刘铭传能否顺利脱险上船,至关重要,他们在海边翘首以待。
刘铭传仰卧在圣玛丽医院一间宽敞病房的床上,不时地说胡话:“来,干,不就是酒吗?”
陈展如在给他头上敷冷毛巾,走廊里站着几个法国领事馆的人,样子很谦恭,表靣是巴德诺派来照顾联络的人,其实是监视刘铭传的人。他对蜀花、石超等人不断地问:“还需要什么吗?”
石超说了谢谢,一再请他们休息。他们却赖着不走。
那几个人说,走了那就失职了,公使先生让他们时刻在这里听候差遣。
刘铭传悄悄把眼睛欠开一条缝看看门外的人,向陈展如使眼色,陈展如忙制止他。
这时几个法国医生护士来了,医生说要打针,帮助将军大人醒过来。
“这可不行。”石超堵在门口挡驾,“我们刘大人连火炮都不怕,就怕打针,一听说打针就昏死过去了,你们敢担责任吗?”
医生耸耸肩:“那是晕针,不要紧的,精神不紧张就好了。”
石超说:“别说晕针了,他连话都晕,谢谢了,快请走吧。”汪小洋堵在门口,他们根本进不去。
医生护士不得不离开。
石超走出医院病房,在门口,他发现斜对过的水房门开着,陈无仇正在忙着,显然关心着这里所发生的事,不时地探出头来张望。
石超装着上厕所,趁监视病房的人不注意,钻进了水房,顺手带上了门。
陈天仇并不意外,一边刷瓷桶一边说,刘六麻子真给中国人丢脸。喝多了酒,跑到洋人医院来耍酒疯!
石超试探地说:“他现在烂醉如泥,人事不省了,你现在去报仇,不费吹灰之力。”
“是吗?”陈天仇不动声色地说,“咱们想到一块去了。我准备半夜动手。”石超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没有说真话。”
陈天仇问:“你钻到我心里去看了?”
“眼是心灵之窗,”石超说她今天的眼睛里充满了善良,没有仇恨的影子。
陈天仇没有否认。石超说:“你若仍然想杀他,我上次跟你白谈了那么多话了。”
陈天仇斜视他一眼道:“你太自以为是了吧?”
石超相信自己看不错的。一个正直的人,分不清家仇、国恨,哪个大,哪个小,哪个轻,哪个重,那不是白活了吗?
“正因为这个,我那天回来痛哭了一场,”陈天仇说,她只好暂时愧对父亲了。“
石超高兴得几乎跳起来,称她真是个识大体、明事理的姑娘,大帅听了不知怎么高兴呢。
“我并不要他高兴。”陈天仇说。
石超说:“现在,我好张口求你了。”
“求我什么?”陈天仇伸手指指正在刷着的尿壶问,“要一个尿壶?”说得自己扑哧笑了。
“你笑了!”石超说,“你笑起来真动人。朝带说他看见你笑过两次,我才一次。”
我是供你们取笑的吗?”陈天仇又生气了。
对不起对不起。”石超说,“现在大帅有难,非你不能救他。”
“你太过份了吧?”陈天仇凤目立起来,“我不杀他,已是网开一面,你倒让我救他?”
石超告诉陈天仇,他并没有喝醉,他是故意作醉态蒙蔽法国人,好趁他们不备,乘兵轮驶往台湾,可现在法国公使派人监视在门口,没机会逃走,大帅万一不能及时赶到基隆,那里就有可能被法国人占领啊。
陈天仇说:“你真是强人所难啊。”但语气并不特别反感。
石超强调,我们的兵轮必须今夜出发,刘大帅必须上船,又必须让法国人知道,刘大帅没走,还在床上躺着呢,明白了吗?
“我能干什么?”她问。
“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石超让她把门口那两个人弄迷糊了,你在医院呆得久了,又知道安眠药在什么地方。
“药房上了锁,拿不出来。”陈天仇说,不过有办法。三楼四号病房有一个德国老太太,天天离不了安眠药,不妨去找她要几片来。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